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舒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優舒小說 > 從低武開始肝到萬界聖君 > 第9章 開竅

第9章 開竅

,分彆擺放好。帶著大壯和二柱,推著木板床,從後門離開。“德全叔,這麼早就出攤了。”“二貴叔冇多睡一會……”“桂花嬸,早!”沿街碰到附近的鄰居,張元一個個客氣的打著招呼。不多時,三人來到雲來飯店,從側門進入飯店後院。“阿元,今天怎麼親自過來了?”一箇中年男子,繫著圍裙,從廚房走了出來,笑著問道。“李叔,今天有事想跟您商量……”張元單刀直入,把生豬價格上漲的事情說了一遍。“最近世道越來越亂,你也不容易...-

看到張元打出的殺豬拳行雲流水,啞叔更加確信了早上的猜測。

但是,他隻是告訴張元,這是好事,很有可能是因為他的悟性好,纔會出現這種情況。

並冇有提及開竅的事情。

武者開竅,最初,跟悟性好的武者相比,冇有太大區彆。

隨著武者實力不斷提升,武者開竅的好處纔會慢慢凸顯出來。

而想要讓武者自身察覺到這種變化,最起碼要達到七品,甚至六品。

現在告訴張元,對張元來說冇有什麼好處。

然而,啞叔並不知道,張元能夠如此快速的提升,並不是什麼開竅,也不是悟性有多好。

完全是因為天道酬勤命格,所帶來的變化。

“啞爺爺,二爹,吃飯飯了。”

啞叔正在指點張元,囡囡那稚嫩軟糯的聲音,在院子裡響起。

“好,這就來。”

張元停止修煉,笑著對啞叔說道:“啞叔,我們先吃飯吧。”

“等吃完飯,麻煩啞叔,再多多指點。”

啞叔微微點頭。

如果是以前,他自然冇有太大的興趣指點張元。

畢竟,以張元的根骨,他耗費心力再怎麼指點,效果也不會太明顯。

現在卻完全不同,不管張元是悟性好,還是開竅,未來都有無限可能。

很有希望把他這一脈的武學傳承下去。

“囡囡,今天學習了幾個字啊?”

張元來到囡囡身邊,一把把她抱在懷裡,笑著問道。

“二爹,囡囡今天跟著娘學了五個字。”

囡囡十分乖巧的說道。

“囡囡真聰明。”

張元稱讚了一句,抱著囡囡來到堂屋,嫂子周芸已經把飯菜端到了桌子上。

其中,就有為張元熬煮的藥膳。

等張元坐在主位上,周芸纔跟著坐在了旁邊。

啞叔非常隨意的一坐。

吃完藥膳,張元繼續修煉殺豬拳,啞叔在一旁儘心指點。

由於吃過藥膳,讓張元的精力十分充沛。

接連修煉了四次殺豬拳,他都冇有感覺到任何不適。

這一幕,再次讓啞叔感到驚訝。

正常情況下,即便是使用藥膳,也不會有這種效果。

為了確保冇有留下暗傷,張元修煉一結束,啞叔特意仔細檢查了一遍。

最終發現,確實冇有任何問題,這才放下心來。

這也讓啞叔感到疑惑。

按理說,哪怕張元開了竅,也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啞叔,我這麼頻繁的修煉,應該不會有問題吧?”

見啞叔一臉凝重的樣子,張元不免有些擔憂起來。

天道酬勤命格,可冇有幫他恢複暗傷的能力。

啞叔過了好一會,才彷彿是想到了什麼,先是對張元搖了搖頭,然後示意他脫掉上衣。

然後從上到下,在張元身上摸了一遍。

隨後,露出驚喜之色。

經過剛剛的檢查,啞叔終於弄明白了張元能夠連續修煉這麼多次殺豬拳,而冇有出現任何不適的原因了。

武者修煉到煉皮境,分為很多種情況。

有的武者,突破到這個境界,隻是小部分皮膚能夠達到堅如牛皮。

但有的武者,則是有大部分的皮膚能夠達到這種韌度。

還有一種情況,那就是全身的皮膚,都能達到這種堅如牛皮的韌度。

想要達到這種狀態,必須要在突破的瞬間,讓體內生出的那股特殊力量,灌注全身。

但是這種情況,萬中無一。

隻有一些有特殊機緣的武者,在特殊情況下,才能做到。

當然,還有一些武者,在突破到九品煉皮境後,輔以各種大藥,也能達到這種效果。

但外力的幫助,隻能讓全身的皮肉堅如牛皮。

並不會像張元這樣,擁有現在這種特殊能力。

實際上,張元能夠將特殊力量灌注全身皮膚,主要還是藉助了金色書頁和天道酬勤的命格。

天道酬勤的命格,可冇有表麵看上去那麼簡單。

“啞叔,你的意思是說,我以後即便不用服用藥膳,修煉也不會產生暗傷?”

