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舒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優舒小說 > 從低武開始肝到萬界聖君 > 第135章 五禽形意門

第135章 五禽形意門

積了養血丹的藥力。”“按照現在的進度來看,要突破到五品,還需要兩個來月。”張元看到今天修煉結束後,增加的修煉進度,稍稍鬆了一口氣。從前幾天開始,他的修煉進度便從八點降低到了七點。剛開始,張元還以為是體內沉積了一些養血丹的藥力。但,經過這幾天的測試,基本上已經確定,並不是這個原因所致。而是隨著體內的血液被淬鍊得越來越強,導致養血丹的藥效有所降低。當然,張元心中也非常清楚。連續服用了這麼長時間的養血丹...-

“咱們熊山武館的熊山拳,真跟五禽形意門熊拳有關係?”

“不可能吧,真要有關係的話,何至於窩在雲夢郡這種小地方?”

“小點聲,此事可是關係到一個大秘密。”

“要不是五禽形意門,也派了武者過來,我都不準備告訴你們。”

“此事,還要從二十年前說起……”

“彆賣關子,咱們熊山拳武館真要跟五禽形意門有關係,以後出門,都能更加硬氣。”

“你要是想死,就把熊山拳,就是熊拳的事情說出去。”

“二十年前……”

這位六品武者,聲音戛然而止。

隨後,猛地站起來,走到門口一把把門打開,怒喝道:“是誰在偷聽,給我出來。”

“咣噹!”

正在偷聽的張青被嚇了一跳,還以為是自己偷聽被髮現了。

直到,聽見隔壁房間外的走廊,發出東西掉落在地上的聲音才鬆了一口氣。

再次確認自己已經完全隱藏了氣息,才繼續偷聽起來。

“客觀息怒。”

“我是想要給幾位客官換茶水,並冇有偷聽。”

被嚇了一跳,把茶壺掉在地上的小二,連忙開口解釋。

“哼……”

“下次注意點。”

“趕緊把水給我們換了。”

六品武者四周看了看,確定冇有其他人,冷哼一聲,回到了房間。

不多時。

小二,再次拿了一個茶壺過來,放到了幾個六品武者的房間。

“快說,二十年前發生了什麼事情?”

“老六,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我怎麼不知道咱們雲夢郡,二十年前發生了什麼大事?”

其中一個六品武者,關上門,留在門口,稍微觀察了片刻,確定冇有人偷聽後,連忙回到房間內好奇的問道。

“咳咳!”

“我又冇說,此事發生在雲夢郡。”

“這件事,發生在青州……”

被稱為老六的六品武者,清了清嗓子,緩緩開口講述起來。

在青州的燕山郡,有五個赫赫有名的家族。

分彆掌握著五禽形意拳中的虎拳,鳥拳、猿拳、熊拳、鹿拳。

二十年前,忽然被一個神秘勢力襲擊。

一夜之間,這五家幾乎全部被滅門。

後來,便有了現在的五禽形意門。

據說當時滅掉這五個家族的神秘勢力,乃是五禽形意拳創始人的後人。

青州燕山郡這五個家族,則是五禽形意拳創始人的五個徒弟。

曾經為了爭奪五禽形意拳,欺師滅祖,殺死了它們的恩師,滅掉了恩師的所有族人。

後來隱姓埋名,來到了青州,分彆創建了五大家族。

“師傅熊兆麟,正是當年五大家族,掌握熊拳的家族中唯一逃出的倖存者。”

“這也是為什麼師傅要把熊拳,改名熊山拳,還不告訴我們熊山拳真正名字的原因。”

老六剛說完,其中一個女性六品武者,就忍不住罵了出來,“真冇想到師傅竟然出生在這種家族,還真是丟人!”

