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舒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優舒小說 > 住在你隔壁 > 022

022

下回跟我說,我再弄。陳卓趕緊搖頭說冇事我很好養的,什麽都能吃!逢上他爸不在的日子,老媽那手藝他都能照吃不誤了何況眼前這紅紅黃黃色香俱全。一個長得像程峰這樣的單身男人,能整出這麽幾盤看上去很美的東西已經很難得了吧。為了減輕程峰的心理負擔,陳卓二話不說,抓起筷子夾了塊西紅柿炒蛋以狼吞虎嚥之勢就往嘴裏塞。……世界再度安靜了。老頭自顧舀了滿滿的一碗湯,埋著頭吧唧吧唧的喝。大黃狗舔著舌頭,繞著桌子角穿來穿去...-

也許人學藝術的跟他們就是不一樣吧。

陳卓看了兩眼對鋪的那個男生,正吹著口哨對著鏡子打理頭髮。黑褐低調的本色,被他用喱膏一點一點抓成看似亂糟糟的樣子。右耳朵上紮了一溜的耳釘。下半身破了幾個洞的牛仔褲鬆鬆垮垮,上身光著,看著挺瘦的身上居然還挺有料的。

這人軍訓時也是一身臟兮兮的迷彩服曬得黑不溜秋,軍訓一完,就跟換了個人似的。

然後這幾個男生都抽菸,有時還外宿。對陳卓還算客氣,也相對疏遠。

陳卓跟他們同一屋簷下卻往往一天都說不了幾句話。唯一跟他有共同話題的就一個艾曉強,而跟他唯一的共同話題也就是打遊戲。艾曉強算是箇中老手了,聽陳卓說也玩fps於是興致大增,把自己的本本推過去說來,試試!

頁麵開著,耳機裏槍炮聲一陣一陣的。是陳卓熟悉的場景和介麵。

拿滑鼠點了兩下,瞥一眼上麵彈出來的戰隊名字再看一眼pc,級別不高,應該是剛玩冇多久的。陳卓眼睛盯螢幕,遲疑問:……女號?

手上已開始快速點動起來。

艾曉強一手拿毛巾快速的胡擼著剛洗過的頭髮,一手夾煙,稍微俯著身子在後頭眯眼看他操縱,然後點頭說是啊,女號,便於降低對手戒心打入敵人內部嘛。

見陳卓挺怪異的看了他一眼像是欲言又止,艾曉強嗬嗬笑,壓低嗓子告訴他說這是咱學院的地下傳統,我這才雛兒呢,趕明兒引你見見大神去。……哎,不錯啊你!爆,爆他頭!對對就那孫子,操行!……

週末的晚上,王波濤打電話來說別出門,也別吃飯,我已經在車上了五分鍾就到啊。

他倆不在一個校區,過來還得搭車。陳卓歪著腦袋,耳朵跟肩膀夾著手機說哦,你早說你要過來我就中飯也不吃了唄……

兩手忙碌的敲鍵盤,耳機剛扯下來隨便掛在脖子上,遊戲聲嘈雜。

計算機是艾曉強的,現在基本上都是他在玩,用的艾曉強的號幫他練級。自從瞧他玩了兩次之後艾同學就肩膀一搭說弟弟唉,往後咱就跟你混了啊憑你這段數絕對夠格拉出去跟哨子哥pk,乾死他!

邊說邊做個稍微下流的斜劈的動作。旁邊床上趴著的那男生瞥見了,翻個身大笑:你等著他乾死你小丫的吧!

接下來就是在陳卓看來有點兒無聊的的帶顏色的玩笑調侃。冇鬨兩下,話題就又扯到了女生身上,幾級幾班的誰誰看著清純實則太騷,然後又是誰跳馬把誰誰給涮了。一輪過濾下來整個音樂學院就冇一個正經妞兒。

他們聊的話題似乎都與他無關,也提不起興趣。通常這個時候陳卓就隻趴在床上一聲不響的跟程峰發簡訊。一直髮到熄燈睡覺。

他說:餓啊,晚上吃的泡麪……

程峰問:怎麽不吃飯?

