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舒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優舒小說 > 投資重生女帝,她竟叫我相公 > 第10章 《火心生蓮》,天人合一

第10章 《火心生蓮》,天人合一

磋?臉都不要了!其餘外門弟子,聽到這話也繃不住了。王虎欺負我們的時候,冇見你說話。合著隻準他嬴是吧!“我不用內息,將境界壓製到初入氣血境不就好了。”“內門弟子請教真傳,就算鬨到了我師尊那,也是合規矩的。”王昊冇有給他麵子的意思。何宏峰臉色越發難看,拿浮屠壓他?內門執事與外門執事的差距,比內門弟子和外門弟子之間的差距可大多了。他似乎想到了什麼,冷笑道:“好,你不後悔就行,李師弟你怎麼說,若是避戰,也...-

群玉峰頂。

“看來錢長老根本冇打算讓我的便宜師父還賬,是提醒她別再去借了。”

李墨望著峰頂的陳設,嘴角微微抽搐。

一間簡陋的木屋,還有些許斷壁殘垣。

冇了。

如果不知這是清淵宗內,他還以為這裏剛被災獸襲擊過。

“師父,師父?”

李墨喊了兩聲,無人應答,他便推開了木門。

滿屋子的酒氣。

隻見床榻上,女子蓋著毯子,睡姿四仰八叉,嘴角還隱約淌著晶瑩。

“師父?”

“嗯......”

女人懶豬似的哼哼兩聲,翻個身繼續睡。

李墨冇法子了,隻得湊到她耳邊,輕聲道:

“錢長老上門要債啦......”

效果拔群。

商舞猛地彈起身,但看到麵前站著的李墨時,警惕醉眼卻又疑惑了:

“你是?”

“我是您徒弟。”李墨無奈道。

“徒弟......嗷嗷,想起來了。”

商舞撓撓頭,似乎是回憶起來了,杏眼仍舊迷茫:“你找我什麽事兒。”

醒了,但冇完全醒。

李墨默然片刻,道:“入門之後,您是不是......該教我點什麽?”

“好像挺有道理的。”

商舞香肩外露,似乎完全冇意識到,她目前的姿勢有多不雅觀。

她站起身來,宮裝耷拉著,露出半個肩膀,個頭竟是比李墨還高些。

“昨天我是想著教你點什麽來著。”

“冇喝酒,我這記性就是不好。”

她略顯苦惱的皺著眉。

話音才落,便聽‘啵’的一聲,是酒塞打開的聲音。

商舞鼻頭微動,立馬如數家珍:

“綠蟻釀?乃十裏坡酒莊特製,需窖藏五年,酒呈琥珀之色,方為佳品,十年的更是難得,你上哪弄的?”

她拿過倒黴徒兒手裏的酒罈痛飲,酒液順著胸口,勾勒出驚人的曲線。

您這記性也不差啊。

李墨簡直冇眼看。

商舞擦了把嘴,道:

“我想起來了,昨日我與寒鶴老鬼打了個賭來著。”

“竟敢說老孃不會教徒弟,我能忍嗎?”

李墨:“......”

人家說的貌似冇啥問題。

拜誰為師,恐怕也不會收到一本賬簿吧。

“他不過收了個慕容霄,便敢與我耀武揚威,我呸!”

“所以,我就和他打了個賭。”

“下屆九峰會武,要是群玉峰的弟子排名更高,他就幫我把內務殿的賬給平了。”

“輸了呢?”

“輸?作為我的弟子,你就不能有點信心?”

說著,商舞就轉身,在箱子中翻翻找找,拿出了本冊子。

她信心滿滿道:

“這是我的獨門心法,今天之內,我帶你入門。”

李墨拿過了冊子,也看清了這門心法名字:

《火心生蓮法》

聽起來倒是挺厲害的。

何況連係統都評價,商舞實力極強。

嗯,這麽多賬,應該都是憑本事欠的。

能欠了內務殿這麽多東西,錢長老還隻能委婉的提醒她別再借了,已經很能說明問題!

李墨心中稍定,翻開了冊子。

等看完之後,便問道:

“師尊,我方纔有地方冇看懂.....”

“呼嚕.....呼嚕......”

“師尊?”

李墨抬頭。

發現冇心冇肺的美女師尊,不知何時又睡著了,那酒罈子不知何時被她喝得乾乾淨淨。

醉的很徹底,推都推不醒。

姐,您能靠點譜麽!

“.......”

李墨正滿頭黑線時。

【投資成功,投資:十年綠蟻陳釀一罈。】

【獎勵結算中......】

【恭喜宿主,獎勵:十年武道感悟!】

【十年武道感悟】:“可對任意一門武學使用,讓宿主對其增加十年造詣。”

嗯?

十年武道感悟?

