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舒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優舒小說 > 瘋了吧?搶婚怎把我嫂子搶走了 > 第4章:實力在這,我唐山何錯之有

第4章:實力在這,我唐山何錯之有

重尺。“誰?既然來了,何必藏頭露尾。”空中,一道修長人影緩緩落下。站穩在地麵。“數月不見,不認得我了?”那青年男子笑了笑。上前,將那玄重尺拔出,扛在了肩上。“蕭家,你爺爺蕭火火是也。”後麵,葉林休也忍不住愣了愣神。【叮!接觸到第二位氣運之子蕭火火】【獎勵大還丹一枚,五百積分(可用於係統商城購買物品)】聽著腦海麵響起的係統聲。葉林休也是確定了自己眼前這位是真正的蕭火火了。“卡點哥,你冇死啊?”“你小...-

“攔住他們!”葉無咎迅速做出反應,手中長刀鋒利斬出。說時遲那時快,唐山踏出一步的同時。寒芒直逼他麵門而去。“哼。”唐山冷喝一聲,體內靈力調動,隻聽那嗖嗖嗖的聲音。上百寒芒閃爍。巷子處。葉林休不知什時候已經長在了那。微眯雙眼看著葉家大門口的打鬨。張軒跟在他後麵,探出個腦袋來。“休哥,好像不太對勁。”葉林休點了點頭,看向他:“哦?你覺得哪有問題?”“休哥,這手段如此詭異,不像是唐家的功法呀。”嗯,葉林休頗為滿意的拍了拍張軒肩膀:“不錯啊猴子,比以前進步了不少啊。”說罷,他伸手指向前麵。唐山身影就如鬼魅一般,葉無咎的刀哪怕再快,卻怎也慢了一步。每次都是擦著衣角而過。反觀唐山一臉從容,手中扔出的暗器各種刁鑽角度。葉無咎身上已經有幾處滲出鮮血。“你看,唐山現在所用的手段乃是暗器一道。”“暗器?”“蓉城人都知道蓉城唐家隻會擺弄些花花草草什的。”“喜歡用靈力控製些雜草打出控製什的。”“比如那什成名招式,藍什纏繞的。”“傷害性不高,侮辱性可是很強。”葉林休的目光冇有過多停留在唐山身上。而是放在轎子前的那陰柔男子身上。“唐山之所以境界飛昇,手段精進;想來是與那娘娘腔後邊的勢力有關。”他對張軒說著,順便指了指。唰。砰!葉林休雙手按著張軒的肩膀,兩人麵對麵站在巷子深處。看著轉角炸裂開來的牆壁,一枚銀針嵌入牆縫之中。“這敏銳。”這根針正是那陰柔男子刺來,好在他反應夠快,拉住猴子躲到了後麵。不然牆上那炸開的洞八成得在猴子身上。那陰柔男子似乎也對自己的手段十分自信。射出這一針後,便再冇往這邊看來。葉林休從中拔出銀針,運足氣力往自己手掌紮去。張軒在一邊不可思議瞪眼:“休哥,這雖然是凡品,但也是凡品9階法寶逼近地階了呀!”“萬一他們在上麵塗了……”清脆一聲,銀針並冇有刺入葉林休手掌,反而崩碎開來。葉林休似笑非笑的衝他擺了擺手中的斷針。“當我冇說。”張軒愣了一下。“休哥,葉無咎敗在唐山手上了!”“他們一窩蜂衝進葉家了!”張軒突然指著前麵的方向,驚訝開口。葉無咎好歹也是練氣八階,竟是被唐山勝的如此輕鬆。葉林休倒並不意外:“走吧,我們也進去瞧瞧,葉家打算如何應對。”從腰間取出了一個黑色麵巾戴在臉上,不覺間混入了人群之中。隨著擁擠的人群,一窩蜂似的朝著葉家大院衝去。眼瞅著就要衝進去的一瞬間,一隻腳剛剛踏過門檻。前麵的人群突然往後倒來。“敢來葉家鬨事,找死不成!”中氣十足的一嗓子。練氣九階巔峰的實力橫推,將所有人擋在門外。唐山右手一壓,同樣九階巔峰的實力擴散而出。霸道的將威壓攔了下來。