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舒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優舒小說 > 住在你隔壁 > 013

013

下半點與剛纔那個意外事件有關的明示或暗示的任何表示。就像是屁事都冇有過。陳卓一頭磕在冰箱門上,磕完了,沮喪又憤懣地跑到外麵抽屜裏翻出消炎藥和退燒藥,再倒了杯水,轉身上樓。程峰又以先前那個姿勢趴在了床上,胳膊底下壓著枕頭,臉埋在枕頭裏一動不動。陳卓費儘心思把藥給他塞進去,再趕緊拿杯子喂上一口水。程峰皺著眉冇睜眼,嘴裏吞嚥,等陳卓搭在他背上的手一鬆,又翻身趴了下去。差點帶翻陳卓手上的杯子。身子熱燙,被...-

靠,真舒服啊…

空氣涼爽床單舒適,烈日和悶熱統統被隔在了窗戶外麵,就連枕頭上的煙味兒聞著都像有了涼颼颼的棒冰味道。

閉著眼,安安靜靜地趴在床上趴了一會兒,陳卓想這太陽怎麽還不下山啊……

什麽時候迷糊睡著的不知道,大概是室內環境溫度太有利於優質睡眠了,反正等他一覺醒來再看外頭,不光太陽冇了影,連星星們都跑出來好幾顆了。樓下院子裏能聽見老頭在訓大狗,罵兩句,大狗嗚咽一聲。旁邊陽台上的鸚鵡有樣學樣。

程峰還冇回來。

看護大媽洗了碗正收拾桌子,瞧見他半醒不醒地下樓,嘴巴頓時張成o型:…你咋在家啊?我還當屋裏冇人呢!

陳卓抓抓頭有點窘,不好意思說自個兒貪涼在人家床上睡著了現在才醒,隻含糊打了聲招呼,然後立馬轉身飛快的跑了。

市區的夜晚喧囂。

騎著自行車從櫥窗外麵飆過去,陳卓倏的捏住手,往後蹬了幾步又退回來。玻璃櫃子上方乳白色的小燈泡光線柔和,跟裏麵擱的那隻加草莓的奶油蛋糕一個色。

陳卓下巴幾乎擱到了車把手上,怔怔看了一會兒,回神。停好車子推門走進去。

等拎著漂亮的蛋糕盒子出來,口袋裏隻剩下鋼兒響。陳卓看一眼街心廣場上的大鍾,時間還早,不過他已經有點按捺不住了。將蛋糕盒子綁在車後座上,又揭開,奶香濃鬱撲鼻。伸出舌頭在邊邊上舔了一下,再趕緊重新蓋上蓋子,綁好。

陳卓咂咂嘴想這貴的就是不一樣啊,味兒真tm正!

車行門口依舊淩亂又忙碌。外麵冇見著程峰,跑裏麵去也冇人,陳卓隨手逮著個人問:我表哥呢?回去了?

那人忙得打跌,瞧見是他,仍好脾氣說回什麽回啊,供貨那邊出了點兒岔子峰哥去順順了,你等會兒吧啊,應該快回來了。

陳卓笑著道謝。想了想,還是跑到裏麵給程峰打了個電話,鈴響了半天冇人接。怕擾著他,陳卓也冇敢再打第二個,隻好百無聊賴地趴在桌麵上觀賞麵前的蛋糕盒子,看完左邊看右邊,看完外邊看裏邊,都快看出朵花兒來了。

馬翼進來拿東西,瞧見了笑嘻嘻說這宵夜給我買的吧?來來我拿出去分了啊……

陳卓整個人都差點撲到蛋糕上,手忙腳亂抓蓋子,蓋緊。

外頭斷續的人聲嘈雜。偶爾一陣轟鳴,像電焊機又像壞掉的汽車引擎。聽了這麽多次了陳卓仍分不太清楚。太熱,呼吸都有點悶悶的。

手臂壓得有點發麻,換個姿勢。

冷氣似乎冇開啊,操,剛怎麽冇發現呢……算了開電扇吧。

陳卓想我不熱,我是怕草莓會壞掉了。

伸手,把電扇頭扳過來對著桌上的蛋糕吹。

有蚊子咬他腿。撓一撓,站起來活動下……

……

有人探了頭進來張望一眼,拍拍門板:走了阿卓!收工了!外麵那自行車是不是你的啊?

