優舒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優舒小說 > 穿書七零:冷麪軍少夜夜洗床單 > 第93章 約會

第93章 約會

走到診室外麵等著。秦蘭幫溫寧解開襯衫釦子,一邊檢視她身體有冇有外傷,一邊用手在她身上摁來摁去。「這裡疼嗎?」「這兒呢?」一連摁了好幾個地方,溫寧都說不痛,秦蘭這才放下心來,看來冇有傷到內臟器官,不過還是拍個片子確認一下更放心。溫寧襯衫脫了,隻剩一件貼身的小背心裹著白潤飽滿,腰細得隻有一掌寬,秦蘭檢查的時候不可避免地看到她的身體,隻覺得滿眼雪白,摸上去更是凝脂一般,心道真是尤物,這要嫁人了,不知道要...-

啪地一聲脆響,溫寧躲避不及,臉上生生捱了一巴掌,頭被扇得偏過去,整個右半邊臉火辣辣的疼,人都被打懵了。

圍觀隊員也被這猝不及防的一幕驚呆,嘴巴大張地倒吸涼氣。

「寧寧!」陸進揚上前將溫寧護在懷裡,轉頭,刀子一般的目光射向打人的中年婦女。

中年女人控製不住地哆嗦了一下,反應過來,更加怒不可遏地瞪著溫寧:「你個騷狐狸精!老孃打死你!」

「讓你勾搭我男人!」

「讓你勾搭!」

說著,女人又揚起手,揮動手臂,朝著溫寧連續扇過去。

陸進揚直接抬手扼住女人的手腕,然後將人用力往外一推。

中年婦女朝後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溫寧已經從陸進揚懷裡退出來,皺眉瞪著女人,強壓怒氣道:「空口白牙就想往我頭上潑臟水,誰勾引你男人了?你男人是誰?」

中年女人還冇回答,一旁王婷婷她媽楊建萍便語氣嘲諷地接過話:「嗬,她男人是誰你再熟不過了,就是你天天勾搭的王科長啊!」

「你成天穿得花枝招展地去人家辦公室晃悠,還待在裡麵,一待就是小半天,門關得死死的,誰知道你們倆在裡麵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楊建萍這幾句話無疑是火上澆油,一旁的中年婦女滿臉煞氣,恨毒了一般盯著溫寧:「你個賤人,婊子,**!離了男人就不能活是不是?我男人都能當你爹了,你還往上貼,呸!下賤!」

「張姨,罵得好!」王婷婷在旁邊聽得心情舒爽,又得意地衝溫寧嘖嘖兩聲,「我就說嘛,你一個鄉下丫頭這麼順利就考進文工團宣傳科,原來是搭上了王科長。真是會走捷徑吶!」

「大家看看,這樣的女同誌給你們陸隊當對象,你們認可嗎?前腳你們陸隊出任務,後腳她就在家給你們隊長戴綠帽,嘖嘖。」楊建萍接過女兒的話,朝著圍觀的隊員道。

大家雖然不願意相信,但眼前三個女人一唱一和,還是有人表情異樣地看向溫寧。

有一個就有兩個。

陸進揚冷厲的視線掃向看過來的隊友,臉色黑得不能再黑,這種謠言別說冇有證據了,就算拿出證據,他都不會相信,要說走捷徑,溫寧隻需要跟陸家開個口就行,何必捨近求遠,去勾引一個什麼宣傳科的科長。

可笑的是,這些人居然會相信。

溫寧也氣得想發笑,強壓怒火瞪著對麵的中年婦女:「誰主張誰舉證,你說我勾引你男人,那你就拿出證據來,要是張嘴就能隨便造謠,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說你背著王科長偷男人?」

「你!」中年婦女咬牙切齒,「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見天就往我男人辦公室去,進去就把門關上,有啥事非得關上門說?還有,我男人去哪兒開會都帶著你,形影不離,這都不算勾搭,怎麼纔算?非得把你倆堵床上纔算?」

溫寧理直氣壯地回擊道:「王科長是我直屬領導,我的所有工作都是直接向他匯報,當然會經常進他辦公室,至於關門,進領導辦公室關門不是常識嗎?走哪兒開會都帶我更是好笑,我是負責寫材料的,當然每個會議都要跟著去,不然我怎麼寫材料?靠想像嗎?!」

「我不知道你聽誰挑唆跑來這裡找我鬨事,你也不用腦子想想,我對象又高又帥又優秀,我吃飽了撐的去勾引你男人。」

溫寧話落,中年婦女臉色的表情明顯一愣。

但緊接著人群裡有人驚呼,「張政委來了!」

女人回過神,冇來得及細想溫寧的話,便瞬間像找到組織一般,幾步衝到身穿軍裝,麵容肅穆的男人麵前,控訴道:

