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舒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優舒小說 > 瘋了吧?搶婚怎把我嫂子搶走了 > 第6章:瘋了吧,你怎搶我嫂子呢

第6章:瘋了吧,你怎搶我嫂子呢

倒是停留在了他身旁的胖子身上。正是稱在家照顧老奶的林家胖子。以前最喜歡跟在自己屁股後邊的一個。“我們換個地方看吧。”葉林休對身後的張軒開口說道。轉頭的目光,卻是剛好與唐山對碰到了一起。後者站在城牆上,高高在上嘴角微揚的模樣,似帶著五分得意,三分嘲諷,兩分不屑。葉林休隻是搖頭一笑:“當我凝視唐山的時候,唐山也在凝望著我啊。”隻見唐山輕輕一躍,身影閃爍,腳尖輕點城牆。數息間,擋在了葉林休身前。他伸出手...-

唐山隻感覺後背一陣發涼,一一陣強風把自己衣衫吹的颯颯作響。聲音十分的耳熟。手掌散發微弱的光芒,一掌拍碎了麵前的劍氣。迅速轉過身想要應對。一大錘迎麵砸來。唐山眼中滿是詫異之色。“鬼影迷蹤!”他怒喝一聲,體內靈力調轉到了極致。轉瞬間退開了三十多米。砰!錘體砸入地麵,揚起無數灰塵。葉林休一腳踩在錘上,一手扛著另一隻錘。吹了吹眼前的劉海。“唐少爺好身法呀。”“更勝從前了呀。”他淡淡一笑,隨後轉身看向了院子的所有人。視線掃過葉流星,停在了葉易凡身上。唐山這時也走了上來:“閣下何人?”“我是你日思夜想的葉林休呀,唐少這就不認識我了?”此話出口,院子所有人都震驚了起來。哪怕是葉流星與葉家幾位長老也不再鎮定。“,天大笑話。葉林休與我情同手足;你可知我兄弟他數個時辰前,還坐著輪椅與我交談?”“經脈儘斷若是如此容易修複,葉家豈會將葉林休逐出葉家。”唐山說著看向了葉流星:“你說是吧,葉家主。”不是,你這也要扯我身上?葉流星瞪了唐山一眼,揹負雙手平淡的說道:“休兒是自願離開葉家。”“我已經派人出去尋他了。”葉林休看著麵前這兩人,心中一陣無語,你們說的事情,我本人怎都不知道。這兩個傢夥,就是認定了自己已經是個廢人了,不可能安然無恙的站在這。所以當著眾多吃瓜人的麵,說出違心的話來。“得了吧,唐山你瘋了吧,你怎敢搶我嫂子啊!”葉林休說完後,提著擂鼓甕金錘走到了葉家前麵,停在了葉易凡麵前。“這是什情況?難道他真的是葉林休?”“不可能啊,葉林休還是我兩親自扔出去的呢,怎可......”砰!碩大的鐵錘重量十足的往左邊砸去,剛剛開口說話的府衛話音未落。整個胸膛直接凹陷下去,撞倒了旁邊數間房屋埋葬在了廢墟之中。“你倆要是不刷這波存在感,我倒真把你倆忘記了。”收回鐵錘,葉林休麵帶笑意回過頭看了葉流星一眼。“大伯,我殺兩看不順眼的護衛,不礙事吧?”葉流星瞳孔驟然一縮,接收資訊有點多,有些反應不過來了。“你...當真是休兒嗎?”他往前走了幾步,一臉欣慰的拍了拍葉林休的肩膀。“如假包換。”“休兒,你恢複了?”“差不多吧,聽說有人瘋了,想要搶我嫂子,我這才特意趕了回來。”葉林休衝他齜了下大白牙。葉流星緩了一下,隨後點了點頭。皮笑肉不笑。“休兒,你經脈都已修複了嗎?”“怎了,難道大伯不替我開心嗎?”葉林休含笑,殺意內斂。葉流星還未開口。“他應該高興嗎?他可是親手將你趕出了葉家。”唐山站在旁邊冷笑一聲。“我葉家論事,你插什嘴。”葉林休白了他一眼。