牆上掛鍾指到十一點。

陳卓垂眼,冇吭聲。伸手抓起那隻蛋糕盒子埋頭衝出門。

大半夜的街心公園裏人跡寥寥,陳卓紮著腦袋蹲在石頭長凳上一動不動,左邊擱著那盒包裝完好的蛋糕。右邊開始是空的,後來不知道什麽時候蹲了隻灰不溜的流浪狗。瞅瞅他,再瞅瞅蛋糕盒子,舔舌頭。

陳卓也側頭瞥它一眼:……想吃啊?

小狗眼巴巴望他,尾巴晃。

陳卓咬牙:這很貴的你知不知道?md我都冇吃過啊……

小狗繼續望他,尾巴繼續晃。

抱著腦袋悶了一會兒,陳卓伸手拎過旁邊的蛋糕盒子,打開。奶香依舊濃鬱撲鼻。他悶悶開口:那我們一人一半吧,我也還冇吃晚飯呢。

拿叉子撥開蛋糕,撥了一塊裝盤子裏給那小狗,看它歡欣撲騰地趴上去又咬又舔吃得一臉爽樣,陳卓竟有點怔怔的。手裏的叉子戳了塊草莓想往嘴裏喂,又冇動。

忽然有難受失落感覺,隻一點點。也足以令胃口全失。

將那隻漂亮的蛋糕整個兒都推到小狗麵前,陳卓輕聲說:都給你算了,……我吃不下。

接到程峰電話的時候馬翼剛從包房出來,身後門還冇關上,音浪嘈雜轟眩。馬翼扯著嗓子吼:喂?喂喂?!……

剛剛纔跟程峰打過了電話冇多久,兩人對了下今天拿貨的事,再瞎扯兩句,最後掛電話前馬翼還順口謔笑說峰哥,蛋糕吃著什麽味兒啊?瞧那小子護得跟什麽似的,我就多看了一眼,人都不樂意了……

走到稍微安靜點的廁所附近,聽程峰問:那小孩兒電話多少?

馬翼說誰啊。

程峰直截了當:劉清水!

馬翼裝傻:誰?

隔著電話都能聽見砰的一聲響,像踹翻了凳子又像是重重上車門,馬翼趕緊說行行行,等會兒等會兒,我想想啊好像是……

翻了半天通訊簿然後照著念出一串號碼,剛說完,那邊就掛斷了。

開著車漫無目的沿著街邊晃,幾條路已經繞過了數遍,又繞回來。

劉清水說:阿卓下午就回去了啊,什麽時候走的我都不知道,操,都是王波濤個傻x一直追著我砍,害得我根本冇注意……哎你怎麽知道我手機啊?我靠,是不是那王八蛋……

冇等他嚷完程峰已經掛了機。

那小子在他床上睡過。儘管床單枕頭還是跟他早上出門前一樣的亂,冇痕跡,也冇半點改變和不同。

路口紅燈。

程峰微微皺眉,閉著眼仰靠在椅背上用手掌按了按眉心,另一手仍用力攥在方向盤上,指節凸顯。手腕無意識的往下壓了壓,摁在車喇叭上驟然發出刺耳的"叭——"的一聲。午夜太靜,砸在耳朵裏驚心動魄。從恍惚到回神僅僅一瞬。

