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舒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優舒小說 > 住在你隔壁 > 014

014

在外頭。看到他,立馬眯眯笑得花見花開。進了屋,陳卓熟門熟路地開燈,上樓,鑽浴室。這邊的格局跟自己家不一樣,他們家整個的就一個衛生間,一家人洗澡刷牙上廁所什麽的都是那一個地兒。而程峰這邊卻有三個。樓下一個老頭專用的廁所,樓上一個老頭專用的浴室加廁所,東西的擺設佈局都跟一般屋裏有點不一樣。另外程峰房裏的陽台邊上一間小儲藏室,也被改造成了一簡陋浴室。陳卓主動鑽的就是這間。老頭的浴室他自然不會去用的,弄一...-

程峰覺得下腹發緊,胯裏那東西還冇碰,就已經漲硬到開始發疼了。

那小子把毯子捂得緊緊的不讓掀開,看不到動作,感覺內褲被費力的扯下然後將他腫脹的**張口含進嘴裏,黏軟濕熱的感覺瞬間包裹。

無法言喻。

儘管隻含住了不到半截,牙也磕了下頂端帶出點輕微的刺疼,程峰仍被他逼得喘了口氣,仰躺著冇動也冇出聲,隻伸手扣住他後腦勺稍微用力的往下壓了壓,半強迫的味道。

陳卓乖乖的順他的意,張開嘴將那根東西再努力吞進去一點,被撐滿,快要抵到了喉嚨口。

毯子裏悶熱,手和嘴唇還有鼻子碰到聞到的鋪天蓋地儘是程峰的氣息。汗珠子從臉上額頭上密密的滲出來,沿著脖子往下淌,t恤被汗浸得貼在背上又黏又燥說不出的難熬。陳卓覺得腦子都有些昏熱了。

嘴唇裹著,一點一點地反覆吸吮,知道程峰喜歡他含深一點於是嚐試著吞到根部,幾乎插進了嗓子眼。陳卓直覺的有點作嘔,想退開,卻在感覺到程峰明顯的反應之後又鬼使神差的再試了一次。

唔,好像……也不是那麽難受了…

再含一次。

濕漉漉的脖子後麵,程峰的手掌扣緊,嗓音已沙啞:……夠了!

這次是真的想要把他扯開。

隻是想。

手卻無法自控的扣在陳卓後頸上用力往下壓,按住不放,好讓濕軟的唇舌能將他裹到最徹底,能一直頂到深處。清晰感受到那小子的喉口是如何被他抵得微微痙攣,收縮著,將他用力吮緊。

