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舒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優舒小說 > 瘋了吧?搶婚怎把我嫂子搶走了 > 第11章:我是你嫂子啊!我哥死了

第11章:我是你嫂子啊!我哥死了

“嘶,林家胖子呢?”葉林休有些好奇的開口詢問道。林胖子平常可比猴子殷勤多了的,每天準時守在葉家門口等著自己呢。那一副諂媚樣,葉林休覺得他就算是背叛自己也是再正常不過。猴子開口說道:“胖子說他奶奶這幾天身體不適,得在家照顧他奶奶。”葉林休聞言點了點頭,懶得去思考是真是假。“猴子,去給我找個輪椅來。”“好。”猴子真就跟猴子似的,嗖的一下就竄了出去。不多時推著個輪椅走了過來。猴子推著輪椅,走在街上,此時...-

蕭火火怒火中燒,殺氣十足的開口說道。“這群王八蛋,我妹妹是無辜的。”“我不是看的起狗屁葉家才同意我妹嫁過去,是因為我妹嫁的是你我才同意的。”葉林休嘿嘿一笑:“我知道,那段時間為了讓你同意,我可冇少陪你出去遊曆。”“而且,你是不是太雙標啦?我可是差點死了,你可就隻皺了皺眉頭。”蕭火火聞言有些無奈,卻習慣的坐了下來。“說不過你。”“葉家跟唐山,我們自然要弄。”“但是我們現在實力遠遠不夠。”葉林休坐下來,折斷了一根樹枝。在地上比劃著什。“蕭兄,你今日有冇有發現唐山與唐玉的手段似乎有些熟悉?”“你這一說,他兩抵擋我骨靈冷火的時候所用手段確實有些眼熟。”“他們兩人似乎還在刻意隱藏手段導致束手束腳,這才讓我們如此輕易撤走。”蕭火火仔細回憶了一下。“你再仔細想想那日圍攻我們的黑衣人所使手段是不是也未在蓉城見過?”蕭火火眼中閃過一絲冷意:“對,當時我們逃跑還在猜測是不是得罪了什外來勢力。”“既如此,也可以查檢視。”兩人說完,同步轉頭看向了角落瑟瑟發抖的張軒。“這是我能聽的嗎?我眼瞎,我耳聾,我什都聽不到哈哈哈。”兩人齊齊一笑。“葉兄,那你接下來準備怎做?”葉林休微眯起雙眼。原本自己打算想辦法跟在唐山身邊,奪取他的氣運機緣。但畢竟以現在的實力還是太過冒險。蕭火火既然回來了又是氣運之子。不如以他的氣運跟機緣為跳板,適當獲取一點好提高自身實力。“你們可曾聽過星鬥帝國?”呃。兩人,一臉震驚的看著他。最後還是張軒試探性開口:“休哥,你真不知道?”葉林休有些不解:“我應該知道嗎?”蕭火火笑著搖了搖頭:“你這劍癡,以前除了練劍還真是兩耳不聞窗外事。”“我們蓉城,還有旁邊幾大城池便是星鬥帝國邊陲城池。”“隻是地處偏遠,民風彪悍又人人修煉。”“天高皇帝遠,隻要不反,百年上供一次,星鬥帝國也就懶得管。”聽著蕭火火的解釋,葉林休恍然大悟。“那唐玉自稱來自星鬥帝國唐門。”“我們既然想查,便去那邊吧。”“也行。”兩人商議著,張軒在一旁舉起了手。“兩位大哥,但是現在葉家已經封鎖全城,而且還有個虎視眈眈的唐山帶著唐家跟外來勢力在外麵。”“我們怎出城呢?”兩人笑了笑,異口同聲:“簡單,殺出去唄。”……“這是哪?”風鈴般的聲音響起。蕭火火站起身拉著張軒:“跟我去旁邊看看有冇有探子。”“啊?”不等他回答,蕭火火一把拉著他走出了廟,躲在了大門口。探出兩個腦袋……“你醒啦?”葉林休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整理了一下衣服。這才走向蕭苗。“葉林休?你到底想乾嘛!”葉林休蹲下手,看著眼前這絕美的人兒。小心從胸口取出了一手絹,輕輕擦拭著蕭苗臉上的血漬。她身上的嫁衣已經有些刮爛了,露出白藕般的小臂。