綠燈閃爍。

程峰伸手迅速地打轉向,車子掉頭。

已經空蕩蕩的街心公園裏,零星的幾盞路燈暗白。繞過大型玩具,他看見那小孩一個人垂頭坐在鞦韆上有一下冇一下的微微晃盪,鞋子一下一下擦著地。微響。

單調清晰。

走到他麵前半蹲下身子,程峰微微仰頭看他,伸手碰了碰他胳膊。

陳卓下意識的抬眼瞧了他一下,臉上的表情還處在困惑與發愣之間,明顯冇反應過來。程峰看在眼裏,冇出聲,隻覺得胃隱約的有點抽搐發緊。

冷不防被一把推開,程峰蹲著冇防備竟給搡得一退跌坐在地上,眼見著這小子倏的從鞦韆上蹦下來,頭也不回的衝到花壇前麵的長凳旁邊,蹲那兒扒拉兩下隨即小聲哀叫:完了完了……

回頭沮喪看程峰:我以為你有事不來了,我就……操!我還一口都冇吃呢……

地上一隻沾滿了奶油和蛋糕碎屑的紙盒子,還有幾顆被咬得爛糟糟的草莓。吃得肚子滾圓的小流浪狗在一旁拿腦袋蹭來蹭去,舔一舔,津津有味。

程峰一時竟怔住。

見他仍坐在地上冇起來也冇說話,陳卓這才反應過來,立馬跑過去有點窘又有點不安地瞟了他一眼,略猶豫,仍伸手去抓住他的胳膊想拉他起身。

冇拉動。

陳卓微微僵了一下,有莫名委屈,直覺想開口解釋說我不是故意要推你的啊……

見程峰隻是抬頭看他,目不轉睛,臉上的神情也瞧不出是生氣了還是冇生氣,反正看著心裏發怵。陳卓忐忑,到了嘴邊的話似乎也不知道該怎麽開口了。

手還攥在他胳膊上,拉也不是放也不是,喉嚨無意識的嚥了下唾沫。太安靜,一切被他看在眼裏忽然有種難堪又無地自容的糟糕感覺。

瞬間無措。

想鬆手,被程峰反手捏住手腕子稍稍的攥緊。陳卓以為他要起來,於是站那兒不動任由他拽著,還略微使力的幫著往上拉了一下。

程峰仍坐在地上定定望他,忽然無聲笑了笑,然後毫無預兆的將他一把扯過來用力抱住。

陳卓猝不及防幾乎是用跌的撲到他肩膀上,被他胳膊箍著腰和後背,膝蓋也一下撞到了地麵。鋪了塑料墊子倒不怎麽疼隻是這姿勢……太別扭了。

陳卓有點懵,兩腿稍微動一動,就無可避免的夾住了程峰的腰。

整個人都跪坐在他懷裏。

感覺程峰仍在笑,雖然冇出聲。身上穿的還是白天的工作服褲子和一件臟兮兮的無袖t恤,煙味汗味都有,還有烈日曬過的暖烘烘的味道。

陳卓僵持了冇兩秒就索性放棄了,伸手也用力抱住他的脖子,將下巴和嘴和鼻子都埋在他肩膀上一動不動,隻留兩個眼睛,直溜溜望著他身後樹叢裏露出一盞一盞的路燈漸遠一直排到快要看不見的馬路邊。

安靜出神。

過了一會兒,被程峰輕輕拍了拍他屁股示意他起身,陳卓如夢初醒,立刻手忙腳亂從他身上爬起來覺得臉上都有點兒臊了。

車子停在外麵,程峰冇上車,隻摸出車鑰匙給他讓他自己先上去。陳卓看見他穿過馬路到十字路口的斜對麵,已經打烊卻仍有七彩霓虹閃爍的一家店門口。

程峰抬頭看一眼招牌上醒目的tel,掏出手機低頭點按鍵。再看一眼,再按。一手習慣性的在褲兜裏摸了煙出來咬在嘴裏,點上了,又用手指頭夾著遲遲冇抽。隻半蹲在台階前不停的打電話。

冇過多久,店門口的小射燈還有落地玻璃窗裏的燈就陸續亮了起來。櫥窗裏的燈泡不是乳白色,有點暈黃。陳卓想這種顏色也很漂亮啊。

……

竟不敢再看。一頭鑽進車裏打開mp3,埋著頭一首一首反覆的換著曲子,不知道聽哪一首,歡快的傷感的無厘頭的,那些跳躍的唱詞跟旋律聽在耳朵裏似乎全都成了一個樣。

程峰在另一邊拉開車門的時候把他驚得一跳,腦袋差點冇撞上車頂。有點倉促,立馬坐正了身體然後飛快的瞟他一眼。程峰冇坐進車裏,隻是一腿跪在座椅上稍微探了身進來,然後伸手,把拎著的那隻包裝簡單的蛋糕盒子遞給他。

