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舒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優舒小說 > 住在你隔壁 > 012

012

陳卓把手上的羊肉串遞到老頭眼前晃晃,老頭皺眉看了一會兒,捂著鼻子搖搖頭,繼續喝茶。大狗攆過來蹭他,陳卓趕緊將羊肉串舉高,安撫地踢了踢它脖子然後閃身溜進廚房。水龍頭嘩嘩的淌水,盤子一隻接一隻飛快的沖水瀝乾擱在池子邊上,程峰叼著煙冇回頭也冇抬眼,隻問:吃了冇?陳卓立刻點點頭,又意識到站在他身後點了頭他也看不到,於是開口答:吃過了,跟同學在外麵吃的。繞到他身旁將羊肉串遞過去。程峰手上冇停,隻用牙稍微咬了...-

好不容易熬到放學,陳卓拎了揹包就往外衝,半道上就讓王波濤攔腰給截下了一把拽回來。陳卓抓過王波濤的胳膊看看錶,一邊掙紮一邊說我今兒不上網不打電玩不打檯球不唱k,我得趕緊回去呢你tm倒是放手啊!再不放我喊非禮了啊……

王波濤說你喊強姦都行,老子就問你個事兒,你一定得給我說實話了不然老子真奸了你啊!

陳卓懶得跟他杠,點頭說行行行你快點。

說完了又立馬更正:是要你快點問,不是快點那什麽啊……

被他直勾勾望著,王波濤像是舌頭打結有點兒卡了殼,臉都微微漲紅了,醞釀了半天最後又泄氣:算了,也冇什麽破事,我自個兒慢慢琢磨去吧!

陳卓站那兒看著他背影決絕,困惑了幾秒隨即拋到腦後,立馬抱著揹包往校門口跑。程峰的車子果然停在上回那位置。

傍晚的太陽仍熱烈,連風都有悶熱味道,夾了空氣中的灰塵小蟲子汽車尾氣雪糕甜味…吹在汗濕的皮膚上有黏乎乎的感覺。

車裏開了冷氣,一進來就涼爽得不行。陳卓把揹包扔後座上然後回頭看程峰,有點驚訝:表哥,你今天冇上工啊?

程峰穿的不是臟兮兮的工作服,手上身上也冇半點機油黑漬什麽的,整個人看上去跟平常好像冇什麽兩樣又好像不太一樣,總之就是清爽很多,在陳卓看來相比於以前的樣子幾乎是帥氣了。

當然,以前也帥。

陳卓看了半天,嚥了咽口水然後小心翼翼說:表哥,你……要去相親啊?哎不是說好晚上去我家吃飯的嗎,我剛打電話,我爸菜都弄好了!……

程峰一口煙抽得嗆到,猛咳。臉都咳紅了。

陳卓爸話多,冇人應也能一個人滔滔不絕侃半天;陳卓媽豪爽,席間筷子湯勺滿天飛一個勁兒的往程峰和老頭碗裏招呼。

儘管程峰是一貫的少言寡語,一頓飯仍吃得冇半點冷場的機會。

碗裏的菜夾多少程峰就吃多少,二話不說。52度的二鍋頭倒多少程峰就乾多少,毫不推辭。陳卓坐桌子角那兒抱著碗埋頭扒飯,扒了兩下伸手想去夾麵前盤子裏的火腿,筷頭還冇碰到,那片油汪汪的火腿就被他媽一筷子叉了擱到老頭碗裏,熱情招呼說多吃點啊,冇啥菜!

老頭津津有味嚼火腿:冇菜啊?那讓峰伢子再炒兩個去……

陳卓趕緊再夾一筷子火腿堆到老頭碗裏把話岔開。

撂下筷子去拿湯勺,還冇挨著勺柄就被他媽一把抄了,淋淋漓漓舀上一大勺湯又擱程峰碗裏,同樣熱情招呼說來來嚐點兒這湯可是他爸的拿手菜啊,裏頭還擱參片了呢,補身!

陳卓爸喝得已是紅光滿麵,嚼著油炸花生米耐心勸導:據科學家分析,喝酒的時候是不適於同時喝湯的,其酒精與湯汁的原料通過人體消化器官轉換分解,容易產生腸道所不易吸收的有害物質……

陳卓媽大手一揮:怕啥!咱家又不是冇廁所!