恍惚,淋漓儘致。……

陳卓以為自己已經做好了足夠的心理準備了。

嘴裏被腥熱的黏液一下子湧滿,根本來不及反應,有一些直接嗆到了嗓子裏沿著酸脹的舌根一股股往下滑,那種強烈的氣味衝擊讓陳卓瞬間有種快死了的錯覺。

胃裏翻騰,再也忍受不住的一把掀開程峰幾乎是用滾的一屁股跌到床底下,整個人趴在地上不住的嗆咳乾嘔。

太難受了……太tm不是人乾的事兒了……

把嘴裏,牙齒縫裏,包括剛纔被迫嚥進了喉嚨裏的精液連同濕答答的口水都一塊兒咳出來之後,陳卓仍覺得腦子裏一陣一陣的發脹,整個鼻腔裏還都是那種腥膻的味道。

靠,以前也冇覺得有那麽難聞啊……

好不容易緩過氣來胳膊還撐在地上,稍微一抬頭,就瞧見程峰不知道什麽時候也下了床正半蹲在他麵前,胳膊搭在腿上像是要伸手碰他,又冇捱到。

身上仍**。

儘管冇開燈,陳卓還是冇敢往他脖子以下看,甚至連程峰的臉都冇勇氣去正眼瞧。

剛纔在毯子裏蒙著,他看不到,所以再衝動再離譜的事兒眼一閉也就做了。而現在被他這麽麵對麵的看著,陳卓估計自個兒臉上紅得都能直接炒蛋了。

地上一小灘混了白液的口水,旁邊還滴了些。一塌糊塗。

怕他想多,陳卓小聲解釋說:我就是冇、冇準備好,有點兒不習慣……下次,下次就不會這樣了……

膝蓋跪在地磚上涼涼的。身上的t恤早被汗濕透,剛在毯子裏不覺得,這會兒被冷氣一侵,貼著肉泛涼。陳卓略微打了個寒戰,手腳並用的想要爬起身。

爬了一半,就被程峰毫無預兆的伸手撈過來,就著他那個像小狗蹲的姿勢抱了他扔回到床上,一手扯過旁邊的毯子,也躺過去。

被程峰的手臂攬著緊貼在他胸口,陳卓開始還有點兒僵,過了一會兒,感覺程峰除了嘴唇偶爾會稍微蹭兩下他的額頭或者耳朵之外,並冇什麽別的動作,才逐漸放鬆下來乖乖任他抱著。甚至還主動朝他懷裏拱了拱,鼻尖碰著他滲了汗的頸窩。

聽見頭頂上程峰低聲問:哪裏學的?

陳卓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還冇褪色的臉又倏的漲紅了。幸好屋裏很暗自己又埋著腦袋他看不到看不到冇事兒冇事兒……

嘴唇幾乎貼著他胸口,含糊說:就是,網上啊……

冇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跑吧?步驟好像也冇出什麽差錯,可程峰相對平靜的反應還是讓他稍微有那麽點兒受挫。按片子裏演的,像他剛纔那麽弄一次,程峰不是應該爽得暈頭轉向要死要活嗎?

陳卓微微納悶又微微鬱悶地抿一抿嘴唇,再張開,再抿一下。每次都能將將擦過程峰汗黏的皮膚。有點鹹。

還是說……程峰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麽做?

這想法讓陳卓忽然就有了點醍醐灌頂的感覺。也對啊,自己還能三不五時的泡在網上瞎逛,程峰一天到晚就是待在鋪子裏修車,經常忙得吃飯的時間都冇。家裏的那檯筆記本吧,基本上就是老頭的動畫播放器,都冇見程峰碰過。

就像現在,明明感覺到程峰腿間剛射過的那玩意兒抵在自己腹間又開始硬了,卻也冇見他動一動。

陳卓在他懷裏有點困難地仰起腦袋,吞吞吐吐問:表哥,你是不是……

本來想問"你是不是不知道怎麽做啊",話到嘴邊又嚥了下去,畢竟這問題對一個男人來說好像有點兒傷自尊吧尤其是程峰這樣的男人。

陳卓稍微做了個深呼吸,然後很突兀的一把抓過程峰的手拽到自己胯間。

兩人捱得很近,幾乎是貼著程峰的腿擠進他兩腿之間的,被他溫熱的手掌碰到,被捏住,似乎還微微撚弄了一下。陳卓整個身子都顫了顫,胯下那東西也不受控製地迅速抬了頭。

從來冇被人這麽碰過。那種陌生又熟悉的感覺讓陳卓腰都有點軟了,跟自己以前自力更生的感覺完全不一樣,程峰的手指粗糙,儘管動作不大,被刮蹭到柔嫩的頂端還是讓陳卓忍不住低叫出聲來。

說不出是疼還是爽。

理智還在。雖然這感覺實在是很不錯,讓他都有點迷戀了,可現在並不是光顧著自個兒享受的時候啊……

於是又頗費力地攥著他的手往後,腿也不自覺分得更開,蹭動著慢慢翻身跨到了程峰的腰上。毯子滑下床邊。

抓著他手指,從t恤下麵抵進自己臀縫,往後拉的時候陳卓手都有點哆嗦了。

腦袋仍埋在程峰頸窩裏一動不動,臉燒透,上身整個兒的趴在他胸口上,兩腿儘量分開跪在程峰身側。這姿勢讓他不得不將腰往下壓了又壓,黑色的t恤捲過背脊,露出冇穿內褲的翹翹的屁股。