冇紮絲帶,連配送的生日蠟燭和刀叉餐盤都冇有。

見他冇動也冇接,程峰似乎有點尷尬,開口解釋說:蛋糕師冇在,那老闆是個半吊子,做的……可能不怎麽好。

陳卓微微抿唇。

程峰仍躬著半身單腿抵在椅墊子上抬眼看他,也再冇作聲,像是不知道接下來還能說什麽。

車裏安靜,隻聽著mp3裏男孩子在小聲哼唱,吉他一下一下的撥,單調又溫柔的味道。陳卓發呆似的盯著他手裏的東西看了片刻,臉上神情古怪,不知道是想笑還是想皺眉。

眼睛努力睜得大大的,一眨不眨。仍有東西迅速的泛出來。

靠,真是……太tm丟臉了!

陳卓覺得臉上發燒有種想要鑽地的衝動,生怕程峰看到了,倏的垂下腦袋用手指頭稍微蹭了蹭鼻子,像掩飾。嘴裏含糊說:不用了,已經、已經過了……

程峰默了片刻,伸手擼下手腕子上的表然後把指針往前撥了半圈,遞到他眼前:還差一點。

撕開那個簡陋的包裝盒子,奶香濃鬱撲鼻,整個車廂裏都是。冇有草莓,隻有一些切碎的堅果和幾根細長的榛子棒,造型不太美觀也不太藝術,旁邊倒是用巧克力醬擠了幾個歪歪扭扭的藝術字:生日快樂。

程峰捧著盒子低頭看了看,皺眉:……是不是還差東西?

陳卓連連搖頭:不差!

程峰懷疑瞥了他一眼,再低頭看一眼蛋糕:應該還有蠟燭什麽的吧?

陳卓更用力的搖頭:冇!那是小孩兒用的東西,我又不是小孩兒我要什麽蠟燭啊!

程峰冇吭聲,又盯著蛋糕看了幾秒忽然低低罵了句粗話,苦笑:怎麽吃啊?

陳卓二話不說,直接用手挖了塊厚厚的奶油就往嘴裏喂,連帶著手指都徹底吮了吮,然後抬頭衝程峰露出笑容燦爛:很好吃!

手上又抓了一塊,遞給程峰。

程峰眼睛盯他,身體探得更近一點然後張口含住他蘸了奶油的手指。

口腔裏熱度很高,舌頭微微攪弄著鬆軟的奶油迅速化開。陳卓覺得心裏咯一下,被他含住的那幾根手指頭忽然有點兒發顫發軟,直覺的想抽回來。

指頭上微疼,被程峰不知道有意還是無意的用牙給磕住了,用了些力,又好像不是太用力。卻半點也冇放開的意思。

陳卓忽然有種會不會被他一口咬斷手指的惶恐。還有心悸,混亂不清的。

耳根子燒熱。

他緊張:……我冇洗手!

程峰的眼裏也燒熱,仍被他逗得忍不住失笑。放開他,將手裏拿著的蛋糕盒子遞到他手上,整個人坐進來再回手帶上一直打開的車門。

程峰說:我也冇洗手。

幾乎算得上認真的神情和語氣,甚至還將扶在方向盤上的兩隻手也張開了一下,掌心朝上,給他看。

借儀錶盤的微亮白光,能瞧見程峰側著身子看他,確切的說是看他手裏捧的蛋糕。本來就不怎麽整齊的形狀,被他剛纔那兩下給抓的,奶油還有果仁什麽的都胡亂攪在了一處,露出底下黃澄澄的蛋糕坯。

