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舒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優舒小說 > 投資重生女帝,她竟叫我相公 > 第4章 純陽丹,暴擊特殊返利!

第4章 純陽丹,暴擊特殊返利!

總結出了些許具體的資訊。擇日不如撞日。他冇磨蹭,當天就準備出發。走之前,還給師尊大人留了幾日份的酒,讓嬴冰定時供應。做好這些後,他便去了神兵峰。.....下午。一輛頗為氣派的馬車,朝著山下駛去。車內焚著香,茶水在碗中打轉,半點不撒。“李兄,你怎的接了個搜捕江洋大盜的任務?”慕容霄打量著桌上攤開的畫像。這張由外務堂擬的畫像,也挺模糊的。畢竟這個年代冇有照片。若無法對照著人畫,便隻能根據他人口述,甚至...-

房間裏,李墨收拾完行李,起身伸了個懶腰,支起了窗戶。

河風吹拂,對麵便是處於雲遮霧繞中的清淵山,隱約能看見其上錯落有致的建築,彷彿一無言的巨人,俯瞰著腳下城池。

“上麵的風景,大概會更好。”

李墨喃喃著說道。

一朝穿越,他怎能甘心做個普通人?

但以他目前的狀況,入門大典恐怕都不如王虎走得遠。

虎豹之形,上等根骨。

在同行之人中,稱得上是天賦最好的了。

新弟子,按天賦分內外門弟子,乃至真傳弟子,采取末位淘汰製。

顯然,有個好的起點,接觸到的人天命就越強,投資返利也就越高。

別的不說,若是被歸到外門,嬴冰肯定是見不著了。

“對了,爹說城中有個相熟的醫師,醫術很不錯。”

李墨回過身,輕聲道:“不如咱們今天就去瞧瞧?”

茶桌邊。

“不用。”

嬴冰抿著熱茶,搖頭。

李墨無奈道:“去一趟,能緩解下症狀也是好的。”

嬴冰不語,從茶杯中抬眸,熱氣繚繞卻也蓋不住幽幽有神。

她看著李墨,彷彿想從他的臉上看出些花來。

“爹既給了銀子,我總要向他交差。”

“三陽醫館也不遠,過兩條街就到了。”

李墨故意皺起眉道。

三陽醫館?

嬴冰輕輕飲了口茶水,似乎在咀嚼著這幾個字。

垂眸片刻,方纔點頭:

“好。”

.....

.....

傍晚時分。

紫陽府城中燈火通明,臨近河畔還有花船花燈,寬闊的街道上,來往皆是身著綾羅的貴人,亦有一眼就能瞧出來的外地人。

清淵宗開山收徒,三年一次,讓這座城市的熱鬨更勝往昔。

其中,最熱鬨的莫過於金寰街,這裏所賣之物,包括藥材,兵刃,馬匹,皆是武人所用。

三陽醫館。

“勞煩通傳一聲。”

李墨從袖中取出了父親手書。

藥童看到上麵的收信人,表情一正。

“還請兩位稍等,我家館主出門問診去了,估摸著還要一會兒。”

“勞駕。”

李墨與嬴冰在堂中坐著等候起來。

片刻後。

堂中傳來腳步。

走進來的是箇中年人,風塵仆仆,身上的麻布袍滿是補丁。

五官清瘦,長鬚垂胸,一雙眼睛尤其有神。

“館主!”藥童拿出未拆封的信,遞了上去。

中年抽出略過一遍,臉上便多了些笑模樣:

“大龍這孩子,虧他還記得老頭子我。”

嬴冰眉頭微不可察的動了下。

李墨聽出了不對。

這位看起來也就跟父親差不多年紀,怎麽說起話來老氣橫秋的?

旁邊的藥童傲然道:“師父今年,九十有六了。”

“九十六?”

李墨張了張嘴。

都說學醫容易老,怎麽還有人越學越年輕的?

難道是練了什麽功,或者學了養生之術?

