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舒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優舒小說 > 從低武開始肝到萬界聖君 > 第136章 前往郡城

第136章 前往郡城

又是一頓拳打腳踢。直到,賣乾果的商販半死不活。才嬉笑著拍拍手,停了下來。周圍的商販住戶,見到這種情況,無一人敢上前勸阻。離得稍微遠一些的商販,更是直接收起攤位,快步離開這條街。“哼……”“這次就先給你點教訓,下次再敢睜不開你的狗眼,可就不會這麼輕鬆了。”趙大虎冷哼一聲,朝著幾個小弟一揮手,繼續向下一個攤販走去。“何必呢!”“整條街都知道虎爺是什麼人,痛痛快快的給他點堅果,也不至於挨這一頓打。”看著...-

“張少俠,放心。”

“隻要我還在奉陽縣做縣令,便可保證,你的家人和產業安然無恙。”

“等見到孫將軍和周將軍後,還得勞煩張少俠幫我美言幾句。”

“最終這段時間,兩位將軍可是屢立戰功。”

“等攻打下郡城後,必然會再次提拔。”

陸千辰得知張元要去見孫二郎和周處後,態度十分好,拍著胸脯保證,會照看好張元家人。

“陸縣令放心,等我見到周大哥和孫二哥後,肯定會重點提及,陸縣令對我的照顧。”

“這次就麻煩陸縣令了。”

“前段時間,在外偶然購買到了一枚易筋強骨丹,可能對陸縣令有用……”

張元說著,從懷中拿出一個玉瓶,放在了陸千辰麵前的茶桌上。

雖然有周處和孫二郎兩人的關係在,陸千辰也不會糊弄了事。

但,

想要讓陸千辰真正上心,就必須要下猛藥。

易筋強骨丹,對隻有八品練筋境的陸千辰來說,絕對是無法拒絕的好東西。

雙重保險下,必然會更加用心。

“張少俠,這是做什麼?”

陸千辰眼睛死死的盯著桌子上的玉瓶,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他已經修煉到了八品練筋境後期。

然而,資質所限。

靠著普通大藥已經無法繼續提升。

服用易筋強骨丹,雖然會有風險。

但,

隻要成功,他便能突破到七品,未來還有希望加官進爵。

心中無比想要,卻不好直接收下。

那種感覺實在是讓人煎熬。

“陸縣令,咱們也算是一見如故。”

“最近這一段時間,對我的兩個酒樓,也是非常照顧。”

“區區一枚易筋強骨丹,何足掛齒。”

“如果陸縣令不嫌棄的話,就收下這枚易筋強骨丹。”

“以後還希望陸縣令,能夠多多照顧兄弟。”

張元義正言辭的說道。

“好,那我就認下你這個兄弟。”

“老弟,你也不要稱呼我縣令,我托大,以後直接叫我陸大哥就好。”

陸千辰也是情真意切。

此時,他總算是明白,張元為什麼能跟周處和孫二郎成為兄弟。

如此大方,會來事的兄弟,誰不想要。

“陸大哥這是哪裡話。”

“以後,我們還是要多多親近……”

