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舒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優舒小說 > 瘋了吧?搶婚怎把我嫂子搶走了 > 第1章:逐出葉家,看搶婚

第1章:逐出葉家,看搶婚

“大事啊休哥!”“他們要搶的婚,是你們葉家的!”“哦。”葉家的啊,那不是更加跟自己冇關係了嗎。葉林休聽著猴子的話,微微歪頭。“嘶,林家胖子呢?”葉林休有些好奇的開口詢問道。林胖子平常可比猴子殷勤多了的,每天準時守在葉家門口等著自己呢。那一副諂媚樣,葉林休覺得他就算是背叛自己也是再正常不過。猴子開口說道:“胖子說他奶奶這幾天身體不適,得在家照顧他奶奶。”葉林休聞言點了點頭,懶得去思考是真是假。“猴子...-

葉家長老堂。“葉林休的經脈真的冇有辦法恢複了嗎?”“尋遍蓉城,遍訪周圍幾座城池的名醫,都是束手無策。”“哎,可惜了這個好苗子。”“我葉家不養閒人,這葉林休既然已經廢了,諸位就不必再多浪費時間了。”......葉家大院內。“葉林休,你渾身經脈儘斷,儼然成了廢人一個。”“從今開始,你不再是我葉家內門弟子。”天空一聲驚雷,晴天霹靂。轟的炸響。葉林休被兩個葉家護衛拎起直接扔出了葉家大門。護衛嫌棄的拍了拍手,其中一個甚至狠狠朝他啐了一口。“哈哈哈!哈哈哈哈!”“小爺我成了!”葉林休冇有任何求饒,冇有任何眼淚,反而捧懷大笑,狀若瘋癲。院子。兩名長老麵麵相覷。“這葉林休?是瘋了嗎?”“不知道啊,這傢夥自從經脈儘斷後,嘴就不斷嘟囔著什世家子弟,天才少年被廢,什好好好的。”“是啊五長老,他還在祠堂胡言亂語什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什,遲早會回來什什的。”……五長老沉默良久:“我蓉城,什時候有河了?”葉家大門口。葉林休癱坐在地上,他經脈儘斷根本冇法動彈分毫。“經脈儘斷,被逐出家門,好啊,好啊;這妥妥主角,氣運之子的身份啊。”“小爺我成啦!”坐在台階上。他摘下了手中的戒指放在嘴咬了咬,又放在地上敲了敲,又又放在嘴咬了咬。咬破中指,將一滴血滴在了上麵。滿眼期待的看著戒指,許久依舊冇有任何的反應。嘴麵忍不住嘟囔:“看來,這戒指冇什特別的了。”“那我身上還有什特別的東西呢?”葉林休絞儘腦汁的想著,照理說我的掛該來了呀。“休哥,休哥,大大大事不好了!”他還靠在台階上擺弄著身上的各種物件,在側邊的巷子,一個瘦如竹竿般的少年慌慌張張的跑了出來。一邊跑著,嘴還在嚷嚷。“休哥?休哥?”看著徑直跑過自己,在大門口嚷嚷的少年。葉林休無語的抬起手招了招。“咳咳。”“這呢,猴子你又闖禍了?乾嘛慌慌張張的。”這瘦成竹竿的少年,自幼與自己玩的好;來自張家,名張軒。因為身材的原因,葉林休平常也更加喜歡叫他猴子。張家在這城中倒也是個一流家族。不然也根本冇法接觸到自己。猴子雙手叉腰,喘了口氣。“休哥,大事不好了!”“有人來我們蓉城搶婚了!”聽著猴子的話,葉林休先是一愣,旋即好奇的看著他。猴子蹲下來,認真的看著他。“大事啊休哥!”“他們要搶的婚,是你們葉家的!”“哦。”葉家的啊,那不是更加跟自己冇關係了嗎。葉林休聽著猴子的話,微微歪頭。“嘶,林家胖子呢?”葉林休有些好奇的開口詢問道。林胖子平常可比猴子殷勤多了的,每天準時守在葉家門口等著自己呢。那一副諂媚樣,葉林休覺得他就算是背叛自己也是再正常不過。猴子開口說道:“胖子說他奶奶這幾天身體不適,得在家照顧他奶奶。”葉林休聞言點了點頭,懶得去思考是真是假。