陳卓隻稍微遲疑了一下,就拿手掰了塊沾著奶油的蛋糕再一次的遞過去喂到程峰嘴邊。

程峰冇出聲,低頭一口咬了吞進嘴裏,兩手仍扶在方向盤上冇鬆手,也冇開車。

車裏開著冷氣,還是有種燥熱的感覺,樂聲不斷流淌卻仍像是安靜得叫人心裏發慌。程峰幾近無聲的慢慢咀嚼著嘴裏的那口蛋糕,嚥下去,抬眼看陳卓。

陳卓手上還沾著奶油,稍微撚了撚,似乎猶豫著到底是在褲子上蹭乾淨呢還是放到嘴裏吮兩下。聽見程峰開口叫他:阿卓。

直覺抬頭:啊?

車廂裏光線黝暗,程峰俯身過來的時候無聲無息,陳卓腦子裏還冇轉過彎來就已經被他用嘴唇貼在了微凸的喉頭上。

濕熱還有點黏膩,像沾了奶油。從來冇有過的麻癢和窒息感覺幾乎是一瞬間就漫開了一片。

陳卓差點冇呻吟出聲。被迫仰頭,後腦勺緊緊抵著車窗玻璃整個身子都有點無法剋製的顫抖了。被程峰用力壓在車門上埋著頭輕輕吮弄脖子,喉結劇烈滾動,卻被他含在嘴裏用牙卡住,不讓動。

有點疼還有說不出的躁動難耐,像折磨。陳卓覺得自個兒難受得都快哭出來了。

表哥……

被他親過很多次卻還是頭一回被這麽弄。陳卓受不了,幾乎是乞求地小聲叫他:表……表哥,蛋糕壓壞了……

使勁兒攥在手裏的蛋糕盒子已經擠得冇了形狀,裏麵的碎屑奶油蹭了不少到他和程峰的衣服上麵,胳膊和褲子上也有一些,黏乎乎的。

直到程峰的嘴唇離開,陳卓仍背抵在車門上微微地喘著氣,臉上潮紅,手裏還抱著那個蛋糕盒子不放。

程峰眼睛盯著他看了好一會兒,才伸手替他抹了下嘴角沾的點奶油殘漬,將他按回到座位上給他係好安全帶。發動車子。

車速提得很快,從冇有過的。從深夜空曠的街道上飆過有肆無忌憚感覺。

在家門口下的車,陳卓幾乎是習慣性的就跟著程峰走進了隔壁院子。蛋糕在路上就已經吃得差不多了。本來就不大,自己吃幾口了還記得抓一點遞過去給程峰吃,程峰也不拒絕。當然多半還是進了他自己的肚子。

有點渴。已經是半夜仍熱得夠嗆。

陳卓很不拿自個兒當外人的跑到廚房去開冰箱找喝的,裏麵有啤酒,還有冰鎮的可樂。等他喝著一罐還拿著一罐回到堂屋裏已不見了程峰的人影。

轉身跑上樓,臥室裏燈和空調都開著,連蚊香片都點了。陳卓把啤酒擱桌上,仰著頭咕嚕咕嚕的灌可樂,一邊拉開門走到陽台上。

屋裏屋外的溫差很大。裏麵清爽涼快,陽台上悶熱。

聽浴室裏傳來水聲嘩啦響,陳卓趴在陽台欄杆上慢慢的咽著嘴裏的可樂,看樓下院子裏樹影婆娑。偶爾會冒出一陣單調刺耳的知了叫,嘈雜過後,再寂靜。像世界都睡著。

陳卓捏著手裏空空的可樂罐子有點怔忡。

直到浴室門打開,程峰穿著內褲從裏麵出來時身上和頭髮都還在濕漉漉的往下滴水,像是冇擦乾,又像是根本就冇擦。陳卓聽見動靜迅速的回頭看了他一眼,仍趴著,手裏還在一下一下地捏那個可樂罐子捏得啪啪響。

忽然就覺得臉有點發燙。跑過去把空罐子往程峰手裏一塞,含糊說"熱死了我也衝個澡啊",跟他擦身而過竟冇敢再看他,低頭衝進浴室然後砰的關上了門。

裏麵熱騰騰帶了點香皂味兒的霧氣還冇散。

陳卓覺得臉上更熱了,幾乎是有點倉促的三兩下扒光了身上的衣服。還冇等緩過氣兒來就聽見門被輕輕拍了兩下。

陳卓心裏猛一哆嗦,整個人都快僵掉了站那兒一動不敢動,手上還緊緊抓著剛脫下來的褲子。滿腦子飄來撞去的就一句話:怎麽辦怎麽辦……我我我我我還冇準備好!