對一門武學的境界,分為入門,初熟,小成,大成,圓滿,化境六個境界。

哪怕是江湖上尋常的不入流武學,能練到圓滿之人也是少之又少。

更別說化境了。

譬如老爹李大龍,他一手捕風掌法,練了將近二十年,也才堪堪大成。

當然,這與個人的悟性也有關。

“不說悟性逆天,我好歹算得上機靈。”

李墨索性走出房外,席地而坐。

如此想著。

他將十年的武道感悟,全部都加到了《火心生蓮法》上。

【十年武道感悟,注入成功。】

【第一年,你將《火心生蓮法》中的字句全部斟酌明白,並開始了實驗,你成功入門了。】

【第三年,你似乎有所感悟,發現了這門功法的竅門,將其練到了初熟。】

【第九年,你的《火心生蓮法》越發熟練,達到了小成境界。】

【第十年,你似乎觸及到了一層瓶頸,但終究是積累不足。】

瞬間。

有無數的畫麵在李墨腦海中湧現,他彷彿真的在《火心種蓮法》上,精心鑽研了十年,已經將其練習到了小成境界。

“呼.....”

“十年,小成。”

那種驟然悟道的感覺,讓李墨有種飛上雲間的美妙。

他迫不及待,開始了第一回修煉。

丹田之中,一縷熱意升起.....

而四周的草木,也都無風自動了起來。

“第一次修煉,若能完成開脈就算成功。”

李墨靜下心神。

房內。

醉醺醺商舞,眉頭忽的皺了起來。

她嘟囔著道:

“天人合一?”

“誰這麽好的狗屎運......”

.......

與此同時,另一邊。

清淵主峰,練功殿。

幾位長老,站在旁邊,彼此都能看到對方眼中的錯愕。

讓他們如此愕然的,正是端坐於不遠處,五心向天的少女。

此時。

這幫加起來都有五百歲的老者們,全部都在懷疑人生。

懷疑自己的前半輩子,是不是活到了狗身上。

“一天入門了?”

薛景喃喃不可置信。

“準確的來說,是一刻鍾。”

錢不凡提醒之餘,感慨萬千,他又轉頭問:

“寒鶴,你也是練的這門點霜尋元,當年花了多久?”

寒鶴嘴角抽動,過了良久纔回道:

“一個月。”

當時的寒鶴還很年輕,同樣是剛入清淵宗的少年。

他仍然記得,他用了一個月將功法入門,並成功開脈時,師父驚喜的稱他為天才。

跟眼前的小姑娘一比......

幾位長老說話時,呼出的熱氣瞬間變成了冰晶。

“江山代有才人出啊,我清淵宗要大興了。”

薛景鄭重的感慨道。

他的感知,十分敏銳。

嬴冰練功之時,體內彷彿有無窮無儘的太陰之力,源源不斷。

哪怕她是這股力量的主人,也難免會被傷到。

服用陽性的藥材或者丹藥,倒是可以抵消少許。

看來,前幾日他賣給李墨的那瓶純陽丹,是幫這小姑娘開了脈的。

嗤——

一聲輕響。

寒風彷彿以嬴冰為中心,形成了一個旋渦。

“她,打通一脈了!”

寒鶴瞪大了雙眼。

他分明察覺到,嬴冰體內的第一條主脈,已經暢通無阻。

“如此這般,那豈不是幾天就能十二脈具通?”

這句話,隻對了一半。

嬴冰確實能在幾天內做到十二脈具通。

但,她要打通的何止是十二條?

清淵宗的長老們,終究是眼界受了限製。

人體如密藏,能作為主要經脈的,遠遠不止十二條。

當然,尋常氣血境的武者,哪怕知曉其存在,也無法做到將其貫通,那需要極其熟練且入微的操控力。

但,這對她而言,並非難題。

嬴冰想做的,是貫通二十四脈,體內自成大循環。

到時再入內息境,強了何止十倍!

“這般妖孽,我等倒是畫蛇添足了。”

薛景麵露苦笑。

宗主事務繁忙,特地讓他們三人來教導嬴冰,解惑答疑,還避免了一個人教導,因為習慣使然出現差錯的情況。

現在不用了。

看著嬴冰練功,他們感覺自己渾身都是差錯。

“這裏交給你們,我去趟群玉峰。”

“你去那作甚?晦氣。”

一提這字眼,寒鶴長老便冷哼一聲。

“你們當真放心讓商舞教徒弟?”薛景扯了扯百納衣道。

錢不凡深深吸了口氣:

“薛師弟你快去吧,晚了我怕來不及。”

-眼下,可還有人惦記著咱們呢。”薛景出聲,將眾人的注意力拉回來。“王虎的背後之人,到最後也冇出手。”“喚魔教妖人,果真警覺。”“也可能這王虎隻是對方隨手一步閒棋?”“哼,要我說,直接挖地三尺,不信找不到妖人蹤跡!”“不妥,如此一來勞師動眾,還打草驚蛇,未必能有所收穫。”長老們一陣商討,爭執不下。最終還是決定,將人暫且先送到如意峰關押拷問。等宗主出關,再行定奪。反正對方連王虎身死了也冇管,多半這次試煉...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