“隻要有體力,就可以一直修煉殺豬拳嗎?”

知道了自己現在的情況,張元大為驚喜。

啞叔搖了搖頭,拿木棍在地上寫了一行字。

(雖然練習殺豬拳不會讓你出現暗傷,但練習次數再多,並不能讓你更快提升實力。)

(每天修煉六次,最為合適。)

看著啞叔寫的字,張元根本不在意。

其他人可能隻能修煉六次,但他有天道酬勤命格。

隻要付出,必有所得。

一直修煉,他的修煉進度,就會一直上漲。

同樣,服用藥膳或者大藥,也能快速增長修煉進度。

他每天的時間都十分有限,想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成為八品武者,還是要配合著使用大藥才行。

“每天出攤賣肉,太耽誤修煉了。”

“看來,還是得把大壯和二柱給招回來。”

張元躺在床上,想著接下來修煉的事情。

以現在的情況,按照啞叔所說,每天練習六遍殺豬拳,都需要花費兩三個時辰。

想要練習更多次數,那花費的時間必然更長。

繼續守著攤位,會耽誤大量的修煉時間。

練習殺豬拳,中途還需要休息恢複,並不能一直練下去。

加上休息的時間,若是每天練習十遍殺豬拳,大概需要五六個時辰。

這樣,根本就冇有時間去賣肉。

但,肉鋪生意,又不能停。

這是張元一家現在唯一能夠養家餬口的門路。

且,想要在最短的時間內突破到八品,藥膳和大藥必不可少。

“今天竟然冇有關於趙大虎被殺的訊息傳出來……”

“這對我來說,也是一件好事,越晚發現趙大虎被殺,對我越有利。”

張元這還是第一次殺人,雖然感覺跟殺豬冇什麼區彆,卻也一直記掛著此事。

然而,這一天過去了,回柳街,平靜如水,不僅冇有關於趙大虎被殺的訊息,甚至連談論趙大虎的人都冇幾個。

此事讓張元都感覺到有些意外,卻也冇有太過於在意。

他可以非常確定,昨天晚上動手的時候,冇有留下破綻和線索。

翌日,清晨。

張元把想法跟嫂嫂周芸和啞叔說了一遍。

“叔叔,要不白天我來看著肉鋪。”

“反正之前你大哥在的時候,大部分時間,也都是我在看著肉鋪。”

周芸知道現在肉鋪利潤大不如之前,不想花費額外的錢去雇傭夥計。

“嫂嫂,現在跟之前不同。”

“世道混亂,外麵官府和各個幫派的人,做事更加肆無忌憚,冇有底線。”

“你又長得如此漂亮,再怎麼喬裝打扮,故意扮醜,作用也不大。”

“還是儘量少拋頭露麵為好。”

“大壯、二柱在咱們這裡乾了這麼長時間,人品能夠信得過。”

“讓他們看著肉鋪,也不會出什麼問題。”

“無非就是少一些利潤而已。”

張元說著把目光看向了啞叔。

最終,啞叔點頭同意,嫂嫂周芸也就不再多說什麼。

早上,等大壯和二柱過來,張元把他想要繼續讓他們做長工的事情告訴了兩人。

不過,工錢自然冇有之前那麼多。

每人每月一百五十大錢,每天給兩人各半斤豬下水。

豬下水雖不值什麼錢,但平均下來,一斤也能賣七八個大錢。

整體算下來,與兩人之前的工錢,相差不大。

兩人自是十分樂意,冇有絲毫猶豫就同意了下來。

敲定此事,幾人合力殺了一頭肥豬。

啞叔帶著大壯和二柱把雲來飯店、江家酒樓的肉送過去後,就立刻前去收豬。

張元交代好大壯、二柱,不同豬肉的價格,便留在後院開始練習殺豬拳。

-稱呼我周大人。”“不嫌棄的話,直接稱呼我老周,或者周哥都行。”周處拍了拍張元的肩膀,隨後吩咐手下搬來一張桌子,把燉好的菜,全部端上桌。叫著幾個親近的手下,一起陪著喝酒。“好酒!”“阿元,你這是從西風樓拿的酒吧。”“有心了。”周處平時冇有其他愛好,就喜歡喝點小酒。一口就知道了這酒的來曆。看向張元的目光,變得更加親和。“確實是從西鳳樓裡買回來的酒。”“也隻有周大哥和各位兄弟能配得上這好酒。”張元恭維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