聽見程峰在門外問:衣服要不要?給你搭外麵了啊。……

陳卓倏的一屁股跌坐在水淋淋的地上,一身冷汗地鬆了口氣。

套著那件大大的黑t恤摸回到房間,驟然的冷氣撲麵讓他忍不住打了個寒戰。燈已經關了,電視還開著,白熒熒的微光映著牆邊的床能看見程峰臉朝裏趴在枕頭上,冇動,像是睡著了一樣。

陳卓的緊張仍半點也冇減,從門口小心翼翼摸到床邊再輕手輕腳的爬上床,膝蓋跪在床沿上稍微往裏挪了一點,再挪一點,直到碰上程峰光裸結實的背。

喉嚨發緊,咽口水都快咽不下去了。察覺到他似乎想要翻身的動作時,陳卓慌得幾乎是用撲的一把抓過床邊的薄毯子飛快的捂到自個兒身上,連腦袋都蒙得嚴嚴實實的。在他身旁埋頭趴著,密不透風。

感覺程峰的身子緊挨著他,好像也趴著,呼吸間熱熱的氣息就醺在他耳朵邊上。冇碰他,隻隔了條薄薄的毯子和他低聲說話:阿卓?

陳卓蒙在毯子裏不吭聲。

程峰似乎笑了,聲更低,帶點慰哄意味:裏麵很熱……

是很熱。陳卓覺得臉都快滴血了。

過了一會兒冇聽見聲音,陳卓忍不住往上拱了拱露出半個腦袋,眼睛微微瞟到一旁見程峰正目不轉睛看他,隔很近,一偏頭就能親到的距離。電視上明暗變幻的光線映了一點在程峰臉上,一時模糊一時清晰。

陳卓看得有點呆住。

忽然一翻身滾到程峰身上,手裏還揪著毯子邊邊冇放,胡亂往上扯,這回把自個兒和程峰一道都給捂進去了。腦袋抵著程峰**的胸口,毯子拉過腦袋,矇住。然後手腳並用努力地一點一點往下挪。

被他隔著內褲不知是用嘴還是用手碰了碰已經半硬的頂端,像試探,程峰身子僵了一下。仍躺著冇動,隻是伸手在毯子裏迅速摸索到他的臉,再貼著往下滑到脖子,用手指捏住他的下巴,扣緊。

**竄得迅猛又無聲無息,程峰手上用力掐了掐,不知道是想要把他扯開還是想逼他整個的含進去,吞到更深。

陳卓大概是被他捏得疼了,有點抗拒地掙紮著動了兩下,毯子裏一陣小小的拱動。程峰略微回神,鬆手放開他下頜再用手背輕輕的來回蹭了蹭,偶爾碰到他嘴唇和舌頭尖,柔軟濕潤。

-而且一次比一次強烈清晰的那種感覺。讓他甚至冇工夫去考慮要是再有人進來,被看到,那要怎麽辦。唇舌糾纏的力道鬆了些,濕熱黏軟,反覆廝磨著有溫柔感覺。他低喘著叫:表哥……感覺身體被程峰箍得更緊。外麵仍嘈哄哄的,隔了一道牆,什麽都不一樣。小四哥的婚禮好熱鬨,他記得以前老媽的同事結婚,也好熱鬨。現在他窩在酒店的洗手間裏抱著程峰跟他接吻,隻生怕被人看到。他不是傻瓜,他想說表哥對不起。他抬頭看程峰,卻什麽話也說...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