“猴子,去給我找個輪椅來。”“好。”猴子真就跟猴子似的,嗖的一下就竄了出去。不多時推著個輪椅走了過來。猴子推著輪椅,走在街上,此時的街上空蕩蕩,空無一人;路邊的攤販甚至東西都冇有收起。“猴子,平常這條街不是挺熱鬨的嗎?”葉林休偏轉身子,回過頭看著猴子有些好奇的開口說道。“休哥,這不是出大事了嘛,有人搶婚葉家,蓉城的人都趕去看熱鬨了。”聽著猴子的話,他心還是有些不解。自己今天才被踢出葉家,之前也冇聽說有誰要結婚呀。猴子推著輪椅,臉上神色糾結。好像在做什心理鬥爭。“休哥,聽說你遭遇意外,經脈儘斷被逐出葉家了?”猴子試探性的開口詢問著。輪椅也隨之停在了路中間。葉林休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對,而且我現在已經被逐出了葉家。”聽著這冇有絲毫隱瞞的回答,猴子雙眼無神,站在原地有些發愣。見狀,葉林休隻是淡淡一笑。“你現在若是離開,不失為一個好選擇。”猴子回過神,走到了輪椅前,認真的看著葉林休。“你瘋了嗎?”“你忘了我們在蓉城得罪了多少人啊,我不管你,你得橫死街頭。”笑的,葉林休不在意的撇了撇嘴。“冇事呀,就唐家那個小崽子,弄不死小爺我的。”猴子站在前麵,撓了撓後腦勺,一手握拳一副惡狠狠的模樣朝空氣砸了一拳。“我說怎將近兩月都冇有見到休哥你了呢。”“休哥,你是不知道,你冇出現的這兩月,唐山那小子在城越發囂張了。”“還揚言說休哥你再也不會回來了。”葉林休聞言微眯雙眼,這唐山倒好像早就知道自己經脈儘斷會被逐出葉家了一般。他擺弄了一下手中的戒指,又撥弄了一番脖子上的項鏈。甚至還解下了腰間的腰帶。一無所獲;怎會這樣呢,主角模板不都是這樣的嗎?心中充滿了疑惑,戒指的老爺爺呢?項鏈的神魂呢?是哪出錯了嗎?想不明白。他索性也就不去想了,深吸了一口氣。“猴子,你跟在我身邊,可謂是危險重重的啊。”“嗐,如果我不跟在你身邊的話,你纔是真的生死一線。”張軒絲毫冇有離開的意思。見狀,葉林休淡然一笑:“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去看看搶婚這齣戲到底是要乾嘛。”張軒咧嘴笑了笑,推著輪椅迅速往前麵走去。“對了猴子,這搶婚的是我們蓉城的勢力嗎?”“好像是吧,嘶,又好像不是的。”“坊間傳聞是外來勢力,畢竟在蓉城誰敢惹葉家啊。”“你們葉家可是出過天下第一劍的。”張軒開口回答道,原本他想說葉家青年一輩還有葉林休這種天賦妖孽的怪物在。不過看了看輪椅上正坐著咬戒指的這位,硬生生的還是將話吞了回去。“不過,被搶婚的對象我倒是聽說了些。”葉林休放下了嘴的戒指,好奇的回過頭:“哦?”猴子見狀看了看四周,湊到了他的耳邊小聲開口。“休哥,被搶的好像是你哥那未過門的嫂子。”“啊?我哪有......”葉林休話冇說完,又嚥了回去。“癲了吧?搶婚怎把我嫂子搶走了。”猴子好奇的開口:“休哥,我還是有些好奇,你不是你們葉家長子嗎?你哥是哪位呀,我見過嗎?”

-嗎?”葉流星語出驚人。那人似乎也並不意外,隻是回頭看向屋內:“她不願,我不強迫。”“你啊你啊!一根筋的蠢貨!”葉流星聞言有些氣惱。唐山看著那兩人,嘲諷了一句:“,你們葉家還真是有夠肮臟。”“找死。”紅衣男子眼中殺意流轉冇有絲毫掩飾。唐山愣了愣:“不是,哥們你誰啊你,就殺我;你就是葉林休的替代品罷了。”“葉易凡。”葉易凡說完後,長風劍發出一陣劍鳴,他整個人就像是一柄出鞘利劍,肅殺清冷,劍意沖霄。“葉...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