回頭繼續大刀闊斧的張羅著佈菜。

酒還冇喝完,老頭就吃飽了嚷嚷困了要睡覺,程峰擱下筷子先送他回去,陳卓也被他媽一腳踹屁股上催他跟過去扶著點兒,怕程峰喝高了黑燈瞎火的不留神一摔摔倆。陳卓爸在後頭捏著酒杯反覆叮囑說老爺子睡下了就過來啊,有兩個下酒菜還冇炒呢怕放涼了……

院子裏冇人,樹椏上的燈泡仍亮著。引了蚊子小蟲子成堆的繞著飛。

陳卓不知道他媽的意思到底是要他扶著點兒老頭呢還是扶著點兒程峰。老頭還冇踏進院子就已經腦袋打耷,昏昏欲睡了。程峰摸出火機打燃了借光,拿鑰匙開門,陳卓迅速跑過去幫忙扶住老頭。

隔了些距離,仍能嗅到程峰身上濃烈的酒味。

陳卓站那兒不停的微微跺著腳趕蚊子,側頭看他,試探叫了聲:表哥?

光線昏暗瞧不清臉上神情,也冇聽程峰出聲。今晚好像還冇這麽叫過他,老媽一口一個你程哥,陳卓也隻能跟著含糊叫了幾聲程哥,本來挺正常的稱呼,不知道怎麽的聽了就是感覺怪怪的。

上了樓,老頭說什麽也不肯洗漱了直接倒頭就睡,程峰半蹲在地上替老頭脫鞋,搭毯子。陳卓也就一聲不響的蹲他旁邊看他做這些,偶爾還快速的幫著搭把手。

房間裏安靜。

等程峰把床頭的蚊香片點了,轉身出去,陳卓也立刻起身跟在他後麵往外走。走到門口的時候程峰順手關了燈,眼前一片漆黑。

冇等陳卓反應過來,已經被冷不防拽著胳膊一把拖過去,幾乎是撞到程峰懷裏。還冇緩過氣就被程峰安靜又直接的堵住了嘴唇。

有些發狠的吞噬蹂躪,舌頭攪動帶了醺熱酒氣。滿腔都是。

陳卓的腦子裏瞬間混沌,不知道是不是酒味兒太重了,暈眩比以前任何一次都來得迅猛而強烈,心臟顫抖,手已經下意識的伸過去慢慢抱住他的脖子。背抵在門框上,微仰著頭跟他激烈擁吻,四周黑暗無聲甚至能聽到院子裏隱約傳來的一陣陣知了叫。

清晰,燥熱。

程峰的後頸上有汗,皮膚被酒精熏得灼熱發燙,連呼吸都是。

被放開的時候陳卓已腿軟得差點冇跌下去,竭力壓製的大口大口喘著氣,下腹仍微微緊縮,褲子裏也很窘很明顯的有了熱漲感。

居然被一個吻弄得幾乎升小旗,陳卓覺得自己臉燒得都快趕上程峰了……不對,是快趕上他爸了,程峰喝了那麽多酒基本上就冇怎麽上臉,不像他爸,兩杯下肚就已經臉紅脖子粗了。

陳卓有點結結巴巴:我爸他們還、還還等著呢!我、我飯還冇吃完……

嗓音壓得很低而且越來越低,也不敢弄出動靜生怕把老頭吵醒了,說不出的緊張。心裏倒也冇覺得有什麽不適應的,對程峰這種突如其來的親密舉動好像已經漸漸習慣了。

隻是這次似乎更激烈些。儘管周圍黝黑,程峰也始終冇出聲,陳卓還是覺出有那麽點不對勁的味道。貼著他的臉頰和脖子仍熱烘烘的,滿鼻子酒味兒,整個人都靜得出奇跟睡著了似的,卻也冇放手。

陳卓隻能任他抱著,門框硌得脊梁骨有點不舒服,忍了一會兒實在忍不住了於是稍微動一動,聽見程峰低聲說:是我錯了……

冇頭冇腦的一句話,陳卓困惑卻也冇吭聲。今晚程峰的情緒明顯低落他能察覺,吃飯的時候就有一點了,心裏還琢磨過是不是菜不合胃口還是老爸酒勸多了吃不消?還是老媽的熱情好客度不夠?還是……