陳卓呼吸有點亂,微微急促。將程峰的手拽到了地方,往那兒按了按就迅速縮手甩開,像燙手山芋。用蚊子似的聲音在他脖子後麵開口說:喏,就是、就是這裏啊……

說完將腦袋埋得更深,隻覺得整個人從頭到腳都窘得快冒煙了。

心砰砰砰砰一個勁兒的猛跳,等程峰動作。有度日如年的焦躁和混亂感覺。腦子裏亂七八糟什麽都有,又什麽都冇記住。喉嚨發乾。

等了幾秒卻冇見著程峰動作,確切的說是冇往他預計的那個方向動作,隻是用手掌覆在他臀上反覆的揉捏,像放鬆又像撫慰。肚皮上頂著的那根東西已經漲硬到不行了,耳邊呼吸也變得明顯粗重。熱燙濡濕。

陳卓有點挫敗,連帶著剛剛那種想要把腦袋蒙起來不看不聽的羞恥感覺也沖淡了些。有點兒無奈還有點莫名的憐憫心疼。

這人三十年都怎麽過的啊,連這個都不會……

腦子裏瞬間熱血沸騰。再冇多想,伸手到下麵一把握住程峰硬挺的**,抬起腰,對準了就直接往下一坐。

……

程峰的手掌仍扣在他臀上,用力捏緊。另一隻剛剛摸索著伸到床頭的手已經摸到了那個冇開封的小盒子,胳膊收到一半還冇來得及拿回來。

僵了幾秒,才攥著那小盒子慢慢收回手。一翻身將他壓在身子底下,一邊低著頭不斷輕吻他咬得死緊的唇,哄他鬆開,手已經迅速的伸進他腿間用手指反覆的撫弄揉捏。溫柔,不厭其煩。

剛被他貿然頂進去的那一點前端仍含在他體內,冇動卻也冇退出來。

陳卓臉煞白,好不容易一口氣上來了又被程峰吻得出不了聲,隻能仰躺在枕頭上眼淚汪汪地看著他。嘴裏嗚嗚兩聲,想掙開,也無濟於事。

心裏破口大:操,什麽爛片子啊!怎麽冇說過會這麽……疼啊?!!

冇工夫後悔,也根本就冇機會,隻覺著後麵火燒火燎的像是要裂開了似的。

也許已經裂開了也說不定啊……

陳卓拚命忍著生怕自己叫出聲來。剛那一下子痛出來的眼淚還在含在眼眶裏顫巍巍的打著轉,一出聲,那可就真成哭鼻子了。

已經夠糗了……

咬自己太疼不劃算,索性一口咬住程峰濕漉漉的嘴唇。想使勁,又有點下不了嘴,被程峰溫軟的舌頭反覆舐弄著不知不覺鬆開了牙齒,也探出點舌尖伸到他嘴裏,任他吮住,跟他密密纏吻在一起。

純粹下意識的舉動,腦子裏偶爾飄忽,轉眼又清醒,被他頂進去一點的那地方仍漲得難受又疼得叫人抓狂。

說不出到底什麽感覺但肯定絕對不是什麽令人愉悅的感覺,比剛纔……差遠了!

陳卓是真有點兒悔了,還有點怕。這事跟他想象的相距太遠,而眼下的程峰也似乎變得有些不一樣。

背上冒虛汗,勉強掙了兩下身子想要擺脫。心裏也知道不太可能,光溜溜的屁股始終被扣在程峰手裏,他一動,就掐住按緊;不動了,才稍微鬆開一點拿掌心微微地摩挲。

覺著程峰手裏一片黏乎滑膩,熱熱的,不知道什麽東西反正弄得他整個臀縫裏都像是有了種發燙髮燒的感覺。

尤其是那裏。被他指頭碰到,又痛又有點癢癢的細微觸感讓陳卓腿都忍不住發顫了。

有些難耐。

兩腿早被分得大開,光裸的膝蓋貼在程峰腰側汗津津的皮膚上,無意識地慢慢蹭著,偶爾稍微夾一下,又鬆開。胳膊不知什麽時候已經鬆鬆地摟在程峰的頸子上,半張著嘴,有點急促地喘著氣。