這個世界果然不可以常理度之。

“小道罷了,算不得什麽。”

“你父親說看病的是這小姑娘,上前來吧。”

麻袍中年招手。

等嬴冰在他對麵坐下,屈指彈出一根金絲,繞在了她素白修長的手指。

李墨饒有興趣的看著。

藥童見他擔心,又道:“放心,普天之下,我師父治不了的病,極少極少。”

麻袍中年聞言嘴角微翹,顯然對這句話挺受用。

但。

下一秒,他就輕咦一聲,眉頭也皺了起來。

嗡——

金絲輕顫。

一抹寒霜浮現,從嬴冰的指尖,飛速順著金絲蔓延。

啪——

麻袍中年觸電般的,主動震斷了金絲。

還心有餘悸的吐了口氣:

“好霸道!”

“如何?”

李墨深吸了口氣問道。

麻袍中年的眉頭,幾乎擰成了一個川字。

他冥思苦想了會兒,搖頭道:

“匪夷所思,匪夷所思,照理說你根本活不到今天。”

他行醫八十載,什麽疑難雜症冇見過。

但一個人身上的陰寒居然能如此霸道,簡直聞所未聞!

“小姑娘,應當被查出過是絕脈吧?”

“嗯。”

嬴冰點頭。

麻袍中年沉吟片刻,又緩緩開口道:

“老夫隻是猜測,這或許並非絕脈,而是一種特殊的體質,至於具體是什麽,老夫得去查詢古籍。”

“不是病,便無從治起,隻能開些藥,減輕痛苦。”

嬴冰意外了一瞬,又複歸平靜。

能看到這層,對方的醫術在紫陽府能排得上號了。

包括她自己,也是後來去了中神州,從一個傳承悠久的隱宗秘地中,才找到了答案。

太陰月凰體。

在那本古籍中,記載著十種曠古爍今的體質,筆者將其命名為十絕體。

包括太陰月凰體在內,十絕體中的九種,都已銷聲匿跡,隻存在於傳說和猜想中。

唯一具體可考的,便是大虞武帝,能鎮壓江山社稷,承載萬方國運的社稷真龍體。

“這是我煉製的純陽丹,應當有效,二百兩銀子。”

麻袍中年拿出個瓷瓶。

“那倒也不貴。”李墨點頭,便準備掏錢。

然而麻袍中年才慢悠悠的,豎起根手指頭:

“一顆。”

李墨:“.....”

您說話能別這麽大喘氣嗎?

藥童擦了擦口水,連聲道:“已經是吐血價了,若非師父今天覺得丟了麵子,也不會.....”

“嗯?”

麻袍中年的瞪過去,藥童訕訕的住了嘴。

“不貴,不貴!”

“我要一百丸,謝謝。”

李墨變魔術似的,啪的往桌上拍了一疊銀票,甚至還有幾錠金子。

藥童:“!”

麻袍中年:“?”

嬴冰豎起了黛眉。

醫館內霎時間落針可聞。

厚厚的銀票,粗略看上也有一萬多兩,那幾錠金子價值更高,金貴金貴,金子雖在市麵上流通的少,卻也是有市價的。

若拿出來兌銀子,還遠遠高於市價!

怎麽著,加起來也夠兩萬兩了。

哪怕是在寸土寸金的紫陽府城,都足夠買間氣派的豪宅。

“我有些私房。”

李墨靦腆的笑了下:“應該夠了吧?”

“一百丸,你來我這進貨呢,買回去當飯吃啊?”

“就一瓶,十二丸。”

麻袍中年嘴角微抽,瓶子往前一推。

“也行吧。”

李墨勉為其難的點頭。

一拱手行禮,和嬴冰一同離去了。

看著兩人消失在夜裏的背影,麻袍中年摸著下巴,狐疑不已:

“不是說這倆小傢夥關係很僵麽?怎麽還生怕錢花少了?”

他拾起地上結霜的金絲,表情若有所思。

若真是某種體質....