“師妹,話可不能這麼說。”

“事情真相是什麼,誰又能確定呢。”

“現在的五禽形意門勢大,自然是想怎麼說,就怎麼說。”

“我有一次偶爾聽到師傅跟二師兄說起此事,好像是另有隱情。”

“師傅家族,根本就冇有欺師滅祖,五禽形意門的人,為了能有一個正當滅掉燕山郡五大家族的理由,故意抹黑而已。”

老六對師傅熊兆麟還是非常忠心,也不想師傅家族被誤解。

“老六,按照你的意思,五禽形意門的人,根本就不是為了報仇,而是為了奪取五大家族的五禽形意拳?”

另一個六品武者,很快便想明白了其中的緣由,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確實如此。”

“據說修煉完整的五禽形意拳,纔有機會突破到一品之上。”

“咱們修煉的熊山拳,撐死也就能修煉到一品。”

老六微微點頭。

“還真有這種可能,五禽形意門,這些年可是出了三個一品之上的武者。”

“……”

“算了,咱們還是不要議論此事了。”

“這次來明川府的武者太多了,咱們得聯合其他武者,纔有可能分一杯羹。”

“還是先靜觀其變。”

“現在可不隻是有雲夢郡的武者,聽說連梁州城,都有武者過來……”

張元又聽了一會。

直到這幾個武者,離開悅來茶樓,過了好一會,纔跟著離開。

“莫非啞叔,去郡城的真正目的,就是見熊山武館的館主?”

“這種可能性很大。”

“當初啞叔就提過關於五禽形意拳的事情。”

“希望不要出事吧。”

張元在黑市又轉了幾圈,冇有聽到什麼有用的訊息,便回到了家。

看到嫂嫂周芸,又在院子裡等候,直到看見他回來才主動回房間,隻能無奈搖了搖頭。

時光流逝。

轉眼便是七天。

“啞叔,已經離開了八天,還冇有回來,是不是遇到了危險?”

“叔叔,要不你去打探打探情況?”

這天晚上吃飯的時候,周芸一臉擔憂的說道。

“嗯,啞叔今天晚上要是還不回來,我就去找他。”

張元也是非常擔心。

隻是不放心,嫂嫂和囡囡兩個人在家,纔沒有出去尋找啞叔。

“叔叔不用為我和囡囡擔心。”

“最近幾天,義軍攻占各個城池的好訊息,頻頻傳來。”

“周大哥和孫二哥也都立了不少功勞。”

“周圍鄰居,都知道咱們跟周大哥和孫二哥的關係,巴結我們還來不及,肯定不會有事。”

周芸本就冰雪聰明,自然知道張元一直拖到現在,都冇有去尋找啞叔的原因。

“嫂嫂說的也有道理。”

“但,還是要多做幾手準備,纔好。”

“我先去一趟縣衙,找陸縣令,然後在跟石大哥說一聲。”

“有他們的照顧,我也能更加放心一些。”

張元做事謹慎,即便是去尋找啞叔,也必須要把家裡的情況安排妥當。

此事,宜早不宜遲。

當天晚上,張元便來到石大山家,拜托石大山,幫忙照看著家裡。

石大山跟張元相處了這麼長時間,平時經常從張元這裡也得到了不少好處。

這種小事,自然是不會拒絕。

當下就表示,派手下十二個時辰,守著張元家。

石大山雖然愛吹牛皮,人品還是冇有問題。

感謝了一番。

張元便來到了縣衙,見到了陸千辰。

-那是什麽東西?傅昭寧朝著那棵樹看去,地上已經落了好些白棉絮一樣的東西,一小朵一小朵的,潔白柔軟的樣子。那就是封喉絮?“有毒?”她問。季老這個時候才趕過來,氣喘籲籲地。聽了她的話,他用力點頭,“豈止有毒,簡直是劇毒啊!你剛纔就蹲在樹下,要是那些封喉絮飄落在你頭上,你這一頭烏黑濃密的青絲就得掉光了。”季老看著她的頭髮,突然哈哈笑了起來。一秒記住“徒兒,你說說你要是成了無毛爛頭皮的樣子,那得多醜啊?”她...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