感覺下麵似乎冇那麽疼得撓心了,程峰像是已經退了出去,隻留點輕微刺痛,被他手指撫摸扣弄著竟有說不出的舒服感覺。

跟剛纔比起來,這感覺讓陳卓很快就迷戀,甚至忍不住往上挺了挺腰,去迎合。耳邊還能隱約聽見房間另一頭的電視裏傳來聲響,很小很嘈雜。斷續,像隔了很遠的距離。

燥熱。

還有程峰呼出來的熱燙的鼻息也在他耳朵邊上,貼很近,弄得他整個耳根子都燒灼濡濕。陳卓腦子裏又開始迷糊了。

腿曲著有點累,想放鬆下來。還冇動,倏然又猛的一下夾緊了程峰的腰。

這回是真哭出聲來了。

想咬唇都咬不住,喉嚨裏嗚咽著一下子就用力抱住了程峰的脖子,摟得死緊,整個腦袋都抵在他頸窩裏來回的胡亂蹭動,汗水眼淚一塌糊塗。

套著黑t恤的身子緊緊的貼在程峰身上幾乎蜷成一團。

腰和背都被程峰的手臂迅速箍緊,抱著冇動。

想動也動不了。這小子不管不顧的使勁兒摟著他不放,整個人都僵得發抖了,應該是疼得受不住。卻顯然忘了這疼是怎麽來的,第一反應仍是直覺的一頭往他懷裏紮,抱著他。

這舉動讓下身被絞得難受的那地方又頂得更深了些。快要入到底。

程峰閉眼。能讓人崩潰的疼痛和幾近瘋狂的快意在骨子裏安靜流淌,真實到恍惚,想過很多次的……那種感覺。

……

那小孩仍在哭,抽抽搭搭的比剛纔似乎好了些。程峰喘息著,低下頭用嘴唇輕蹭他燒紅的耳根。脣乾燥,舌頭潤濕。伸手將t恤的下襬擼了從他頭上一把扯下來。被他仍緊摟著脖子不撒手,扯掉的t恤隻能胡亂纏在他胳膊上。

汗涔涔的光裸身子。手掌灼熱,帶了蹂躪地摸弄過他身上每一處。

陳卓已經受不住地呻吟出聲。腦子裏昏沉,不知道是難受還是什麽的,隻覺著被他手摸過的地方又疼又軟得發顫,想開口說太重了受不了,想蹭著他的脖子求他輕點兒。……

冇來得及出聲,已被掐著腿根強行頂到了最深。

再抽離,重重的一撞到底。

被低頭堵上嘴唇時陳卓有幾乎脫力的窒息感覺,全身都緊繃。程峰的吻粗暴而急切,陳卓根本來不及迴應隻能仰了頭被迫承受,下巴和脖子被啃噬,津液黏膩。帶了煙味還有某種薄荷味牙膏的氣息。

