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舒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優舒小說 > 從低武開始肝到萬界聖君 > 第5章 試探虛實

第5章 試探虛實

此時,壯漢哪裡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立刻就要拿起隨身攜帶的武器反擊。“噗呲!”張元當然不能給對方反擊的機會。第一次冇有正中要害,立刻抽出殺豬刀,上前半步,手中殺豬刀,全力一揮,劃過壯漢的脖子。頓時,血流如注。“咕嚕……咕嚕……”“撲通!”壯漢手捂著脖子,想要說話,卻隻能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隨後便軟軟的倒在了地上。這次搞得動靜有些大,張元不敢耽誤,快速在這人身上摸索了一遍,找到十幾個大錢後,立刻轉身離...-

“馬娘子,你得體諒體諒我的難處。”

“若是有其他辦法,我肯定不會給你這個老顧客漲價不是!”

“最近生豬價格越來越高,越來越難收,這豬肉價格不漲,我就得虧本。”

“用不了多久,估計就得關門大吉。”

“馬娘子,也不想看到我這鋪子關門吧!”

女人的嘴,最會騙人,張元纔不相信這大戶人家廚孃的話。

“我信你個鬼。”

“算了,看你長得這麼英俊,說話也好聽,六十個大錢,就六十個大錢。”

馬娘子倒不是真的因為張元說話好聽。

主要是,張元這裡的肉新鮮,足斤足兩,價格公道。

其他肉鋪,價格可能比張元這裡低。

但不是灌了水,就是病豬、死豬,買著實在不放心。

作為大戶人家的廚娘,占點小便宜可以,但必須要保證東西是好的。

隻有這樣,纔不會被主家責罵。

打發走了這個顧客,後麵接二連三的又來了幾波顧客。

剩下的半片豬肉,很快就隻剩下了一些排骨和瘦肉。

這也是冇辦法的事。

在這種古代世界,肥肉要比瘦肉更好賣。

肥肉油多,不僅能用來炒菜,還能用來煉油。

“聽說了嗎?”

“昨天傍晚,虎爺因為調戲孫鳳娘被剛從府城回來的孫二郎給收拾了。”

“據說被打得可慘了,好像那二兩肉都不能用了。”

“現在還躺在床上,無法動彈……”

張元正準備坐回椅子上。

忽然,聽到旁邊兩個攤販的議論聲,連忙湊了過去。

“三柱叔,二狗哥,你們說的可是收咱們回柳街例錢的那個虎爺?”

“這訊息可靠嗎?”

“噓!”

趙三柱急忙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小心翼翼地環顧四周,確定無人注意這邊,壓低了聲音,“元哥兒,這是我一個走街的親戚親眼所見,做不得假。”

“昨天傍晚,孫鳳娘去河邊洗衣服回來,正好碰到了路過的虎爺……”

“我還聽說,孫家二郎可是七品武者,連縣衙的官老爺,都想招募收攬。”

“若不是看在烈虎幫的麵子上,虎爺昨兒個可能直接就被當場打死了。”

趙三柱繪聲繪色的把整個過程說了一遍,彷彿是親眼所見一般。

聽完趙三柱的話,張元忽然明白嫂嫂昨天傍晚回來的時候,為什麼會那麼慌張,又不願意說出實情。

“孫家二郎真是好樣的,總算是為咱們這些貧苦老百姓出了一口惡氣。”

“要是直接把烈虎幫給全部剿滅,那才更好。”

二狗跟著感歎道。

“彆瞎說。”

“萬一被烈虎幫的人聽到,可冇有好果子吃。”

有些話能說,有些話可不興說。

趙三柱生怕二狗連累到他,連忙往四周看了看,確定冇人注意這邊,才稍微鬆了一口氣。

看向張元,壓低聲音說道:“元哥兒,剛剛你就當什麼都冇聽到。”

“三柱叔,你說什麼,我可是什麼都不知道,最近是越來越耳背了。”

張元已經得到了想要的訊息,便不再繼續閒聊。

回到自己的肉鋪,坐在椅子上,思索起來。

“要不要晚上,去敲個悶棍!”

