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舒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優舒小說 > 從低武開始肝到萬界聖君 > 第96章 圍剿吳家

第96章 圍剿吳家

忽略了。”張元從對方選擇偷聽的位置,基本上就能判斷出偷聽者的身份。義軍安排到這裡的兩個七品武者,通過他們居住的房間,上到房頂,便能看到吳家客棧後院的情況。隻要稍微小心一些,基本上不會被髮現。以七品武者的耳力,隻要後院的武者,說話聲音不是太小,都能聽得清清楚楚。“吳家,難道真的不知道這兩個義軍武者在監視他們?”“應該不至於蠢到這種地步。”“既然知道,還不管不顧,那就隻有一種可能……”“吳家這些人,就...-

“不過是奉陽縣內一個小家族,就做出瞭如此多惡事。”

“即便是滅掉全族,都不足以平民憤。”

楊向天臉色是越來越難看。

聽完後,立即對著手下喝道:“來人!”

“屬下在。”

一直恭候在楊向天的身邊的五品武者,連忙上前。

“傳我命令,讓孫二郎,周處,立刻帶兵,圍攻迷霧穀。”

“吳家若有人敢反抗,格殺勿論。”

“同時,傳令奉陽縣守備,立刻捉拿奉陽縣吳家之人。”

“讓奉陽縣縣令把吳家這些年犯下的所有罪行,以及背叛義軍,勾連邪教之事,全部公佈於衆。”

楊向天怒氣沖沖的對著手下吩咐完,從腰間扯下一個腰牌,丟給了這個手下。

這是他的信物,見這腰牌,就如見到他本人。

手下之人也隻有拿著這個腰牌,才能調動義軍將領。

“遵命!”

五品武者恭敬接過腰牌,行了一禮,快速前去傳達命令。

等這個手下離去後,楊向天繼續吩咐其他手下,拆除聖月教教徒建立的祭台,整理藥田。

收集吳家藏在此地的所有物資。

做完這一切,便帶著木風鈴一起,前往奉陽縣城。

這一次,楊向天準備親自處決吳家之人。

同時,徹底解決奉陽縣內的問題,實行最新製定針對各大家族的新政。

“楊向天手下,竟然有如此多六品和五品的武者……”

“幸好,我提前從吳家藥田離開,不然還真有些麻煩。”

張元離開吳家藥田後,繞了一圈,又返回了吳家藥田附近,檢視情況。

結果,卻讓他大吃一驚。

楊向天手下這些將領,單單隻是他看到的五品和六品武者,就有二三十個。

七品武者,更是多達上百人。

聖月教教徒和吳家之人,在楊向天帶領的將士圍攻下,根本就冇有絲毫反抗之力。

不到一刻鐘,所有聖月教教徒和反抗的吳家武者,就全部被解決。

在觀看楊向天手下跟聖月教教徒戰鬥的時候,聖月教教徒使用的詭異攻擊手段,也是讓張元大開眼界。

隻是這些手段,對楊向天手下這些將士,基本上冇有什麼太大效果。

這讓張元意識到,聖月教教徒並冇有想象中那麼可怕。

隻要有應對方法,同等境界下,想要解決聖月教教徒,並冇有那麼難。

甚至,要比解決同等境界下其他武者還要簡單。

“看來,楊向天這次是真的要對吳家動手了。”

“雖然,我冇有親自手刃這些仇人。”

“卻也算是為大哥張鑫報了仇。”

“想必大哥在天有靈的話,也能安心了。”

張元隻想覆滅整個吳家。

至於用什麼手段,是不是他親自出手,並不是那麼在意。

看到此地的吳家人,全部都被楊向天手下抓了起來,張元並冇有繼續在此停留。

也不準備去迷霧穀探查情況,轉身便向著五裡坡坊市方向,疾馳而去。

抵達五裡坡坊市的時候,已經到了中午。

張元找了一個酒樓。

點了一些酒菜。

邊吃,邊聽著前來五裡坡坊市,討論最近發生的各種大事。

“最近明川府的治安,是越來越好了。”

“我們商隊,這兩個月在明川府境內,基本上都冇有在碰到過強盜劫匪。”

“這還得感謝楊將軍治理有方。”

“要是其他府城,也能如此,就好了。”

“出了明川府,外麵卻是越來越亂,即便我們商隊有七品武者護衛,也時常會被強盜劫匪,逃兵打劫。”

“據說南邱府境內的大黑山外圍,還出現了大批異獸和妖獸,襲擊周圍村鎮,不知是真是假?”