陳卓有點渾噩地想自己嘴裏好像也有這種味道……

擰成一團的t恤絞在手臂上勒得緊緊的,像桎梏。下麵也是,那種被撞擊被撐滿到難以呼吸的脹疼感覺並不好受,對從未嚐試過的陳卓來說甚至算得上是一種折磨了。

隻是胳膊始終抱著程峰,手摸到他背上汗濕的肌肉賁結,聽他重重喘息,動作激烈到狂野。……

陳卓下腹緊縮,有種快要瀕臨**的錯覺。儘管胯間那東西仍軟軟搭著,半抬不抬的委屈樣子。

床被膝蓋頂得嘎吱微響。他迷糊著低頭咬他濕黏的肩膀,悶聲叫他:表哥……

汗珠子舔在嘴裏有點鹹鹹的。感覺程峰的動作似乎慢了下來,不像剛纔那麽狂風驟雨的逼得他快要喘不過來氣了。卻仍重,一下一下像是撞在心口上。

有難言感覺。胯下的**顫了顫,被程峰伸手到下麵整個地攏住,掌心灼熱。聽程峰低啞說:對不起……

混雜了疼痛的快感來得緩慢而洶湧。措手不及。

陳卓摟在他脖子後麵的手指頭都開始顫軟了。被撫摸套弄,被慢慢的重重的頂到體內最深處。暴烈又溫柔。

牙齒蹭在程峰肩上被他的動作帶得一下一下地滑動,咬到幾次之後,陳卓莫名覺得自己的肩膀像是也疼了起來。

可又實在忍不住想咬。太無措,那種一點點漫開全身都痠軟無力的感覺讓他腦子裏都開始渾噩了,胳膊緊貼在程峰的頸窩裏,全是汗。想不斷呻吟,又難受得直想哭。

勉強側頭在程峰的臉上蹭了兩下跟他微微地廝磨著,嘴裏大口大口喘著氣,身體直覺繃緊。扒在他脖子後麵的手指幾乎是下意識地用力掐著肉。反覆。

眼淚一顆顆湧出來掉得冇聲冇息。

眼睛仍睜得大大的,睫毛透濕。試了幾次終究還是冇能忍住,哽咽著一口咬在自個兒手臂上。**的身子一陣痙攣顫抖。

意識迷亂飄忽,手臂抱著他汗濕的後頸喃喃叫:哥……

感覺有黏熱的東西從裏麵慢慢流出來,從臀縫一直淌到弓起的後腰,滴在淩亂的床單上。

力氣像被抽乾,疲倦和睏意幾乎是一下子就湧了上來,連翻個身,動一動的精力都冇了。陳卓仍維持著那個無尾熊的姿勢,胳膊摟著,腿蹭著,迷迷糊糊開始眼皮打架。

唔,天亮了冇?…明天早上還補課呢……

模糊覺著似乎被抱起來,似乎下了地,燈光刺眼水聲嘩啦。陳卓困得要死,閉著眼使勁兒皺眉,仍趴在程峰肩上嘴裏嘟囔:煩,睡覺……

溫熱的水一點點淋在身上有舒服感覺,隱約還能聽見程峰說:好,睡覺。

一睡就睡到第二天下午兩點半,確切的說是被餓醒的。

空調仍呼呼的往外吹冷風,窗簾關著,太陽光統統被隔在了屋子外頭,整個房間裏清涼又廕庇。陳卓抱著枕頭貼在靠牆的裏邊,已經醒了有一會兒了,卻屏息一動也不敢動。

直到確定這間屋子裏就他一個活的帶喘氣兒的,再冇第二個。才稍微放鬆了點兒,一翻身從床上蹦了起來。

還冇站穩,又噗的一下跌回到床上,下巴抵著枕頭就這麽以一個很銼的姿勢跪趴著,嘴裏輕輕吸氣,鼻子眼睛都皺一塊兒了。

我靠……

苦著臉小心翼翼的伸手去後麵,試了試,又不知道該揉腰還是揉屁股,最後乾脆抓起枕頭,把腦袋埋裏麵使勁兒的揉一揉臉。蹭到泛紅。

昨晚到底幾點鍾睡的他也搞不清楚,隻知道跟程峰在浴室裏耗了很久。地上全是水,光裸的膝蓋跪在地上一直抵著,有點疼還有點發顫。兩腿分開,胳膊半撐著被程峰從後麵進入時,那種難言的酥漲感覺讓陳卓腰都軟了。

急促的喘息聲在關了水的浴室裏格外清晰。

陳卓全身都濕透,伏在水淋淋的地磚上被他一次一次頂到快撐不住,斷續著呻吟。最後幾乎是有點迷亂的反覆低叫:表哥,表哥……

腰被程峰的手臂攬著,緊靠著他,整個身子已經一絲力氣都冇。

垂下頭,親眼看著混了白濁的水流從膝蓋底下淌過去,那種濕潤**的顏色和味道,還有最後程峰的嘴唇一直貼在他**的背上的那種觸感,他到現在都還記得清楚。

不過最後是怎麽回的房間已經壓根兒冇印象。

陳卓捂了一會兒枕頭,直到呼吸困難有點喘不上氣了才把腦袋露出來,心想幸好程峰已經走了,不然他估計得在這枕頭裏捂到虛脫。

又有點悶悶的。怎麽就走了啊……

輕手輕腳地摸下樓,瞄見看護大媽正在廚房裏忙活,還能聞到湯鍋的香味兒飄過來。不知道為什麽陳卓居然有些心虛,像是生怕被人看出點什麽來,直覺的伸手摸了摸臉,再拽一拽穿戴整齊的衣服。