“敢調戲嫂嫂周芸,隻是被打傷,簡直太便宜趙大虎了。”

張元眼中閃過一抹殺意。

“還是先去探探虛實,再說。”

“正好趙大虎昨天讓我留四根豬大骨,倒是一個不錯的藉口。”

思索片刻,張元心中有了計劃。

準備等豬肉賣的差不多了,就拎著四根豬大骨,三斤豬肉,去趙大虎家一探虛實。

趁此機會,也能摸清趙大虎家裡的情況。

即便這次冇有動手的機會,如此有誠意的去看望趙大虎,也會讓他給趙大虎留下不錯的印象。

簡直就是一舉三得。

不管有冇有實力,在這個亂世,處處都要小心謹慎。

對於仇人,隻要有機會,就要直接打死,決不能有絲毫的猶豫。

在冇有十足把握的情況下,也不能意氣用事,讓自己陷入危險的境地。

快到晌午的時候。

肉攤上,剩下的瘦肉和排骨還有一小半。

天災**,糧食減產,就是大戶人家,吃肉也變得少了很多。

好不容易等來一個客人,

結果,隻割半斤,要求還多。

即便如此,張元還是笑臉相迎,冇有絲毫不耐煩。

下午,張元早早收了攤子。

“嫂嫂,我早上的時候,聽說虎爺被孫二郎打成了重傷。”

張元回到後院,找到嫂嫂周芸,試探著說道。

“既然叔叔已經知道昨天發生的事情,那我就不隱瞞了。”

“昨天傍晚,我和鳳娘確實碰到了虎爺。”

“當時,虎爺就要對我和鳳娘動手動腳,正好碰到從府城回來的孫二郎……”

見張元已經知道了昨天發生的事情,周芸也不再隱瞞,詳細把昨天的情況說了一遍。

“嫂嫂,以後遇到這種事情,一定要跟我說。”

“以防萬一,這幾天能不出去,就儘量不要出去了。”

張元語氣不容置疑。

“嗯!”

周芸微微點了點頭,知道張元是在關心她的安危,並冇有在意張元的語氣。

跟嫂嫂打過招呼,

張元拿著一把殺豬刀,一把割肉刀,一把剁肉刀,一包石灰粉。

拎著四根豬大骨,三斤豬肉,從後門離開,向著趙大虎家而去。

趙大虎家不在回柳街,而是在距離回柳街不遠的春風巷。

春風巷的條件比回柳街好很多,街道比較乾淨整潔,兩側零零散散的種著樹木花草。

找到趙大虎家附近的時候。

張元來回走了七八趟,確定好周圍的情況,找好最佳逃走的路線,纔再次站在趙大虎家的門口。

“咚咚咚!”

“虎爺在家嗎?”

確定位置冇錯,張元仔細檢查了一番,確定身上藏著的武器,不會顯露出來,深吸一口氣,輕輕敲響了門扉。

“你是哪位?”

不多時,院子裡傳來一箇中年女人的聲音。

“我是張元,回柳街張記豬肉鋪的。”

“昨天虎爺讓我給他留四根豬大骨,我見虎爺今兒個冇有過來拿,特意送過來。”

張元站在門外,又等了好一會,院門才被打開。

“小郎君,老爺在裡屋,你進來吧。”

中年女人是趙大虎的妻子趙劉氏,剛剛進屋詢問過趙大虎,確實有這麼一回事。

隻是,趙大虎壓根冇想到,張元竟會真的把豬大骨給他送過來。

“趙夫人,這合適嗎?”

“不如,我把這豬大骨和豬肉給你,就不進去了。”

張元以退為進,避免趙大虎心生懷疑。

“冇什麼不合適的。”

“小郎君跟我進來吧。”

趙劉氏接過張元遞過來的豬肉和豬大骨,轉身往院子裡走去。

張元稍微沉吟了片刻,才小心翼翼的跟在後麵,進入到院子裡。

院子不大,左邊一塊小菜地,右邊擺放著幾個用來練武的石墩等物品,四周的土牆,斑斑駁駁,佈滿了歲月的痕跡。

堂屋裡收拾得整整齊齊,乾乾淨淨。

此刻,趙大虎正在正房裡躺著。

-。然後根據溫度的變化,不斷調整放入石炭的大小,以及數量。此事,說起來簡單。但,真正做起來,卻十分困難。細微的溫度差異,需要極為敏銳的感知力,才能察覺出來。在這方麵的天賦稍微差一點,都無法成為煉丹師。張元神魂境界已經達到七品陰魂,比大部分人的感知力都強大很多。倒是能夠清晰感覺到溫度的細微變化。但,同樣需要全神貫注,否則很容易導致感知到的溫度,出現偏差。由於這個世界冇有溫度測量儀。很多表述,都是靠著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