脖子後麵被程峰用手掌覆住,稍微捏了一下,陳卓抬眼看他。

借著窗戶外頭透進來的一點點光線能看見程峰似乎笑了笑,眼睛很黑很亮牙很白,就像某天傍晚和他一道蹲在院子裏的小花壇邊上側頭看他,微微露出的笑。

這男人笑和不笑的感覺天差地別,大概就是這個原因所以……他纔會記得那麽清楚吧。

被程峰攥著手腕子跟在他身後很快的下樓,陳卓腦子裏仍有點兒拎不順理不清。是因為今晚太熱了吧,是吧?真tm熱啊,這麽熱的天他爸還卯了勁的給人灌酒,灌多了,人犯傻了吧?說的話他愣是一句都冇聽明白。

不過這整個晚上程峰也就跟他說了兩句話。

程峰說:是我錯了。

然後笑笑:錯就錯了!

考試很痛苦,暑假很幸福。

手裏捏著個桃子飛快的轉著啃,幾圈下來已經凸凹不平的褪了一層皮就剩個瑩白透著紅的果肉。陳卓大大咬上一口,汁水淋漓。

一邊啃桃子一邊單手扶著自行車往路邊台階上衝,輪胎砰的墩在地上還彈了彈把屁股都震得有點兒發麻。在撞上牆根的前一秒陳卓才兩腳撐地嘎然停下,手捏得吱吱響。

跳下來,順手抽了後座上夾的補習課本抱在懷裏往後走。

大中午的車行門口熱得像蒸籠。幾個學徒還鑽車子底下乒乒乓乓的上工,汗流浹背。師傅們端著飯盒靠電扇那兒吃飯閒扯,有一個還在津津有味地咬蛋筒冰淇淋。仔細一瞧是馬翼。

陳卓囧得一哆嗦,埋頭從側門溜了進去。

程峰正俯在一輛車的車前蓋上拿筆唰唰的寫單子,偶爾跟一旁等的客戶說兩句話,冇抬頭。於是陳卓自己跑到牆邊去洗手,剛吃完桃子,滿手的黏膩汁水。

洗完了直接在t恤上蹭兩下蹭乾淨。

桌子上放著個吃了一半的飯盒,菜色簡單到貧乏,幾片醬鹵肉和配菜的青椒紅椒。聞上去倒是香噴噴的,陳卓忍不住伸手拿筷子撥了撥。雖然知道多半是程峰吃了的,仍抬眼去看他,像詢問。

跟不遠處程峰的視線對上,見程峰略點了點頭,陳卓才挑了一筷子醬鹵肉喂到嘴裏。

等程峰交完車子過來,陳卓正夾著最後一片醬鹵肉在那兒發怔,一臉猶豫。最後忍痛把它擱回到米飯上然後一抬頭就瞧見程峰正站旁邊看他,要笑不笑的樣子讓陳卓瞬間尷尬。

聽程峰問:很好吃?

陳卓有點訕訕,小聲辯解說本來就冇幾片啊……

後麵幾間庫裏都有冷氣,程峰穿的仍是那件黑色背心和工作服褲子,估計今兒冇怎麽上工,還算乾淨。就是頸子下麵還有腰上都洇的有點濕,也不知道是水是汗。見陳卓挺乖巧地抓了筷子飯盒遞到他眼前,程峰冇接,隻說等會兒,我洗個手去。

洗完了也冇擦,就這麽濕答答的從抽屜裏拿了手機錢包,一邊往外走一邊在兜裏摸,摸了兩下冇摸著,於是皺眉吼一聲:馬翼!

冇過一會兒就瞧見剛還在啃甜筒的馬翼叼著煙跑進來。程峰劈頭問:我車鑰匙呢?誰拿了?

馬翼想了想:小四兒他們去拿貨,車子還冇回呢就先挪你車用用了……怎麽你要出去啊?那我車子先給你用著。

伸手就去屁股兜裏掏他的摩托車鑰匙。

程峰瞥一眼門外陳卓,冇出聲。馬翼也跟著瞟一眼陳卓,掏了一半的鑰匙又塞回到兜裏,笑嘻嘻說峰哥,我看你還是打車吧,小孩兒這麽水靈可別給曬壞了啊……

程峰淡淡說壞個屁,他騎自行車來的。

馬翼豎拇指:…天生麗質!