回簡訊的速度讓他有點偷著樂,挺無辜的繼續發:吃了啊,泡麪是宵夜。

程峰說:那再泡一碗。

陳卓捶兩下枕頭:不能再泡了!已經長肉了!

過了一會兒程峰纔回:哪裏?

盯著手機螢幕上那倆字看了好幾秒陳卓才嚼過味來,耳根子立刻開始燒。忽然就覺得身上像是有點說不清的酥酥的躁熱,有點難受,心裏也是。一發不可收拾。

王波濤來的時候寢室裏就剩陳卓一個人了。

給他開了門,陳卓回到艾曉強的桌子前麵退出遊戲介麵,存盤,關機。王波濤一身汗洇洇的背心球褲,踏進門第一件事兒就是毫不客氣的四下裏掃一眼。屋裏冇人,乾乾淨淨。於是挺有情緒地問:地又是你掃的啊?

陳卓邊收拾東西邊點頭:啊。

瞧見他收拾的那張桌子不是他的,王波濤顯得更有情緒了:哎哎,那誰桌子啊?憑什麽要你收啊我靠,床不會也是你幫著鋪的吧?!說,那幫孫子是不是欺負你?mb的老子明兒就找人過來給他堵了!……

陳卓無奈:那是我玩過的,當然歸我收拾了,鋪什麽床啊你以為誰都跟你那野蠻作風啊。

王波濤眼瞪得溜圓,陳卓笑著拍拍他肩膀再抓了根棒棒糖塞他手裏,給他嘴堵上。

臨出門的時候艾曉強回來了,風風火火滿頭大汗的一進門抓了條內褲就往衛生間裏衝,水聲嘩啦嘩啦的,過了冇兩分鍾就聽他在裏麵扯了嗓子叫陳卓。一腳已經跨出門了,陳卓一句話冇說又轉身回去熟門熟路的拿了毛巾給他遞進去,裏頭那位再熟門熟路的接過來。

王波濤在一旁瞧得眼都直了。等陳卓拽了他出門下樓才反應過來,臉色有些古怪,瞥一眼陳卓,再瞥一眼。陳卓也側頭瞧他一眼:……怎麽了?

王波濤冇吭聲,過了半天才忽然開口問:你……不會也跟劉清水一樣吧?

陳卓不解:劉清水怎麽了?

王波濤有點急:他他,他跟那個……就那個……我操,你真不知道啊?

陳卓皺眉:跟哪個啊?你tm到底想說什麽啊別話說一半行不行。

王波濤憋得臉都紅了,最後仍泄氣:算了,你不知道更好,反正你就記著啊往後別跟男的走太近,要是有人想那什麽……那什麽你就立馬跟我說啊,老子捶死他!還有剛那小子一看就不是什麽好鳥,搞得跟個孔雀似的,md誰知道丫安的什麽心……

說著就忿忿起來。

一通火氣發得莫名,陳卓也不知道該怎麽接話。這小子如今隻要一提起劉清水仍一肚子怨氣。隻好岔開話題說哎知不知道哪兒有吃麪皮的啊,我們這食堂天天都是米飯,連湯都是甜的,膩得我……你們那邊夥食怎麽樣?

王波濤擺一下手:一樣!我就跟學校吃過一次,我操那叫什麽玩意兒啊,咱以前高中吃的那叫豬食,現在檔次高點兒,狗食。哎我跟你說啊,我們那邊有一咖啡屋不錯,下禮拜你過去我帶你吃去!

網吧裏烏煙瘴氣。

陳卓胳膊肘搭在沙發扶手上,身體歪靠著,怎麽舒服怎麽坐。坐了冇兩分鍾就又換個姿勢。過兩分鍾,又換。

眼睛盯著計算機螢幕上晃來晃去的畫麵,有點心不在焉。堅持了一會兒實在忍不住了,第n次碰碰身旁王波濤的胳膊說喂,走吧,再晚宿舍就鎖門了。

王波濤玩得聚精會神:……鎖就鎖唄,大不了今晚不回了,包夜!

抽空瞄一眼時間,笑著說行了都不用回了,門已經鎖了!

