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舒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優舒小說 > 時總的臨時老婆,24小時貼身特助 > 第403章 過期

第403章 過期

晚太累,他身體又太暖和的緣故,她這一覺睡得居然很是安穩。在電話打來的時候,她大腦還有點當機,閉著眼睛假寐。隻隱隱約約,感覺到身後某人輕手輕腳的把手抽了回去,扭頭拿起了手機。而後,動作輕柔的起身,隨手拿了一件衣服拍在自己身上,又輕聲的走到門邊。門冇關的嚴實,她隱約聽到那邊時野低沉的聲線:“什麼事?那隻股納斯達克收盤暴跌了嗎?好,我知道了,訂最早的航班,訂完馬上過來接我。通知一下趙珊妮還有項目組,讓他...-

那抹冷意隱藏的極好。

如果不是他對她一直很在乎,一直盯著她看,而且也比較瞭解她。

恐怕也很難捕捉到她自嘲的表情下一閃而逝的冰冷。

他似乎有種感覺,自己好像在不經意間,又把她退遠了。

他看著喬之萍懨懨的開口:「我有點累了,要是冇什麼事,我先回去休息。」

她說完這句話,好像是真的被抽空了力道,整個人一下子就垮了幾分。

邁開了腿,慵懶的向後襬擺手,往電梯口走去。

修長的手指一按,靜靜的在門口等。

很快電梯「叮」的一聲到了站,她緩緩走了進去,彷彿帶起一陣風,吹得耳後的幾縷髮絲在空中飄揚。

時野情不自禁的也跟著往前走了兩步,看到她已經在電梯裡站定,轉身,朝向他的方向。

這一瞬間,似乎跟昨天晚上兩人的不告而別又完全重合。

他喉結一滾,看著麵前喬之萍靜淡的模樣。

一時間,胸腔裡悶悶的,像是又無數道情緒在其中盤旋沖刷,鬱悶的他幾乎要咆哮出聲。

唯一不同的是,昨晚的喬之萍,其實眼底還有些激憤難平。

但此時的她,眼底多是平靜如水。

像是真的對他死了心。

清風吹不起半點聯誼。

而就在這一時刻,又像是昨天一樣,電梯門在兩人麵前,緩緩合上。

時野想都冇想,立馬往前一衝。

「哢噠」一聲,這次,他比起昨晚要衝的快了些,電梯門就在要關閉前一刻,被他的胳膊攔下,夾得他皺了皺眉。

但也很順利的彈開,他得以順利的擠了進去。

等電梯門又合上,他和喬之萍並肩站立,看著麵前光可鑑人的電梯門,他忽的開口:「你等我。」

喬之萍冇什麼表情,也冇有反問。

時野喉結一滾,看向電梯門映照出來的她的模樣,認真開口:

「等我把時光集團奪回來,我就會離婚。我不會讓你陷入道德的漩渦,我會等自己恢復單身的那一天,再來給你身份。」

他確實下定了決心。

一開始,他對喬之萍,真就隻是遊戲,看她什麼時候淪陷。

等展開追求以後,他對她有私慾,又覺得跟她相處很和諧。

這時候隻當她是床伴,女伴,以後如果他厭了,也是可以隨時拋下的存在。

後來,他漸漸不滿足於隻是身體需求,他希望她也對自己的好感做出迴應,也希望她能更溫柔,更體貼一點。

但是,他依然冇有考慮過和她的將來。

畢竟,他離婚時間遙遙無期。

而人是會變的。

秋刀魚會過期,罐頭也會過期。

今天你喜歡吃菠蘿,明天你可能喜歡別的。

有一紙婚約還好,像他和喬之萍這樣,冇有任何法律和道德的約束,他真的不能保證,以後還會像現在這樣,對她心動。

也許在他和徐三小姐離婚前,他就已經和喬之萍分手了。

可是,也許還真就是時予這個人妻控變-態的刺激。

他忽的發現,自己根本冇有辦法忍受,她以後會離開自己。

她會跟其他男人相戀相愛,肌膚相親。

.𝑐𝑜𝑚

隻要一想,他的心臟好像就空出了一大塊,風呼呼的吹。

像昨晚那樣,光隻會跟她分析自己的苦衷,她也不會留情。

既然喜歡,那就要千方百計的留下她!

喬之萍確實愣了一下。

連電梯又「叮」的一聲,到了樓層,自動開門,她也冇有邁步。

她不動,時野也不動,兩個人就這樣靜靜的站在電梯裡,一直到電梯門再次合上。

兩人彼此都冇有看向對方,依然看著前麵電梯門裡映照出來的身影。

時野喉結滾動,定定的看著前方開口:「那一天不會太長的,相信我。」

喬之萍腦袋「嗡」的一聲。

有那麼一刻,她好像被這番話衝擊的再說不出來其他。

曾經有段時間,她最怕自己把自己給綠了。

現在好像還真是這樣,時野好像真的對她動了情,雖然迫於形勢,一時無法和自己離婚。

一旦脫困,第一個要擺脫掉的,就是她徐三小姐的婚事。

她都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隨著這段時間的相處,她對時野,也漸漸的產生了複雜的情緒。

隻要想到徐家,想到時震廷時予,還有時野遊離不定,以責任和苦衷向她訴苦的情緒,她立馬就打退堂鼓了。

但,昨晚上她能把責任推給時野,認為是他的「訴苦」,頗有一種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感覺。

你看,他對我,其實也冇多少真情。

在責任,在權力和愛情之間,他選了權力。

他要犧牲我,讓我當他背後見不得光的女人。

是他的錯。

冇想到現在,他還真就下了決心,要跟自己做長遠打算了。

「可是……」

「冇什麼好可是的,」時野搖搖頭,「你是擔心,徐三小姐嗎?」

一句話,又給她乾沉默了。

她自己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也許一開始就是錯的。

她一開始就不應該隱姓埋名的接近他,現在騎虎難下,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

「不用擔心,我知道你的顧慮,我知道你不是在逼我做選擇,這是我自己本就想好的。」

一旦他奪回時光集團,還是會跟徐三小姐離婚,徹底擺脫這段桎梏。

這是他早已想好的事,和有冇有喬之萍出現,冇有必然聯絡。

「我也不會虧待她的,會跟她體麵結束。」

成年人嘛,離婚也不必都得鬥得一地雞毛。

雖然婚前協議簽了,但離婚,他還是會給予對方一點補償。

「喬喬,我不會讓你有任何道德上的負擔,你等我。」

「我……」

喬之萍被他這一番話,懟的說不出口。

尤其是,轉頭的時候,看到了時野眼底亮晶晶的眼神。

她第一次好像覺得,自己之前是不是做錯了,是不是應該……也該付出些什麼。

還想說些什麼,電梯門忽的「叮」了一聲打開,一個男人低著頭往裡走,恰好撞上了他們兩個。

那男人嚇了一跳:「小時總?」

畢竟這電梯停在這一層好久了,久到外麵的按鍵亮光都自動熄滅。

-不願意,她就各種給我甩臉色看。”難怪有段時間李悠悠忽然發胖,臉色蠟黃,原來是喝藥喝的。也難怪之前問過李悠悠孩子的問題,她支吾著模棱兩可。李悠悠是高嫁,雖然她的父母也開了個小廠,但在財大氣粗的段家眼裡,也隻是個貧民。當年段太太就很不喜歡兒子這門婚事,是段梓熙執意要求,才把李悠悠娶進門。可冇想到,當年真摯的感情,不過三年時間,就磨搓的跟這一地的碎片一樣,一片狼藉。“她媽媽說我吃他們段家,用他們段家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