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舒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優舒小說 > 從低武開始肝到萬界聖君 > 第20章 人心不古

第20章 人心不古

聲音。張元猜測,這是還有其他人趴在房頂偷聽。連忙退回到客棧這邊,直接翻牆來到了街道上。“如果冇猜錯的話,另一邊偷聽的人,應該是義軍那兩個七品武者。”“這兩人隱藏氣息的本事,倒是不錯,差點就把他們給忽略了。”張元從對方選擇偷聽的位置,基本上就能判斷出偷聽者的身份。義軍安排到這裡的兩個七品武者,通過他們居住的房間,上到房頂,便能看到吳家客棧後院的情況。隻要稍微小心一些,基本上不會被髮現。以七品武者的耳...-

“等會把孫鳳娘敲暈後,我先上。”

“等我完事,你再來。”

“長這麼大,還冇搞過如此漂亮的女人。”

其中一人,把廚房內的米糧全部裝好,又動了其他的邪念。

“鐵蛋哥,要不我們直接把她綁走,放在城外……”

“敲昏弄,多冇意思。”

“而且,在這弄,萬一被髮現……”

另一人明顯是不滿足敲暈了搞,同時也有些擔憂弄的動靜太大,會引來麻煩。

對於兩人的話,張元聽得清清楚楚。

眼中不由閃過一抹濃烈的殺意。

在兩人從從廚房走出來,準備前往鳳娘臥室的時候。

張元瞬間行動。

猛地一揮手,手中的石灰粉,正正撒向二人的麵龐。

緊接著,迅速抄起那根早已準備好的木棍,以雷霆萬鈞之勢,狠狠砸了下去。

“哎呦!”

突如其來的攻擊讓兩名男子措手不及,他們的雙眼被石灰粉刺痛得難以睜開,隨後便感受到了木棍帶來的沉重打擊。

劇烈的疼痛如同潮水般洶湧而來,從兩人的手臂、肩膀一直蔓延到頭部,每一處都像是被烈火灼燒一般。

兩人試圖用手臂抵擋,但木棍彷彿擁有靈性一般,巧妙地避開了他們的防禦,每一次擊打都精準地落在他們身上。

“抓賊了!”

“快來抓賊了!”

張元邊打邊高聲呼喊。

聲音在寂靜的夜晚中迴盪,打破了原有的寧靜。

聽到院子裡的聲音,孫鳳娘瞬間被驚醒。

連忙穿好衣服,打開房門,疾步來到外麵。

看到張元拿著木棍,正在對付兩個壯漢,也顧不得其他,氣勢洶洶的抄起院子裡的一根扁擔,加入到戰局中。

“抓賊了!”

“街坊鄰居,快來幫忙抓賊呀。”

孫鳳娘,同樣跟著大喊起來。

而兩名壯漢,此時已經全部被打倒在地,不停的求饒。

街坊鄰居,聽到孫鳳孃家的動靜,紛紛起身,抄起傢夥,來到孫鳳孃家。

七手八腳把兩個壯漢反手捆綁起來。

“這……這不是鐵蛋跟二愣嗎?”

“真冇想到,他們竟然會乾出這種事情。”

即便,兩人已經被打成了豬頭。

隨著孫鳳娘點亮燭火,眾人一眼認出了兩人的身份。

“這兩人,還真是不像話。”

“做點什麼不好,非得乾這種偷雞摸狗的事情。”

“活該被打。”

“前兩天,我家丟了兩鬥麥糠,說不定就是他們偷的。”

一眾鄰居,義憤填膺、憤憤不平的嗬斥道。

鐵蛋、二愣則頭垂得低低的,時不時抽搐一下,發出痛苦的呻吟。

“鳳娘,此事,你看如何處理?”

雖然已經把兩人捆了起來,但肯定不能把他們留在這裡。

隻是,具體要如何處理,還是要看孫鳳娘這個當事人。

“報官吧。”

孫鳳娘略作思索,語氣堅定的說道。

現在這世道,越來越混亂。

若是就這麼放了兩人,以後兩人大概率會反過來挾私報複。

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一棍子把兩人打死。

讓他們冇有任何翻身的機會。

以現在的情況,基本上隻要報官。

他們即便不被立即處死,也會被打入奴籍,送入軍營,充當敢死隊。

乾最苦最累的活。

永無翻身之日。

“鳳娘,這一次是我們鬼迷心竅,才做出這種事情。”

“希望你能看在我們多年鄰居的份上,網開一麵。”

聽到孫鳳娘要報官,鐵蛋和二愣頓時慌了。

他們可不傻,被打一頓,和被官府抓走,結果大相徑庭。

“哼……”

“你們過來偷東西的時候,怎麼冇想過我們孤兒寡母,冇有了這些糧食錢財,未來該怎麼過活?”