陳卓有挫敗感覺,低咒一聲,手習慣性的摸進褲兜裏,摸了個空,才發現手機忘帶了。

右下角的小企鵝頭像一動一動的閃爍起來。隨手點開,打招呼,聊了好幾句話了陳卓腦子裏仍在琢磨手機的事兒,想著要是程峰打電話過來接不到怎麽辦。直到對方打了個微笑的表情然後問他:在z城?

陳卓才詫異說是啊,你怎麽知道的?

一邊翻資料想這人誰啊。

這次對方回了個大笑的表情:你還是這麽狀況外啊,上次爆你頭不冤了。

說著發過來一個截圖,是他qq上顯示的ip地址。一說爆頭陳卓立馬想起來了,於是也迅速發過去一個鬼臉:是啊!那次的帳還冇跟你算呢,要不看你是女的早給你血濺五步了!

對方挺配合的發出箇中彈倒地的表情,然後說可我以前還救過你那麽多次,又怎麽算?

陳卓想了想:那我以後就再讓你砍一次吧,不反抗,隨便砍哪兒!

對方笑:嗬嗬,逗你的,下次還跟你一組啊。

聊了冇兩句那邊就冇了音訊,像是已經下線了。旁邊王波濤仍玩得渾然忘我,眼珠子都冇空錯一下,陳卓窩在沙髮卡座裏繼續看《大話西遊》看到快睡著。

很少在外頭過夜。

以前在家的時候偶爾也會跟劉清水他們在網吧泡通宵,過來這邊之後還從冇有過。迷瞪了一會兒陳卓揉揉眼睛,問王波濤:……幾點了?

冇迴應,那位戴著耳機壓根兒冇聽見。

跟位子上坐得屁股都疼了,有點渴,於是伸手抓過桌子上王波濤的手機跑到網吧外麵去打電話順便買喝的。本來想問王波濤要不要的,看他那個雷打不動的架勢,又作罷。反正這小子也不挑,等下自己喝什麽就給他也拿什麽好了。

蹲在霓虹閃爍的馬路邊上撥電話,一手攥著可樂瓶子,仰頭咕嚕咕嚕灌上兩口。

隔了不遠處有座爬滿了常青藤和星星點點裝飾燈的人行天橋,再隔一段距離,又一座。車流從底下一一穿梭,有流光溢彩感覺。

程峰的電話幾乎是立刻就接了,還冇等他出聲就開口問:阿卓?

陳卓嚥下口中的飲料,拿手背抹嘴:……唔。

先前跟濤子一塊兒吃飯上網瞎侃瞎逛時還不覺得,現在一個人蹲在夜晚陌生的馬路邊上跟程峰打電話,聽到手機裏程峰的聲音,叫他,阿卓。

陳卓忽然覺得喉口發澀有點說不出話來。

他冇出聲,於是那邊也冇聲音了,很安靜,多半已經不在車行。過了好一會兒他聽見程峰像是微微歎氣然後開口問他:還冇睡?

嗓子低啞有溫柔感覺。

陳卓冇吱聲,畢竟外宿不是什麽理直氣壯的事兒。雖然程峰一個字冇問他"在哪兒?在乾什麽?"之類的,仍直覺心虛。想要扯個謊,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老老實實的主動告訴他自己正跟同學在網吧玩呢,手機忘帶了。

心裏仍有點七上八下的,生怕程峰問他"什麽時候回去?"那該怎麽答啊……

幸好程峰什麽都冇問,隻說了句早點回去。陳卓立刻答應,頓了一下又小聲說那我,那我掛了啊,表哥拜拜。

程峰說,好。

不知道為什麽陳卓遲遲冇動,手機貼在耳朵邊上冇掛斷也冇出聲,就這麽有點兒傻怔的擱著也不知在想什麽。而那邊居然也一直冇掛斷,也這麽靜靜沉默著。

路邊不時有車子呼嘯開過,車燈晃眼。陳卓忽然想到以前好像每次都是程峰等自己先掛電話的。

回到網吧,把手裏已經不怎麽冰的可樂擱旁邊桌子上。王波濤仍跟那兒殺得起勁。

陳卓又窩回到沙發裏繼續看片子,一部放完了自動跳到下一部連續播放,具體放的些什麽內容基本冇進到腦子裏去。整晚都處於一種神不守舍的狀態,卻又冇睡意。剛掛電話前程峰又重複說了句:早點回去。

陳卓說,好!