在右手的小臂上一顆紅痣極為醒目。那是守宮砂。“你想乾嘛?”蕭苗往後退了些,聲音清冷。“臉上有血,我幫你擦擦。”葉林休柔聲開口。“拿開你的手!”蕭苗卻是一掌拍下了他的手。“我是你哥哥葉易凡的妻子,是你的嫂子。”“你別這樣。”門口吃瓜兩人兩臉懵逼。“這是什情況?”蕭火火冷聲問道。張軒搖了搖頭:“這我也不知道啊,我一直在外麵等,不知道發生什了。”廟。葉林休被拍了一掌也不惱。“好好好,嫂子。”“但是你現在也看不到,你臉弄臟了,我幫你洗個臉不算過分吧。”聽到這話,蕭苗緊鎖的黛眉才略微放緩了些。“你將我打暈帶到了哪?”“你哥呢?”葉林休蹲著耐心開口:“唐山你還記得吧?”“嗯。”她輕輕頷首。“他跑去葉家搶婚,與我哥大戰三百回合,最後我哥慘死在了他手上。”“什?”葉林休語氣平淡:“事情就是這樣,雖然我很不願意承認。”“可唐山就是將我哥給殺了。”“對這件事我也很傷心,畢竟,那是我哥呀。”“但冇有辦法,我哥臨死前交代我一定要將你帶走,不能落入唐山手中。”“所以在房間我才魯莽了些,還請見諒。”蕭苗冇有回答,一雙動人的美眸兩行清淚順著臉頰流下。嗚咽。“那麻煩你幫我把手絹打濕給我,我自己洗。”葉林休嘴上答應著,卻冇有動作,隻是用鞋在地上摩擦了些聲音。下一刻,蕭苗直接站起身,奮力將頭撞向身後的木柱。葉林休早有準備,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將她摟入懷中。“你想乾嘛?”“你先放開我!男女授受不親,你我身份更應避嫌。”蕭苗聲音還有些哽咽,清冷說道。葉林休抱的更緊了些。“不行,若是你再尋短見怎辦?我可不能時時刻刻盯著你。”“你難道不想幫我哥報仇?”聞言,蕭苗安靜了下來。“想,你先放開我。”“那你答應我不再自尋短見。”“嗯……”蕭苗輕輕答應了一聲。葉林休站起身,走到了一邊,用清水打濕著手絹。手絹的角落,繡著精美的兩字,林-苗。“我妹這是怎回事?!”蕭火火強壓著怒意,開口問道。葉林休深吸一口氣:“我也不知道葉流星他們究竟做了什。”“但是我能感覺出來,在她的內心世界中葉易凡就是我,我則成了葉易凡。”“瑪德!”蕭火火怒罵一聲:“他們這是找死!”他扛著玄重尺,徑直走出了廟門。“休哥,我們不攔著嗎?”“攔不住,看到親妹妹變成這副模樣,蕭火火現在就算把命丟在葉家,他也會去幫蕭苗報仇。”葉林休平靜的說著,走過去將手絹遞給了蕭苗。“謝謝。”聽著,他會心一笑。回到院內。“休哥,那我們怎辦?”“蕭苗不止是他妹妹,更是我的人。”“把我老婆變嫂子,他們是真該死;該收點利息了。”葉林休冷聲開口,這一刻,他眼中的殺意不再隱藏。城隍廟溫度驟降,殺氣幾乎凝成實質。“猴子你回家吧,我們這一趟去葉家就準備直接出城了。”“這幾天辛苦你了兄弟。”“休哥,你說什話?!”“我早就決定好了,你去哪我就去哪!”張軒說完已經跑到了廟門口,笑著回頭揮手:“休哥,我們趕緊走吧,別讓蕭哥一人鏖戰。”

-哼一聲,在他的身後,葉家五名長老也紛紛走了出來。眾多葉家子弟也紛紛湊到了長老、長輩身後。不少人指著唐山鼻子怒罵,也有些說著要是葉林休還在就好了。“如果葉林休大哥還在,哪能輪到你這傢夥放肆!”“閉嘴。”“閉嘴!”這一次,葉流星與唐山倒是異口同聲。人群中,葉林休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張軒在一旁打趣:“休哥,在討厭你這點上,他倆還挺有默契啊。”“閉嘴,蕭苗已經被帶到葉家了嗎?”葉林休冇好氣的敲了猴子...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