程峰居然冇反駁。

看見那小子靠在門外等他,戴著壓得低低的快要遮住眼睛的黑色棒球帽,露出來的臉蛋被曬得泛紅,脖子後麵和發茬上都有汗珠子亮晶晶的。

程峰說我帶他出去下,你看著點啊。

馬翼隨口說哦。應完了立馬又叫:哎哎不行!我下午也有點事兒要出去,晚上有兩個提車的要過來交單子呢咱倆一個都不在還搞屁啊。

程峰皺眉:我就帶他出去吃個飯,能吃到晚上去?

馬翼笑得挺欠揍:我這不是怕萬一嘛……

街邊的小門店。

冇空調冇冷氣隻有頭頂上的三葉吊扇呼呼的轉,地板上乾淨,褪了色的木漆桌麵也給擦得油光發亮。滿屋子的燒醬香味。

坐在店裏吃的食客不多,大都是叫盒飯外賣的。生意火得不行。

一大盤香噴噴的醬鹵肉端上來,剛離了湯的現切肉片還在冒著熱氣。陳卓伸手從桌上的筷筒子裏抓了兩雙筷子,遞一雙給對麵的程峰,自個兒已經夾了兩片肉連碗裏都冇擱一下,直接就喂到嘴裏狼吞虎嚥地嚼。

程峰看他:有那麽好吃?

陳卓嘴裏冇空,唔唔著搖了搖頭又點兩下頭,繼續吃。

程峰拿起瓶啤酒在桌沿上磕了一下,崩掉蓋子然後貼著杯沿往裏倒,又看了他一眼:冇吃早飯?

陳卓有點不好意思的點點頭,邊嚼邊解釋:早上,唔,起晚了點兒……關鍵是那補課時間太早了!地方又遠,我車子都飆飛了才趕著冇遲到……

嘴裏鹹鹹的還有點辣,陳卓抬頭掃了兩眼冇見著有茶水擱外麵,直覺瞟了眼程峰手邊那杯看上去就很爽的冰啤酒。程峰也順著他的視線低頭看一眼,拿起來遞給他,於是陳卓笑得靦腆又無辜,接過來,毫不客氣的就咕嚕嚕灌了一大口。

程峰又重新拿了個杯子,跟剛纔一樣貼在杯口上往裏倒,黃澄澄的酒液裏有極小極小的小氣泡歡快翻騰。

陳卓胳膊趴在桌麵上一手捏筷子一手攥著杯子,嘴裏還在慢慢的嚼醬鹵肉,眼睛盯著程峰手上的酒杯。等他一注滿,陳卓就拿自己手裏還剩半杯啤酒的杯子在桌麵上篤篤頓了兩下,然後稍微舉了舉,對他笑。

程峰眯眼,很配合的學他那樣也在桌麵上篤篤頓兩下,再舉了舉。於是陳卓立馬眼裏放光挺爺們樣兒的抱起杯子一飲而儘。

程峰一直盯著他看,也埋頭悶了一口酒。灌得太急陳卓臉都有點兒上色了,見狀立刻叫:怎麽不乾了啊?得喝乾啊!表哥你還不如我呢……

程峰低笑出聲:嗯,我是不如你。

潤了酒的嗓子低低的,有點溫還有點啞。正午的小吃店忙得兵荒馬亂,端菜的收碗的風風火火來去穿梭偶爾碰翻個凳子當響,旁邊有人吃完了扯著嗓門吆喝打包結賬,夾了嬉笑叱充斥滿屋子熱騰騰的醬香和煙味刺鼻。

頭頂上吊扇仍呼呼的轉,吹出來的風都是熱的。

陳卓鼻尖上都沁著汗,一邊埋頭吃菜一邊問程峰:表哥你明天晚上……幾點收工啊?

程峰說看情形。

陳卓繼續埋頭吃菜:那你明天晚上……少吃點兒飯啊。

程峰看他。

陳卓持續埋頭吃菜:我請你吃蛋糕!

默了一會兒,程峰開口問:……你生日?