掛斷了好一會兒了,陳卓攥著手機蹲那兒仍有異樣感覺。有難受,忽然很想撲上去用力抱住他,抱一晚不鬆手。到明天早上也不鬆手。

旁邊有人抽菸,嗆人的煙味飄過來讓他覺得有種說不出的躁動煩亂,幾乎坐不住。看看旁邊的王波濤,不知什麽時候已經退出遊戲介麵正在那兒全神貫注的聊qq。隨意瞥了眼對方頭像,是個頗熟悉的少年柯南,手機掛的。

劉清水。

第一反應就是退出全屏看自己的qq,果然,那個跩跩的小柯南也正在自個兒計算機上一閃一閃的。估計是先敲了自己冇響應,才又去敲的王波濤。見他倆跟那兒聊得起勁,陳卓索性把剛輸入的幾個字又刪了,歪靠在沙發靠背上看他倆扯淡。

劉清水說別逗我笑啊老子捂被窩裏發的,讓教導員逮著就死了。

王波濤罵:活該,哪個要你讀那破軍校的。

劉清水說滾蛋,老子要跟阿卓說話,你tm一邊去!

王波濤回個齜牙的表情:阿卓不在。

劉清水怒:操,你剛還說在的!

王波濤笑:噓噓去了……

過了一會兒回頭看一眼,旁邊位子上果真冇人了。王波濤嘀咕:真噓噓去了啊……

淩晨三四點的街邊依舊霓虹閃爍。

網吧旁邊是娛樂城,再過去一點是個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咖啡店。再隔個路口,就是一溜的酒吧。陳卓沿著路邊轉了一圈也冇找著個夜市攤子什麽的,隻好跑進那家咖啡店,隨便要了個麪包拿著邊走邊啃。

走得很慢,晃回到網吧門口的時候麪包還冇啃完,於是又轉了身往回晃盪。不知怎麽的忽然不太想進去,也許因為裏麵太悶。

路過酒吧外麵時看到有個男人靠在車門上抽菸,身形還有夾煙的姿勢都很像程峰,陳卓有點呆呆的盯著看了好一會兒直到嘴裏那口麪包嚼到冇味道,直到那人察覺到異樣,抬頭瞅了他一眼,纔回神。

有點狼狽的埋頭匆匆走過去,走了幾步發現方向反了,立馬又轉身折回來。

從旁邊過,仍能聞到冇散儘的煙味淡淡。忍不住又抬頭瞥了一眼,那人正側著臉打電話,衣著考究五官俊朗,不像程峰。

陳卓微微籲了口氣,咬著麪包忽然拔腿往前跑的時候說不清是輕鬆還是失落。

走出網吧天已經大亮。王波濤精神奕奕拖了他說走走走,請你吃宵夜去!於是倆人找了家早點鋪子吃宵夜。回宿舍的時候陳卓一邊上樓還一邊攥著個糯米雞啃,咬得滿手油膩。另一手上還拎了兩隻。

昨晚走之前看到艾曉強回來了,估計這會兒還冇起來吧。反正濤子請客,順水人情。

平時在寢室裏打掃衛生什麽的陳卓冇少乾,遞毛巾也差不多遞成習慣了,不過還從冇主動替他買過早點。艾曉強似乎有點意外,卻也挺受用,對陳卓的態度也自然親近許多。問陳卓:下午有活動麽?

陳卓說冇。

晚上呢?

晚上……也冇吧。

-色的“嗝嗝嗝”的聲音更加瘋狂響起,就連張寶的眼睛也變成了血紅色。沖天的煞氣在四周瘋狂的懸繞,張寶的廝殺更加的瘋狂,看到他那狂烈的模樣,已有數十人頂不住壓力,選擇把自己打成重傷,當場便消失在了塔中!這一場戰鬥下來隻有不到十幾人活了下來!“小子!你踏馬的快想想辦法,再這樣下去我們全都要被淘汰掉,你是想我們都被淘汰還是都死在這!”薑揚剛纔也注意了一下,能留下的倒不是真的打不過張寶,而是通過高速的移動瘋狂...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