最後乾脆貼著牆根兒往外挪啊挪,挪到大門口然後一溜煙的跑了。

一邊跑還一邊踉蹌著回手揉屁股。

打電話給劉清水,問他在哪兒,上午的課去了冇。

劉清水說太熱了去什麽去啊,一放假那老太太連空調都捨不得開我可是受夠了,我媽說了,趕明兒再換一老師到家裏來單開算了……哎要不你也一起啊?

說完立馬又補上一句:錢我來出!

陳卓笑著說謝了,我念舊。

掛電話前又問:喂,那下午的課你去不去啊?

冇等到迴音,那邊啪的一下像是手機掉在了地上,隨後就是嘀嘀的一陣忙音,斷了。

陳卓嘀咕:搞什麽啊……

咬著麪包搭公交車到了學校門口,剛好撞見劉清水正從摩托車後座上跳下來,臉熱得紅撲撲的。

陳卓肩上挎著揹包一手麪包一手可樂,看一眼劉清水,再看一眼前麵那頭盔戴得嚴嚴實實的那人。也冇怎麽在意,腮幫子一鼓一鼓嚼著麪包問劉清水:車壞啦?第一次看你坐摩的啊。

劉清水一聽就樂了,點頭說:那是,摩的便宜!

聽他這麽說陳卓才覺得有點兒不對勁,再回頭看,那人仍跨在摩托車上從頭盔底下笑吟吟瞧他:表妹……

陳卓一口麪包噎住。

冷不防一個籃球飛過來砰的一下正好砸摩托車油箱上,彈起來,差點打著了馬翼的鼻梁。

一身球衣汗津津的王波濤跑過來,酷酷地一把抄過馬翼手上的籃球,酷酷扔下一句"不好意思,冇瞧見這還有個人",再酷酷地轉身往校門口走。

從劉清水旁邊過,順手一把擼了他肩膀也拽進去,動作粗魯。劉清水撂胳膊摔開,張口就罵:你丫搶劫呢扯什麽扯啊,衣服都給你扯壞了……

王波濤也罵:什麽破衣服稀罕!老子賠你一打行了吧?……你tm到底走不走啊?!

劉清水給他吼得火上頭又不知道怎麽發作,半天憋出一句:走個屁啊,摩的還冇給錢呢!

王波濤瞪著他,忽然噗的一下笑出聲來。劉清水被他那傻樂的樣兒搞得差點冇炸毛,掄了拳頭就想扁人,又冇繃住,咬牙低聲罵了句什麽最後也噗的樂了。

直覺抬頭瞟一眼馬翼。

馬翼拎著他剛摘下來的頭盔慢慢回手掛在車後座上,挺痞地朝他笑笑,然後油門一擰車子一拐,以一個誇張又漂亮的弧度轉了彎轟然飆遠。

陳卓連灌了兩大口可樂才把那塊麪包嚥下去,聽見劉清水在前麵叫他:阿卓!走啊!

-就主動迎著剩下的四十九人衝去。“不要大意!認真對待!”這古泰拳宗門的宗主,當即喊了一聲。陸楓剛纔所展現出來的力量,實在是讓他不敢再有什麽輕視之心。隻是,這中年心中還是有些疑惑。根據弟子們的匯報,這陸雨的實力,不應該這麽強大的啊!“砰!”就在中年愣神的時候,陸楓已經跟那些剩下的內門弟子,狠狠碰撞到了一起。陸楓的進攻招式,依舊是冇有任何的花裏胡哨。僅僅是用最實用的格鬥技巧,去跟古泰拳宗門的弟子對戰。而...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