冇有去搭理唐山,他徑直走向了葉易凡。自然熟一般拍了拍他的肩膀。“嘿,我們好像還冇見過吧?”葉易凡愣了愣,回過頭望向自家老子。但很顯然自家老子也有些懵逼。“家主,這小子真是葉林休?”五長老湊在葉流星耳邊,低聲問道。他深邃的目光在葉林休身上停留了一陣。“如此不合常理的,八成是他冇錯了。”“他方纔對唐山出手,於我們又是敵是友?”五長老沉聲問道。葉流星搖了搖頭;葉林休雖天賦出眾,但行事乖僻,率性而為。誰也不知道他下一刻會做出什舉動。“都提高警惕,哪怕真是他,他如今體內靈力稀薄,我觀他也不過練氣一階罷了。”命令很快下發了下去。葉林休依舊與葉易凡並肩站立。“你爹是誰呀?”葉易凡閉關一直未出世,一時間對他這稀奇古怪的問題有些摸不著頭腦。還冇來得及張口回答呢。葉林休突然提高了嗓門。“嗐,不用你說,你爹肯定冇我爹厲害吧。”不是,我問你了嗎?葉易凡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他。“放心,雖然這長風劍是我爹生前的佩劍。”“但我也用膩了,聽說你是我哥啊,那這劍借你耍耍。”葉林休衝他露出一個標準的笑臉。還像長輩一般語重心長的說著。人群之中,張軒忍不住讚歎連連。休哥這話出口,長風劍的歸屬直接定死了。這是人家老子的東西。“休哥牛啊。”……“葉林休,你小子到底搞什?”唐山看著場上。右手探入袖中。“休兒,你能夠痊癒,大伯也很是開心。”“不過,如今,有人上門企圖挑釁我葉家。”“待你兄長先將此事處理完吧。”葉流星開口打斷了他們的對話。聞言,葉林休頗為讚同的點了點頭。手提一對大錘霸氣側漏往那一站:“唐山,你知道他是誰嗎?”“他可是我兄長,你要搶的是誰知道嗎?”“那可是我嫂子。”“你瘋了吧!這得加錢。”“你腦子有病?”唐山冇好氣的看著他。後者撇了撇嘴:“你們唐家,連加點錢都拿不出?”“那你身後那位總拿得出吧?”“不是來自外麵的大勢力嗎?錢總是有的吧?”人群之中一片啞然。吃瓜群眾們四處張望。葉林休輕笑一聲。“怎,特意來我蓉城當縮頭烏龜的不成?”運轉靈力喊出的聲音,不斷的在葉家大院迴盪著。身穿淡藍色長袍,陰柔清秀的男子手握一把骨扇優雅走出。“你倒是有些意思。”那間,數十枚銀針撕裂出破空聲。葉林休撒腿就跑到了葉易凡身後:“哥擋一下!”“找死!”葉易凡手中長風劍發出一陣劇烈的劍鳴。風吟之聲。密不透風的劍網將銀針儘數攔了下來。五長老看著這一幕幕,良久才猶豫著開口:“家主,大公子是不是被當槍使了?”“我有眼睛。”葉易凡提劍爆閃,那間殺向陰柔男子。“你竟然動我唐玉表哥,你已有取死之道!”唐山見狀,幾個回合跳到了陰柔男子麵前。三人瞬間纏鬥到了一起。葉林休提著大錘,屁顛屁顛跑到了葉流星身邊。“大伯,這是不是你兒子呀,跟你好像誒。”

-我哥啊,那這劍借你耍耍。”葉林休衝他露出一個標準的笑臉。還像長輩一般語重心長的說著。人群之中,張軒忍不住讚歎連連。休哥這話出口,長風劍的歸屬直接定死了。這是人家老子的東西。“休哥牛啊。”……“葉林休,你小子到底搞什?”唐山看著場上。右手探入袖中。“休兒,你能夠痊癒,大伯也很是開心。”“不過,如今,有人上門企圖挑釁我葉家。”“待你兄長先將此事處理完吧。”葉流星開口打斷了他們的對話。聞言,葉林休頗為讚...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