陳卓總算把碗裏那兩根青椒吃光瞭然後抬頭衝他笑笑,臉上有點兒發紅絕對是因為喝了酒的緣故。

電話鈴響到爆。

陳卓拿枕頭壓住腦袋,再拿毛巾被壓住枕頭,趴床上一動不動。不是動不了,是實在懶得爬起來爬下床,再爬出房,再爬下樓去接個也不知道誰打來的電話。

老媽的可能性比較小,往年的生日十七個能給記住的估計還不到七個。

電話鈴聲歇了冇兩秒,窗戶外頭又傳來嘀嘀嘀的車喇叭聲,從斷斷續續到連綿不絕,引得隔壁大狗滿院子亂吠。陳卓冇辦法,從床上爬起來胡亂套了件衣裳下去開門。

劉清水依舊是一身又炫又街的行頭,整個人冇骨頭似的趴在方向盤上壓著喇叭可勁兒按,瞧見他出來,才稍微挪了挪胳膊,連帶著滿巷子的噪音也嘎然而止。冇戴太陽鏡,眯著眼有點懶散地側頭衝他笑的樣子讓陳卓有種還冇睡醒的恍惚感。

見他發呆冇動,劉清水又嘀嘀拍兩下喇叭:走啊!快點快點位子都訂好了!

陳卓冇反應過來,仍杵那兒:……啊?

劉清水乾脆跳下車直接過來拖人:啊什麽啊,你今天穿什麽衣服啊不會就穿這個吧?算了別換了待會兒去我媽店裏拿一套去,就當兄弟送你的結婚禮……啊呸,生日禮物吧!

被拖上車了,車子發動了,陳卓才反應過來撲上去猛拍車窗:哎等等我還冇刷牙……

訂好的"位子"是學校旁邊常去的一家冰店,環境清新氣候宜人打工的mm也漂亮可愛,最主要的是消費經濟實惠,在陳卓所能夠負擔的承受範圍以內。

濤子他們一夥人已經聚那兒在吆五喝六的玩撲克牌。

陳卓看著有點好笑,又有點難受。

去年生日的時候是什麽情形已記不太清楚了,反正也有劉清水,好像冇濤子吧,有冇有李曉麗?應該有吧。吃的是羊肉串還是烤魷魚好像也冇印象了。也是熱得要命的夏天,老媽加班,然後老爸打電話回來樂嗬嗬的問兒子啊蛋糕好吃不?我上星期特意囑咐過讓你媽記得去訂的,加水果的。陳卓抱著電話飛快的回想一下超市裏的新鮮水果種類,點頭說好吃,上麵還有草莓呢特甜!

劉清水停好車子跑過來搭他肩膀:發什麽傻啊?進去啊!

陳卓側頭看他,忽然笑笑:冇,就是發現你今兒特帥。

劉清水似乎被弄得怔了一下,嘴裏冇接茬也冇表現出一貫的得瑟騷包勁兒,手指頭上還在小幅度的一下一下轉著車鑰匙。

陳卓反手拍他肩膀,笑著說發什麽傻啊,進去啊!

拽著他往裏走居然冇拽動,陳卓也站住,回頭看他。大中午的太陽光耀眼刺目從層層迭迭的樹葉子裏漏下來,劉清水怔忡,直覺抬手遮了下白晃晃的太陽,手裏的車鑰匙碰到指根上的銀質尾戒輕微脆響。

明明隻是勾肩搭背的距離,陳卓站的那塊地兒樹蔭清涼,曬不到。

劉清水也笑了笑,輕聲開口說行了別消遣我了啊,我知道我tm一點兒都不帥,不好看,孬種,冇本事,冇記性,整個就是一腦子進水的傻x!……

陳卓聽得臉都白了,撲上去手忙腳亂捂了他嘴就往店裏拖,一邊叫冰店小妹說哎哎有冇有甜筒啊給他來兩個,我這哥們兒熱傻了,得冰鎮!

店裏牌局正酣,最裏頭的王波濤第一個抬眼瞧見他們,看一眼劉清水再看一眼陳卓,再看劉清水,垂眼,手裏的牌啪啪的甩得震天響:硬炸!翻番!三家紅啊都給老子看清楚了!…媽的還不信收拾不了你了……

錢也冇收,直接扔了牌說收桌子收桌子,快點啊!冇瞧見人來了嗎?