“訊息千真萬確,我們商隊之前就是跑南邱府,最近都不敢過去了。”

“哎……”

“現在可不隻是南邱府,除了明川府境內大黑山外圍還冇有出現異獸,妖獸。”

“其他府城境內的大黑山外圍,也時常有異獸和妖獸出冇。”

“據說這些妖獸,是被那些能夠馴獸的獵人控製,纔會從大黑山內出來。”

“我聽到的訊息,倒是有些不太一樣,大黑山的異獸和妖獸之所以跑出來,是因為大黑山內出現了異寶,對這些異獸和妖獸有極大的威脅,這些異獸和妖獸纔會從大黑山深處跑出來。”

“……”

這些商隊的人,走南闖北,訊息靈通。

倒是讓張元瞭解到不少關於其他府城的訊息。

在酒樓吃過午飯。

張元,便在五裡坡坊市轉了起來。

先是從街道上擺攤的攤販手中,購買到了一些煉製養髓丹,洗髓丹的輔藥。

然後,才進入各大藥鋪,詢問煉製養髓丹,洗髓丹所需要的三十年份,五十年份,百年份大藥。

接連去了五六個藥鋪,都冇有買到一株百年大藥。

隻是購買了幾株,煉製養髓丹,洗髓丹的三十年份,五十年份大藥。

“客官,你說的這些百年份大藥,在五裡坡坊市,基本上不可能買到。”

“即便是真有,也早就被人預定。”

“不過,我們店鋪倒是有一株六十多年份月光花,不知道客官,是否感興趣?”

何記藥鋪掌櫃,通過張元散發出來的氣息,大致能判斷出他最起碼也是七品以上的武者,不敢有絲毫怠慢。

就連隱藏在合計藥鋪後麵的兩個七品武者,此時都屏住了呼吸,收斂了氣息。

他們比掌櫃更加懂眼,可以非常確定來店裡這位獨行武者,最起碼也是六品。

這也是張元故意為之。

為了避免麻煩,讓各大藥鋪不敢糊弄,來五裡坡坊市之後,他便展現出了六品武者的氣息。

好處自然是顯而易見。

去每一個藥鋪,掌櫃都十分客氣,不敢拿作假的藥糊弄,價格也十分公道。

“拿來我看看。”

張元倒是冇想到,還有意外之喜。

雖然煉製養髓丹所需要的月光花隻需要五十年份的即可。

卻也不是不能用更高年份的大藥。

“我這就讓夥計去為客官取來。”

何記藥鋪掌櫃說完,連忙安排夥計前去取藥。

而他則是繼續介紹其他大藥。

不多時,夥計便把六十年份月光花,拿了過來。

張元仔細檢查了幾遍,確認冇有任何問題,便開口詢問道:“這株六十三年份月光花多少銀錢?”

-式,強行提升武者境界。正是因為如此,纔有大部分武者在知道聖月教的情況後,還願意加入這個邪惡勢力。現在大夏國各大家族,用活人培養大藥的方法,據說都是從聖月教傳出來。當然,聖月教之所以被稱為邪惡勢力。並不單純隻是因為這幾點。而是他們的手段是真的邪惡,屠城祭獻都是家常便飯。啞叔雖然冇有見過聖月教的教徒,卻對聖月教的一些手段,十分清楚。所以,上次在看到張元帶回來的那一枚蠱丹後,纔會第一時間聯想到聖月教。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