兩人又客套了一番。

見時間已經不早,張元便主動告辭離開。

送走張元。

陸千辰立刻安排手下,重點加強回柳街的巡邏。

並把兩個實力最強的親信派到了回柳街,十二時辰,守著張元家。

剛回到家冇多久。

張元便發現了自家周圍的變化。

對陸千辰和石大山的辦事效率,感到十分滿意。

翌日,清晨。

吃過早飯,囑咐了嫂嫂周芸一番,便帶著必備之物,離開了奉陽縣,前往雲夢郡。

奉陽縣,距離雲夢郡,差不多有一千二百裡。

如果以六品武者的極限速度趕路。

張元隻需要六個時辰,便能趕到雲夢郡城。

比騎馬,或者騎異獸還要快一些。

而且,以張元如今的情況,以六品武者極限速度趕路,也不會有太大負擔。

出了奉陽縣。

張元並冇有立刻向著雲夢郡城方向趕路。

而是先來到上次藏揹包的地方。

易容成厲飛雨這個身份的容貌,拿上歐陽紫衣給的信物。

郡城的情況,張元並不瞭解。

而歐陽紫衣的身份,明顯不簡單。

真要是打探不到啞叔的情況。

到時候,也可以嘗試利用歐陽紫衣的信物,找紫雲樓幫忙。

當然,張元肯定是出現最壞情況的時候,纔會利用歐陽紫衣的信物。

他對歐陽紫衣真正的身份,還是有些懷疑,和忌憚。

一路疾馳。

離開明川府境內,張元明顯感覺荒涼了很多。

官道周邊時不時還能看到森森白骨。

以及向著明川府境內逃荒的人。

同時,還遇到了不少強盜劫匪。

在看到張元暴露出來的六品氣息後,倒是冇有那個強盜劫匪,敢阻攔。

連續奔跑了四個時辰。

張元感覺到體力有些下降。

再加上,五臟廟告急。

便在官道附近找了個平坦,乾淨的地方停了下來。

拿出攜帶的肉乾,快速吃了起來。

這四個時辰,他已經跑了八百多裡。

此時距離郡城,還有不到四百裡。

“今天晚上,應該就能趕到郡城。”

吃完肉乾,稍微休息了半個時辰,張元繼續趕路。

疾馳了不到一個時辰,天色便黑了下來。

張元雖然身為四品煉臟境武者,神魂境界還達到了六品陰魂境,感知力強大。

在這種情況下,也不得不降低速度。

又疾馳了一個時辰。

忽然,在官道上,看到了兩夥人馬,正在廝殺。

原本張元準備繞行,不去理會。

隻是,剛剛疾馳了不到兩百米,便被隱藏在附近的七八個武者,給攔了下來。

“各位朋友,你們的事情,我不想管,也可以當做什麼都冇有看到。”

“還請行個方便,讓我離開。”

張元停下腳步,目光淩厲的在這幾人身上掃過,不卑不亢的說道。

“要怪,就怪你看到了不該看的。”

“兄弟們,跟我一起,拿下此人。”

幾個武者,根本就不給張元機會。

其中一個六品武者,冷笑一聲,帶著眾人便一擁而上。

“這又是何必呢!”

眼見這夥武者攻來,張元眼神一凜,手中長刀瞬間出鞘,閃爍著寒光。

身形一動,如同猛虎躍起,正是呼嘯刀法的第一招“虎躍斬”。

隻見他的長刀劃出一道刁鑽的角度,淩厲地劈向衝在最前的六品武者。

這名六品武者顯然冇想到張元的反擊如此迅猛,倉促間隻得舉兵刃硬擋。

然而,“虎躍斬”的威力非同小可,他隻覺得手臂一麻,差點兵刃脫手。

張元得勢不饒人,緊接著施展“虎撲劈”,刀鋒帶著雷霆萬鈞之勢劈向敵人。

這一招威力驚人,逼得對方連連後退。

此時,其他武者也從四麵八方圍攻上來。

張元身形靈活轉動,一招“虎尾掃”使出,刀光閃爍間,幾名武者紛紛中招,慘叫連連。

“虎嘯震”緊隨其後。

張元長刀一震,發出如同虎嘯的聲響,一時間,幾名武者隻覺得心神大震,攻勢不由得一緩。

乘他病,要他命。

張元抓住這個機會,再次施展“虎尾掃”,瞬間劃過幾人的脖頸。

頓時,幾顆頭顱,跟身體分家,鮮血噴湧。

-周大哥和各位兄弟能配得上這好酒。”張元恭維了一句,給幾人的碗裡,都滿上酒。有了好酒好菜,幾人的關係迅速被拉近。通過閒聊,張元知道了孫二郎在府城中不少的事情。孫二郎本來是在府城一家武館學武,半年前突破到七品,被駐守府城的一位將軍看重。成了這位將軍的親衛。這次跟著這位將軍一起前去剿滅叛軍,更是直接被封了個副將。周處剛開始對張元客氣,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張元見大家都有了六七分醉意,便...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