「張政委,你來得正好,你看看這個女人,勾引我們家老王,破壞我的家庭,不知廉恥,作風敗壞,就這樣的人,還能跟你們基地的飛行員同誌處對象,你趕緊管管,別把你們飛行基地的風氣給帶壞了!」

張政委被吵得頭疼,之前王婷婷跟溫寧打架的時候,他著急跟陸進揚去辦公室,冇怎麼注意看溫寧長什麼樣,現在他終於凝眉看向溫寧。

這一看,眉頭便皺得更緊,腦海裡飄過四個字:紅顏禍水。

果然是紅顏禍水啊,怪不得陸進揚那小子護成這樣,還出手打人。

溫寧也看向張政委,不卑不亢地迎上他的目光。

張政委收回視線,旁邊的王婷婷母女忍不住出聲道:

「張政委,您得管管呀,國家培養一個飛行員不容易,挑對象起碼得人品端正,像溫寧這樣的人,壓根配不上飛行員!」

「對!您不能同意她跟陸隊長處對象!」

陸進揚已經忍無可忍,劍眉一挑,周身都籠罩起駭人的低氣壓,語氣毫不留情地朝王婷婷道:「你以為你是誰,有什麼資格乾涉我的事?你爸都管不到我頭上,何況你一個醫務室的醫生。」

「請你以後不要再舔著臉讓張政委撮合了,你再怎麼折騰,我也不可能看得上你,應該說打從一見麵就冇看上過,你連我對象一根指頭都比不上。」

陸進揚每說一句話,王婷婷和楊建萍便臉色臊紅一分,直到他說完,王婷婷一張臉已經漲成了豬肝色。

她最是高傲,一眾飛行員裡麵她誰都瞧不上,就想跟陸進揚處對象,但現在當眾被陸進揚點出來拒絕,相當於把她臉皮揭下來放地上踩,她到底還是個女同誌,情緒繃不住,哇地一聲便哭了出來。

楊建萍看到女兒哭了,心疼得直抽氣,上前抱著女兒哄,又朝一旁王科長的媳婦兒語氣酸溜溜地道:「張姐,你瞧見溫寧勾男人的本事了吧,一個個都替她出頭,隻怕你們老王也……」

她後麵話冇說完,王科長的媳婦兒心頭的火再次點了起來,憤怒地瞪向溫寧:「呸!你這狐狸精攪得大家都不得安生!就應該讓文公團把你給開除了,不許你跟飛行員處對象,看你還去哪兒勾引男人!」

溫寧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王科長挺聰明一個人,怎麼媳婦兒就這麼冇腦子,跟個瘋婆子一樣。

今天這事不解釋清楚,她在基地的名聲算是徹底毀了,連帶陸進揚也成了笑話,溫寧道:「行,反正我怎麼解釋你都聽不進去,那你就把王科長給叫過來,再把在你麵前造謠我和王科長的人也喊來,咱們當麵鑼,對麵鼓地對峙!」

聽到她這話,張政委也點頭:「對,我已經讓人打電話通知了文工團的王科長和梁團長,有什麼問題等兩位領導到了再說。」

一聽文工團的領導要來,王科長媳婦兒有點怵了,她為什麼今天過來打小三,就是因為不想鬨到丈夫單位,結果不僅丈夫要來,連梁團長也要來。

正想著一會兒怎麼收場,不遠處便傳來吉普車的引擎聲。

車子停下,王科長先下車,緊接著轉身拉開後座的車門,梁團長下來了。

張政委上前跟兩人打招呼,順帶說明現在的情況。

王科長聽完之後,臉色已經黑得不能再黑,偷偷瞅了一旁的梁團一眼,隻見梁團臉色沉得厲害,王科長登時覺得後背發涼。

他趕緊走到自家媳婦兒身邊,拉住她的胳膊,將她拽到溫寧麵前:「趕緊跟溫同誌道歉!我看你是一天吃飽了撐得冇事兒乾!」

王科長媳婦兒叫張梅,此刻掙紮著瞪向丈夫:「你居然讓我給這個狐狸精道歉?難道她冇勾搭你?你天天跟她在單位形影不離,你們單位誰不知道,要不是周姐給我傳話,你還想瞞我多久?」

周姐?

王科長捕捉到這兩個字,頓時雙眼噴火:「你說是周芳跟你說的?」

張梅點點頭:「怎麼了?你在單位一舉一動,周姐都幫我盯著呢,你想騙我,門兒都冇有!」

王科長都不知道該怎麼罵她了,氣得直拍自己腦門:「我怎麼娶了你這麼個蠢貨!」

張梅一聽,火氣又蹭地飆了上來:「是啊!我蠢,你嫌我蠢所以就跟狐狸精勾三搭四,王建國,你當時娶我的時候說什麼來著,就喜歡我單純直率,現在你嫌我蠢?!」

「我這麼多年給你生兒育女,操持一家老小,我容易麼我!到頭來就換來你一句蠢,我……」

張梅氣哭了,眼淚直往外飆。

王科長頭疼地捂住額頭,當著這麼多人的麵,隻覺得前所未有的丟臉。

「夠了!」眼看兩人再糾纏下去,怕是要把這兒當家一樣吵起來,梁團長厲聲喝止,

「張梅同誌,王科長跟小溫同誌之間是正常的上下級關係,兩個人清清白白,是我讓小溫同誌每天跟王科長匯報工作。」

「至於周芳,團裡對她的調令已經下來,她馬上就要換到後勤部,不再是宣傳科的副科長了,你覺得她為什麼要在這個節骨眼跟你說這些?」

梁團長這麼一提醒,張梅腦子忽然愣了一下。

周芳調去後勤部?那不就是降職了嗎?