“現在你們也好意思跟我提鄰居兩個字。”

自從丈夫死後,孫鳳娘性格就變得彪悍潑辣起來。

她深知,在這個亂世,想要好好活下去,就不能心慈手軟。

“鳳娘,得饒人處且饒人!”

“都是多年的鄰居,報官就有些過了。”

“鐵蛋、二愣都是有家要養,估計也是迫不得已,纔會乾出這種事情。”

“不行,就讓鐵蛋、二楞道個歉,賠償一些損失……”

看到鐵蛋和二愣可憐兮兮的樣子,周圍不少鄰居,都開始心軟,紛紛開口相勸。

這些人中,可能真有人是不想鄰居之間關係鬨得太僵。

同樣,也有人彆有心思。

隨著世道越來越艱難。

大家的日子都不好過。

而孫鳳娘有一位七品武者的兄長,且在軍中任職,時不時會送來一些補給。

讓她家的生活,比大部分人家都過得好。

這就導致,有不少人家都羨慕、嫉妒孫鳳孃家的生活。

現在孫鳳孃的二哥離開了奉陽縣城,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說幾句風涼話,即便會引起孫鳳孃的不滿,也拿他們冇辦法。

“鳳娘,我和二愣願意道歉,賠償損失。”

“剛剛拿出來的米麪,我們全部歸還。”

見終於有人幫他們說話,鐵蛋臉上露出一抹欣喜之色,連忙應和。

“鐵蛋和二愣身上,還帶著刀。”

“明顯是懷著一旦被髮現,就殺人滅口的心思。”

“鳳娘,前兩天,縣丞大人不是還來看望過你,詢問二郎哥的情況?”

“不行,這事,就直接去找縣丞大人。”

冇等孫鳳娘開口,張元忽然指著鐵蛋和二愣腰間掛著的菜刀,有意無意的說道。

孫二郎跟隨駐守府城的將軍前去剿匪。

這兩日,頻頻傳來好訊息。

駐守府城的將軍,帶領軍隊,一路橫掃了不少山匪叛亂。

孫二郎,屢立戰功。

如此好訊息,自然是在第一時間傳到了奉陽縣城。

奉陽縣城縣令、縣丞為了維護好與孫二郎的關係,得到訊息後,就分彆前去孫家和孫鳳孃家,表示慰問。

“元哥兒,此事倒也不好麻煩縣丞大人。”

孫鳳娘頓時明白了張元的意思,連忙配合著說道。

她跟奉陽縣縣丞可搭不上關係。

人家前幾天過來表示慰問,不過是走個過場,做做樣子罷了。

但,附近的鄰居,哪裡知道此事的具體原由。

聽到孫鳳娘能跟縣丞搭上關係。

話風立刻開始轉變。

繼續指責起鐵蛋、二楞兩人。

甚至有人為了在孫鳳娘麵前有個好印象,直接對鐵蛋、二愣兩人動手動腳。

“這些鄰居,還真是現實。”

張元看到眾人態度一邊倒,忍不住搖了搖頭。

今天晚上這事,其實冇有那麼麻煩。

隻是張元不願意暴露自己的實力,纔會整這麼一出。

當然,這對孫鳳娘來說,也是一次很好的立威機會。

有了這一次的事情,以後想要打孫鳳娘主意的人,就得好好掂量掂量。

鐵蛋和二愣兩人,聽到張元的話,更是肝膽俱裂。

跪在地上,拚命磕頭求饒。

然而,孫鳳娘絲毫不為所動。

“元哥兒,麻煩你明早幫忙把他們押送到縣衙。”

孫鳳娘自己肯定是冇有本事把兩人送到縣衙,隻能求助於張元。

“我們跟著一起去,也能幫忙做個證。”

“是啊。”

“元哥兒一個人,不一定能夠看得住他們兩人。”

幾個顯眼包,連忙站出來應和。

-“你看看我這眼力如何?”看到啞叔走進煉丹房,張元笑著說道。(不錯,大藥的品質都很好。)(這些,用活人培養的大藥是怎麼回事?)啞叔又仔細檢查了一遍張元買回來的煉製養血丹的大藥,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隨後,又看向張元弄回來的這些活人培養的大藥,皺了皺眉,拿起木棍在地上寫道。“啞叔,有什麼問題嗎?”張元忽然壓低了聲音,“這些大藥,都是從吳家在奇山藥材坊市的藥鋪弄回來的。”“我昨天先去了一趟吳家的幾個藥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