“葉流星,許久未見,你的實力還是冇有長進啊。”唐山雙手負於身後,一臉自信的模樣。看著倒是帥氣,在他正對麵站著一名中年男子,正是葉家現任家主葉流星。葉流星的臉色很黑,很不好看。葉家身為蓉城第一勢力,他葉流星身為葉家家主擁有著練氣九階巔峰的實力。他從未想過有一天會被一個晚輩當眾直呼大名,還被嘲諷實力。“我記得你,唐家小子,唐日天就是這教兒子的嗎?”“看來著實無禮。”葉流星眼中殺意蘊藏,看著唐山開口說道。“臥槽休哥,唐山這小子現在這勇了嗎?”人群後,張軒踮起腳尖探著個腦袋四處張望。葉林休淡淡一笑:“猴子,你聽過一句話嗎?”“什話?”“冇實力的時候,不論對錯,都是我的錯。”“擁有足夠實力後,不論如何行事,我又何錯之有。”張軒聞言摸了摸腦袋。“這話好耳熟。”“你見過,我也見過,因為這是他們唐家祖訓。”恍然大悟。“難怪!話說回來,看到唐山這懟他,我還挺爽的,畢竟就是這老小子將休哥你踢出葉家。”葉林休淡然一笑:“行了,接著看戲吧。”對於葉流星的話,唐山輕笑一聲,不進反退。往前踏出了一步,院內狂風大作,滿地落葉隨風而起。停滯空中仿若利刃。“家父外出遊曆,如今的唐家,我說了算。”“從地位而言,你我平等。”“從修為境界而言,你我一樣。”“實力擺在這,敢問我唐山何錯之有?”唐山薄唇輕啟,眼中不屑;葉流星的臉色越發難看了起來。“目中無人,今日我便替唐日天好好管教管教你!”葉流星冷哼一聲,在他的身後,葉家五名長老也紛紛走了出來。眾多葉家子弟也紛紛湊到了長老、長輩身後。不少人指著唐山鼻子怒罵,也有些說著要是葉林休還在就好了。“如果葉林休大哥還在,哪能輪到你這傢夥放肆!”“閉嘴。”“閉嘴!”這一次,葉流星與唐山倒是異口同聲。人群中,葉林休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張軒在一旁打趣:“休哥,在討厭你這點上,他倆還挺有默契啊。”“閉嘴,蕭苗已經被帶到葉家了嗎?”葉林休冇好氣的敲了猴子一下。猴子愣了愣:“據說是提前接到葉家來了。”葉林休微微愣神:“你知不知道葉家將她藏在哪?”張軒搖頭。他也隻得作罷,繼續看著大門口這場戲。“我今日本不是為打架而來,不過是看上了你葉家那未過門的兒媳婦。”唐山說著繼續往前走去。“你唐家當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在這蓉城,你唐家算什東西!”葉家五長老吹鬍子瞪眼,拳風陣陣。猛烈的聲音,朝著唐山砸了過去,劈頭蓋臉拳影密佈。“當我唐家無人?”屋簷之上,一聲冷喝。數十道人影並排站立在上方。“藍銀纏繞!”“休哥,你怎看?”葉林休聽著張軒的問題,目光冇有放在前麵的戰場上。而是望向了東廂房那邊,那原本是自己的房間。那,有一股內斂的威壓。“葉家,還有一位練氣九階左右的。”

-”“此去,自然是為報仇。”“啊?這件事,葉家也有參與嗎?可易凡他明明是葉家……”葉林休拉著蕭苗,不等她反駁。已經走出了廟門。抬頭,望瞭望四周。“我們先去蕭家,蕭火火應該先回蕭家了。”葉林休開口說道。聞言,張軒好奇開口:“休哥,你怎知道?”“廢話,不然你真以為我兩能抗衡整個葉家?”“你剛說什?”蕭苗激動的伸手四處抓。葉林休默默伸出了手。“我哥,我哥他真的還活著嗎?”葉林休輕輕嗯了一聲,蕭苗激動的抓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