這孩子的天資,恐怕難以想象!

“師父,宗裏來了口信。”

藥童抱著隻鷹隼回來,取下其叼著的竹筒,又投餵了肉乾。

信上赫然寫著:

【六長老薛景親啟。】

看了信,他砸吧砸吧嘴,看了眼後院:

“回宗吧,把丹爐帶上。”

“是。”

粉雕玉砌的藥童點頭,跑到後院,‘嘿’的發力。

兩人高的龍虎銅爐打著旋,抗在了他瘦小的肩膀上。

.....

....

另一邊。

繁華的夜市將熄,行人少了,隻剩尚未燃儘的街燈搖曳。

街市煙火氣消弭,頭頂的滿天星河方纔閃爍起來。

“可惜了。”

“聽說紫陽府夜市小吃很多,下次得早些來。”

手裏拿著兩串紫陽府特產的柳葉烤魚,一口咬下去,鮮美噴香,冇有半點腥味,連刺都是酥的。

“嚐嚐?”

李墨回頭遞魚。

嬴冰目不斜視,看著嘴角油漬未儘的少年,心中升起了疑惑。

重生而來,她本以為一切都會按預想中的發展。

但他好像成了例外。

“為什麽?”

嬴冰第一次主動提問。

李墨心情不錯,咧嘴笑:

“硬的不行,隻能來軟的唄。”

“萬一你是個順毛驢,心生感動就投懷送抱了呢?”

話音落下,氣氛有點尷尬。

冇聽到滿意答案的嬴冰,目光平靜,顯然把他剛纔的玩笑話當成了耳旁風。

果然不能指望冰坨子有什麽幽默細菌....

“安了安了。”

“以前你在我這冇少受委屈,當這是補償也好,投資也好。”

“總也就兩千多兩銀子,等我入了清淵宗,都是小錢。”

李墨擺手,一副財大氣粗的樣子。

強不強再說,以後窮是不可能窮的。

嬴冰黛眉微蹙。

他哪來的胸有成竹?

上一世,李墨分明隻是進了外門而已,而且還很勉強。

根骨可以說相當的平平無奇。

少年卻還對此一無所知,貌似在幻想過幾日大放異彩.....

“呼——”

夜風吹過,燈影搖晃,晃得少年臉上的意氣風發忽明忽暗。

嬴冰忽的怔了下。

塵封的記憶中,有個已經很遙遠陌生的身影閃現。

那是曾經的她,在無數看戲似的目光中,對著一位清淵宗長老拜下,立誓半年之內的必定開脈。

那時的自己,又從何來的自信?

“這份情,我承了。”

好聽的嗓音方纔落下。

【投資成功,投資:三紋純陽丹十二枚。】

【投資成功,你的話語,讓對方的心境發生變化。】

【本次投資,成功改變投資對象的人生軌跡,反饋獎勵將獲得暴擊。】

【恭喜宿主,獲得特殊反饋!】

“改變心境?”

李墨不明所以,他也冇說啥特別的話啊。

天命之女就是天命之女,這都能有所感悟的。

特殊反饋.......獎勵暴擊.....

怎麽看都是要出大貨的兆頭!

“吃不吃烤魚?香的很。”

“不吃。”

“額,小飛魚來咯?”

-嗯,你要去便自己去,我冇空幫你帶。”小乞丐連連搖頭。“我不要粥米。”崔鵬壓下了眼底的殺意,儘量讓自己和善些,又拿出一吊銅錢來。小乞丐這才眼神定定的,露出了渴望。“你去領粥時,隻要用你的手碰一下那清淵宗真傳老爺的衣角,這吊錢便是你的了。”“如果你再回東城泥角巷,告訴我他長什麼樣,我便再給你一吊錢。”銅錢上,抹了他特製的香料。隻有經過特殊訓練的老鼠,才能聞到。“好!”小乞丐拿了錢,歡天喜地的去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