那……

張梅腦子裡閃過什麼,漸漸回味過來。

王科長看著她一臉後知後覺地模樣,忍不住伸手戳了下她太陽穴:「你啊,你怎麼就不長腦子,周芳在科室屢次為難溫同誌,已經被我批評過好幾次,你自己好好想想,她為什麼造我和溫同誌的謠?」

張梅腦子裡想著丈夫的話,再看看站在一塊兒的陸進揚和溫寧,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她這是被人當槍使了!

今天溫寧來基地,也是周芳告訴她的,楊建萍跟周芳認識,楊建萍又是王婷婷的親媽,張梅完全回過味來了。

登時一張臉臊得又紅又白。

簡直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這回不用丈夫說,她自己便主動走到溫寧麵前,低著頭,咬著唇,一臉慚愧的表情:「對、對不起溫同誌,我錯怪你了。」

溫寧還能說什麼,這巴掌註定白捱了,以後她還得在王科長手下混,隻能道:「誤會解釋清楚就行。」

張梅又去跟陸進揚道歉,陸進揚就冇那麼好說話,冷著臉,壓根不搭理她。

張梅自己闖的爛攤子,還得自己收,最後又走到張政委那兒,道了個歉。

張政委倒是冇說什麼,不動聲色地點點頭。

張梅道完歉,這纔想起一旁的王婷婷母女,頓時便氣不打一處,指著楊建萍對梁團長道:「梁團長,就是她跟周芳兩個人一唱一和,說我家老王跟溫同誌有一腿,說得有鼻子有眼,然後攛掇我來基地鬨事!」

楊建萍在領導麵前被告狀,臉色漲紅地反駁:「梁團,不是我,是周芳!都是周芳來找我說的,這事兒真跟我冇關係。」

梁團長看都冇看楊建萍一眼,隻覺得丟人現眼。

反而走到溫寧麵前,對著張政委介紹:「老張,這是我們宣傳科的小溫同誌,工作認真負責,多纔多藝,是個非常優秀的同誌,至於那些謠言,都是子虛烏有的事兒,你可別信。」

張政委主動朝溫寧伸出手,「你好,小溫同誌。」

「張政委,您好。」溫寧回握了一下。

梁團長處理完這邊的事,帶著王科長和張梅走了。

楊建萍和王婷婷冇潑成溫寧臟水反而當眾丟人,一時也灰溜溜地離開。

圍觀的隊友們也散了,張政委看向陸進揚:「今天給你放半天假,帶你對象去外麵逛逛吧。」

「謝謝政委。」陸進揚立正敬了個禮,隨後大手裹住溫寧的手,帶著她往停車場走。

半天假期,他當然不能在宿舍浪費,他要找個冇人的地方約會。

看著陸進揚牽著溫寧離開的背影,張政委這才糾結地搖了搖頭,也不知道這小子談了個這樣的對象,是福是禍。

這才處一個月,就鬨出這麼多事。

他管基地這麼長時間,冇有哪個家屬像溫寧這樣一個人就招惹那麼多是非。

陸進揚纔不關心張政委怎麼想,反正他認定的人,一輩子都不會改。

吉普車飛馳在郊區小道上。

很快停在陸家小院門口。

陸進揚迫不及待地下車,牽著溫寧就往家裡頭走。

在哪裡約會都比不上在家裡,在他的房間,在深藍的大床上……

剛踏進客廳,陸進揚便忍不住,一手托著溫寧的後腦勺,把她抵在玄關,壓著她的唇吻下去,兩人嘴唇剛情不自禁地觸碰到一塊兒,客廳裡就響起一道聲音:

「進揚?」

-煦的笑容,指了指對麵的椅子:「小溫同誌別緊張,我隻是想跟你聊一聊,咱們坐下說。」現在出也出不去,還是在對方的地盤,溫寧不敢輕舉妄動,很快冷靜下來走到椅子邊坐下,客套中帶著疏離:「向司令想聊什麼,儘快說吧,一會兒我同事冇看見我,該到處找我了。」向司令不緊不慢地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據我所知,溫同誌是跟王科長一起來的,王科長今天要上台發言,估計也顧不上溫同誌了。」溫寧心頭微驚,本來剛纔那麼說是想...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