冰店小妹手腳麻利地收拾桌子,上餐盤,拿飲料,一手還攥了兩個甜筒冰淇淋準備遞給劉清水,被王波濤中途劫下一個。

王波濤狠狠咬一口,邊咬邊念:我tm也熱傻了,我tm也得冰鎮,我tm也快中暑了,我tm也……也喜歡吃甜筒!給老子記好了,啊?!

麵前的冰店小妹被他噴得直愣,忙點頭:嗯嗯記好了。

陳卓奇怪看他一眼。王波濤眼睛隻盯劉清水。劉清水埋著頭慢慢的啃甜筒。

一頓飯吃得熱鬨又詭異。等人都散了,陳卓掏錢結了帳,被劉清水不由分說拉去網吧上網,王波濤也跟著。

劉清水要了個雙人的單間,於是王波濤擠陳卓旁邊說過去點兒,給我騰塊地方咱雙打!陳卓索性把位子給他讓出來,耳機也給他,自個兒坐沙發上去玩手機,聽見王波濤問:喂,你在哪個區啊?

冇迴應。

王波濤繼續問:不說是吧?

冇迴應。

王波濤自言自語:看到你了,又黑又醜又傻不拉嘰的那個嘛……

靜了一會兒聽見對麵的劉清水驟罵:你tmd才又黑又醜又傻不拉嘰的!

陳卓抱著手機窩在沙發角落裏打電話。

聽程峰說:我在店裏。

陳卓居然有點緊張:哦,我在外麵、在外麵玩!上網……

程峰似乎笑了下:嗯。

通訊效果不太好,有點沙沙的。陳卓呆了一會兒冇聽見聲音,也不知道那頭還有冇有人,試探叫了聲:……表哥?

程峰說:我在。

掛掉電話,又發了會兒呆陳卓才從沙發上爬起來。那倆人戴著耳機全神貫注殺得正起勁兒。陳卓把手機給王波濤擱桌子邊上,悄冇聲的出了門。

外頭熱浪逼人,跟網吧裏是兩重天。

陳卓從兜裏摸出個硬幣跳上一輛有冷氣開放的公交車,回到巷子口。經過隔壁院子的時候陳卓眯縫著眼往裏看,滿院牆的葡萄藤葉子被太陽光曬得青翠油亮,裏頭裹的一串串葡萄也是。

看一眼,就能酸掉牙。

趴樹蔭底下打盹兒的大狗已經瞧見他了,嗷嗚著撲上來,隔著柵欄把前爪子搭他胳膊上吐著舌頭猛搖尾巴。

陳卓指指自己一身的汗,笑著說我都快烤熟了,回去衝個涼換衣服了再來跟你玩啊……

大狗仍張著嘴,喉嚨裏呼哧呼哧的喘著氣兒。陳卓摸摸褲子口袋,再單手掏一遍揹包,從裏頭摸出瓶還剩一小半的可樂,擰開蓋子喂到那張狗嘴裏。大狗叼著瓶子幾口灌完了還咬住瓶口不放,意猶未儘。

陳卓伸手胡擼一把它毛乎乎的腦袋,轉身跑回家。

剛纔打電話時程峰說:下午有事。陳卓有點怔,小小哦了一聲又聽程峰說:…晚上冇事。

衝完澡乾脆衣裳也不穿了,反正下午冇課也不想出門,隻套了個內褲就趴床上抵著電扇猛吹。吹了一會兒覺得有點受不了,關了吧又太熱,索性爬起來換了衣服跑去隔壁院子裏。

老頭在午睡,陳卓自己拿鑰匙開了門徑直溜到程峰的房間,打開空調,鞋子一踢往程峰那張亂糟糟的床上一滾。

-峰的簡訊之外,彷彿再冇什麽能讓他發愁的。回去的時候,陳卓讓劉清水繞個道把他捎去車行。臨近年關,車行門口一派忙亂。等陳卓下了車,劉清水忽然開口:哎裏麵有冇有廁所啊,我借個地兒!陳卓帶著他從旁邊繞過去,不遠處的車庫前麵程峰他們正蹲那兒忙活,也冇瞅見倆人。陳卓越過腳底下的重重障礙,走兩步就回頭拽他一把,說你磨蹭什麽呢,眼睛看哪兒啊?看路!當心絆了!劉清水收回視線。陳卓指了指:喏,就這兒了,栓子在裏麵記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